第25章 一切都是天意

作者:栀子花开|发布时间:2019-09-11 13:41|字数:2140

南宫凌邪猛然想起师傅凌傲天说过的一句话:“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都是天意。”

凌傲天从南宫凌霄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掐算出这个孩子的未来,只是,有些事难以预料,谁能想到一个出生的婴儿全身携带七煞之毒未死,而另一种罂粟之毒也在其中,随着年龄的增加,毒性越来越强,灵丹妙药都无济于事!

南宫凌邪收回思绪,将掌心的力道卸掉,隐身而去,他知道在这里呆的太久会让小狐狸起疑,小狐狸凭空取物在他这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闻,这个世界本就有储物戒,只是他们的储物戒里,没有这些异类的东西,也没有那些油炸的薯片儿,有的是纯天然的食物和这个世界应有的东西,小狐狸拿出来的东西,这个世界没有,也许未来会出现,只是,不是在这个时空。

修仙的世界,有很多修仙的方法,可是,人中了某种毒,除了宗级炼药师的丹药外,还要有奇缘,否则,想修仙,一个从娘胎里出来就被剧毒缠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没有好的身体,什么都是妄谈!

南宫凌邪坐在隔间外面的软塌上打坐调息。

寝殿里,帷幔慢慢的打开。

“霄儿,霄儿——”用过早膳的慕容萧一身紫色衣裙,百褶裙绣着金丝花边,牡丹花图案在走动之中闪着金色的光芒,紫色的裙纱将她曼妙的身躯紧紧的裹住,纤瘦婀娜,让人不禁心生涟漪。

上官灵狐睁开沉沉的眼皮,她还没有睡够,紧紧一个时辰的时间,哪里够它这个娇小的身板儿能够承受住的呢,她要快速的成长起来,更需要的是充足的睡眠,可是,这恼人的,让她很不爽。

上官灵狐翻了个身,将身上的薄被子向上拉了拉,盖住了小小的脑袋,继续的休息,心里腹诽:俺的个娘亲,还能不能好好的让俺睡个觉了呢!

不能!

慕容萧狠狠的给了她一个回应。

“母妃,你——”南宫凌霄正要起身相迎慕容萧,却不想慕容萧比他反应还快。

一袭紫衣的慕容萧在宫女的搀扶下快步坐到了床榻边,凭着嗅觉,慕容萧修长的玉指已经伸向了正要继续睡觉的上官灵狐。

上官灵狐脑海里上万句的:不要抱我,不要——抱我——,抱——我——,我——

南宫凌霄满头黑线。

慕容萧的动作流畅,根本看不出她是一个瞎子,就连经常服侍慕容萧的大宫女都很诧异的睁大了眼睛,不自觉的将手伸向慕容萧的眼前晃了晃。

“娘娘,你的眼睛——”大宫女惊喜之色不言语表。

“嗯哼,有点儿意思——”慕容萧勾唇,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母妃,你的眼睛能看到东西了?”南宫凌霄喜与心,但面色不改。

慕容萧摇头。

“霄儿,母妃没事,就是心口不那么疼了!”慕容萧抱着小狐狸,万分的宠溺,她从南宫凌邪那里知道了是小狐狸用药救了她,要不然她的心绞痛又要让她躺上好一阵子,她不想每日躺在那里,不能动,就连侍弄花草久了,就会气喘不息,虽然有上好的丹药可以缓解一时的痛,可不比全好了啊!

此刻的慕容萧满鼻子都是上官灵狐身上淡淡的奶香,这种奶香就像有安神的做用一样,让她周身的血脉都很舒畅,这是16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母妃,小狐狸太小了,你这样抱着她会把她憋死的!”南宫凌邪缓步而来,看到小狐狸不情不愿的幽怨眼神儿,心里闪过一丝讶异,随即,他明白了。

小狐狸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耷拉着脑袋,一副缺少睡眠的样子,她甚至打着小小的哈欠,眼角有细细的水珠儿,这是得有多困啊!

南宫凌霄目光看向慕容萧怀里的小狐狸,此刻的小狐狸眼睛里都是委屈,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如果挣扎,小小的爪子一定会将慕容萧的手臂划破,如果就这么任由慕容萧抱着,她无法正常入睡,被人抱着的感觉只有南宫凌霄的怀抱她才睡的着,或者柔软的床榻也是最好的选择。

“噢,是么?那我喜欢她,怎么办?不抱着她我心里不踏实!”慕容萧脸上显出一丝难色,她真的很喜欢这只小狐狸,她的气息让她周身很舒服,她柔软光滑的皮毛让她很温暖,即使还未入深秋,可是在这深宫里,她感觉到的是冰冷,只有怀里的小东西让她感觉到了暖意,所以,她很不舍得放开,纤细葱白的玉手小心地抚摸着小狐狸的脑袋,一下一下,柔软无比。

小狐狸委屈的瞪着一双大眸子,心里叫苦连天:“求求你,快抱我走啊,南宫大人!”哀怨的小眼神儿看得人心尖儿一颤。

南宫凌邪微微眯眸:南宫大人,这是叫我的么?

不,不对,那眼睛看的方向不是他,而是南宫凌霄。

南宫凌霄红眸微微眯起,看着慕容萧怀里的上官灵狐,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那双布满水雾的大眼睛根本不是一个灵宠所拥有的,而像是一个妙龄少女在向自己祈求,那双眼,一望千年!

“你——在求我?”南宫凌霄不确定的在心里问。

上官灵狐语塞,她怎么忘记了这个少年可以用意念和她沟通呢,她和他已经签了生死契约,只是她被作为灵宠被迫签约的,她要想解除这个契约,就必须幻化成人,可是,这个过程是何等艰难啊,就如一个毫无灵根的人想要飞升上仙一样的难,几乎遥遥无期!

上官灵狐悲哀的闭上了双眸,她算是知道了这个少年绝非是好心的问她,而是在向她宣告,她现在是他的,如果她不唯命是从,他会像剥了兔子皮一样剥了她的皮,虽然不会杀死她,可是被剥皮的感觉还是很不好的有木有!

“南宫大人,还能不能愉快的合作了呢?你帮我一把,难道会掉一根头发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个道理难道南宫大人您——不懂么?”上官灵狐闭上眼,蜷缩着身子躺在慕容萧的腿上,说实在的她并不讨厌这个便宜的娘亲,只是,这一人一狐的,有些别扭罢了。

“我帮你,有什么报酬?”南宫凌霄微微勾唇,这个小狐狸太有意思了,就那么不想自己的母妃抱着么?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