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别整这些幺蛾子

作者:栀子花开|发布时间:2019-06-08 11:33|字数:2247

“君上,有话直说,别整这些幺蛾子,我还没残,虽然看不见,可是我心里明白,你心疼那个太子,害怕皇后,这些臣妾都明白,所以,请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臣妾这里,你还是少来的好!”慕容萧一想到十几年前的是事情,心里就憋火,这双眼睛是瞎了,可是心不瞎,为了孩子的安全,她不能留皇上在这里太久。

南宫君上一时不察,竟生生的被慕容萧推了一个趔趄,差点儿从台阶上跌下去。

身后伸出两双手臂巧妙地扶住了后退的南宫君上,待到南宫君上身子稳住,才松开。

“父皇,回去吧!”南宫凌霄松开南宫君上的胳膊,向后退开两步,刚才的动作迅速,连南宫君上都没有察觉。

另一侧的南宫凌邪则扶住南宫君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贵妃榻上有些动怒的慕容萧。

此刻的慕容萧满脸的怒容,因为气愤而引起的的面部潮红让她瘦弱的肩膀有些发颤。

“皇上,这里不是你可以呆的地方,走吧!我不稀罕什么后位,只希望你不要食言,保住两个皇儿,臣妾感激不尽。”冷冷的声音从慕容萧的口中传出,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不想再面对现在的这个男人。

“萧儿,解药——你——可有?”南宫君上平复心里的震怒,在这慕容萧的面前,他无法动怒,不仅仅是因为慕容萧眼睛瞎了,更多的是因为自己是深爱这个女人的,曾经的曾经,他用了卑劣的手段得到了慕容萧的身体,却无法得到这个女人的心,可是,他没有后悔过,他是皇上,有什么不能得到的呢?可是,将人圈在宫里十六载,他得到了什么?

“呵呵,解药?曾经,你可有为我,为霄儿求过解药?君上,我忍了十六年,可是,你呢,却自始至终只为了太子,连霄儿和邪儿的性命你都可以不管,如今,太子得到了报应,你们却向我要解药,可笑,真是可笑!”慕容萧满脸的凄凉。

南宫君上的身子僵住,是啊,当初,他确实没有向任何人求过解药,而且他还禁止凌霄阁的人救南宫凌霄,因为他怀疑这两个孩子不是他的子嗣,但是,滴血认亲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多猜了。

凌霄阁没有直接救人,而是偷偷的将南宫凌霄抱走了,直到几年后,南宫凌霄体内的毒压制住之后,才悄然的将人送回了慕容萧的身边。

南宫君上有些愧疚,可是,作为皇上,他不能眼看着自己选定的后继之人就这么枉死,更何况受伤是在南霄宫中,慕容萧等人脱不了干系。

“萧儿,大局为重,太子在你这里受的伤,这要是传出去,对霄儿和邪儿不利!”南宫君上考虑再三,豁出老脸再次求情,因为他敢确定这种毒只有南宫凌霄可以解,南宫凌霄虽然看着赢弱,却是当世奇才,炼药师的终极级别,这只有他这个做父亲的知道。

“父皇,不要为难母妃,解药在这里,你——拿去吧!”南宫凌邪已经看不下去了,他没有想到父皇如此的决绝,怎么就那么的认定母妃会救太子呢,可是,于情于理,太子在他们这里出了事,虽然是太子挑衅在前,可是,面对父皇,他还是不能太残忍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南宫凌霄迈步走上台阶,扶着慕容萧重新躺下,体贴入微的将薄被盖在慕容萧的身上,然后,在一旁坐下,清冷的声音从喉间发出。

“父皇,当年的仇,我记下了,这次太子中毒,纯属意外,我救他只是不想母妃染上麻烦,算是警告,下不为例!”

南宫君上看着南宫凌邪递过来的瓷瓶,打开,将里面的白色药丸倒了出来,发现时白色的颗粒,有些诧异,捏起一颗在鼻尖嗅了嗅,没有什么味道,不解的看向南宫凌邪。

“邪儿,这么一颗药粒就能解毒????”南宫君上挑眉,脑袋上挂着大大的问号。

“父皇,不信么?不要拉倒,还给我。”南宫凌邪鼻子一哼,伸手就要去夺南宫君上手里的瓶子。

南宫君上眼疾手快,赶紧的将药丸握在掌心,顺势将药丸装进瓶子里,往袖口一塞。

“哪有送出来的东西要回去的,不给,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我暂且信你们一次吧!”南宫君上很大度的甩了甩衣袖,然后,昂首挺胸的大步离开。

南宫凌霄看着南宫君上离开,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父皇,你最终还是抛弃了我们,当年的那笔账,就这么算了么?不能,这些年的隐忍,也该释放了吧!

南宫凌邪看着南宫君上离开,唇角扬起,痞痞的说道:“哥,你说这老东西会不会真的继续查下去,七哥的毒来的蹊跷,小狐狸没那么大的本事,只是,我很奇怪,小狐狸怎么知道那是七煞毒,而且还有七煞毒的解药呢?难道,小狐狸还会幻化不成?”

南宫凌邪不要看年纪小,头脑却很灵活,虽然偶尔会做出一些孩子才能做的事情来,但是,认真起来,无人可及,包括南宫凌霄。

南宫凌霄瞥了一眼床榻上的慕容萧。

此刻的慕容萧满脑子的事,她不明白为什么太子会来她这里闹事,更不明白为什么太子偏偏已经中了七煞毒没有在别处发作,而是到了这里才发作,她不傻,个中的原委她不想追究,只是,这太蹊跷了,上官纯不会作假,如果是上官纯要置她与死地,没必要大费周章的用太子的性命做赌注,为了什么?

上官纯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竟然睡了过去。

南宫凌霄看着慕容萧睡熟,两人便去了偏殿,上官灵狐还在睡,只是睡得很不踏实,小身体动来动去,不时的发着抖,而且,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处疼的厉害,那种疼撕心裂肺,犹如脱胎换骨般的痛。

南宫凌霄看着蜷成一团的小东西,心声怜悯,将熟睡的上官灵狐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的顺着她的毛发,许久,怀里的小东西才安稳下来,不再颤抖。

“哥,这只小狐狸的血真的能解你身上的毒么?”南宫凌邪看着南宫凌霄怀里的小东西,托着下巴看着,想从南宫凌霄嘴里得到一些他想知道的东西。

南宫凌霄低头看着怀里火红的一小团,会心的笑了,那笑容洋溢着从未有过的温暖,十天了,这个小东西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血放给他喝,不为别的,就因为小狐狸说自己无家可归,去到那里都一样,有饭吃,有地方睡觉,就行了,现在的小狐狸身体虚弱,需要静养,等到强健了,自会离开。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