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爱之小舟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9-04-15 09:26|字数:3438

作者:岳峻 草帽

寻求成名之路,无从下脚;想商海沉浮,又因各种现实的原因导致早产。

丁可一声长叹,唯有继续在艺术馆里消耗着自己的青春。当一卷卷作品都因商业性不高换不来真金白银时,被有些心灰意冷的丁大画家束之高阁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压力叠加,迫使曾梦想一身豪气仗剑走天涯的丁可对命运写下了一个大大的“服”字。既然立不了业,那就凑乎着成个家吧。郝曼丽虽好,但带刺的玫瑰不是谁都能驾驭的,关键是她提出的条件没有一样自己能够达到。沮丧之余,他颇有些男人气概地降低了择偶标准,既然玫瑰摘不到,菊.花来一朵也聊胜于无。

魏月季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走入了他的眼帘。

与魏月季的相识,是在一次工会组织的各单位联欢活动上。作为艺术馆才艺无可争议排名前茅的丁可,被顾馆长委派了一个任务:与市人社局合演一个节目。节目由丁可负责编写和编排,人社局的同志负责配合即可。

一开始,丁可是持反对意见的。他对顾馆长说:“馆长,咱艺术馆人才济济,为啥要跟别人合作?为别人做嫁衣始终不划算。”其实,他反对的意思很简单,主要还是对郝曼丽“贼心不死”,想借与和郝曼丽双剑合璧,在合作中擦出点爱的火花。

顾馆长满脸的肃穆,如在殡仪馆伴着低沉哀乐一样,一票就否决了他的反对。“既然是联欢,突出的就是个‘联’字,至于观众欢不欢,这要看节目的质量。”

见顶头上司抛出这么硬邦邦的言词,丁可只好作罢,乖乖地服从组织安排,与人社局派出的代表魏月季进行了半个多月的排练。

说起来,这魏月季长相普通,但胸部极不普通。按丁可的话来说,就是“完全脱离一手掌握的那种程度。”

听了这话,顾馆长眨巴着眼睛,吃惊地问:“丁可,你小子是不是摸了人家?”

丁可把嘴一撇,鼻子那儿颇有点不屑:“小生虽不才,也不至于找这种货色吧。”

顾馆长这才放下心来。他担心丁可这种身体长期缺氧、精神长期缺爱的热血青年万一把持不住,给闹出什么乱子,得罪了人社局,以后办事可就不好办了。

丁可和魏月季表演的节目是一出爱情话剧,作品的内容梗概大体如下:

男主角(丁可)骑着一辆自行车,嘴里唱着《明天会更好》,从路的这边过去……女主角(魏月季)也骑着自行车从那边过来,然后因为闪躲一个老人,男主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扳车把手,就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女主角的自行车。

女主角倒在马路上,鲜血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

男主角见状,赶紧扶起女主角,连连说:“对不起,因为躲闪老人,让你受伤了。”

而善良的女主角却说:“无所谓无所谓,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没事。”

男主角很认真:“不,你有事的,看,你额头上都流血了。来,我送你去医院。”

女主角:“不用,年轻人这点伤算什么?我们的先辈为了解放全中国,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惜,我的伤根本不值一提。”但男主角还是坚持要带女主角去医院。女主角也不好拂了这好意,于是两人就到了医院。

医生包扎好女主角额头上的伤后,顺手又给女主角做了全身检查,发现女主角患了骨髓癌。这种病如果不及时找到合适的骨髓移植,女主角将在一个月后死亡。

女主角顿时心灰意冷。

男主角却勇敢地站出来,慷慨激昂:“医生,带我去检查,如果我的骨髓合适,就移植我的吧。”

此时,女主角感动地看着眼前这位素昧平生的年轻人,爱意已在心里酝酿(怎么表达“酝酿”两字,很考验演技)。

经过检查,男主角的骨髓和女主角的骨髓恰好互相不排斥。于是,医生抽取了男主角的骨髓移植到女主角身上。女主角得救了。

出院后,两个人因互相爱慕对方的善良,丘比特神箭就在二者之间“嗖嗖”着,节奏犹如连响的盒子枪。自然而然,他俩走在了一起。但三个月后,男主角因被抽取了骨髓而身体变弱,且病倒在床上,奄奄一息。医生检查说没救了,趁早办理后事吧。

女主角哭得呼天抢地,一边哭还一边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男主角艰难地睁开两眼,说:“亲爱的,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今生做不了夫妻,下辈子再做吧。”言罢,狂吐鲜血,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然后圆睁双目,不舍而去。(奄奄一息的人是否还能狂吐鲜血?丁可编写的时候主要考虑到演出效果。在此,不允许质疑!)

女主角见爱人离世,痛不欲生,连连用手锤着床板呼嚎(每一个字都得带着颤音):“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我也不活了!我死……说完就把头往地上撞(很高难度,没有一定功夫还真完成不了头撞地的这个高难度动作)。

旁边的人赶紧拉住女主角,七嘴八舌劝慰:“人死不能复生,你好好活着,才是对他最好的报答。”(但女主角为了爱情执意要死,要跟男主角一起奔赴极乐世界……)于是,在继续呼嚎中,趁旁人一不留神,她毅然决然地快速拿起一把水果刀(切西瓜的那种),用力往胸脯刺去……顿时,鲜血四溅,但此时此刻,我们可爱的女主角用蒙娜丽莎微笑的眼神看着男主角,慢慢倒在血泊中……

一大帮跑龙套的,眼睁睁地被男女主角这坚贞不屈的爱情感动了,排成两队,烘云托月,把男女主角围在中央,且在乐队激昂的伴奏中,同声演唱:《感恩的心》。

大幕徐徐落下——节目表演结束。

作为一个在学校没谈过恋爱,出来工作后在恋爱史这书页上也一片空白的丁可,居然能写出这么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剧,也算是令人比较奇葩的事。丁可的创作来源,全赖于求学期间室友及操场那边大树下花池里听到和见到的来作为基础,辅之于对郝曼丽的单相思,耗三天时间一气呵成。写完这个作品后,丁可犹如便秘三天的人拉了一大坨便便那样痛快。

作品交给顾馆长审阅后,年老色衰的老顾也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激情燃烧的岁月,连连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好!小丁,我只以为你画画画得不错,谁知还……嗬,这故事太感动人了!如果不是我年纪大,我都想上去演。”

顾馆长这一连串的表扬,丁可听后,他的骨头都似乎轻了三斤。

为了节目的质量,顾馆长与人社局领导沟通,活动开始前的半个月,就让魏月季进驻到艺术馆来排练。

学校毕业后, 魏月季被分配在人社局,因工作卖力,没有更多时间精力触动爱的绳线,至今还是个未婚青年。听说有一高干子弟曾想追求他,但她了解到这个高干子弟是个吃喝嫖赌的人后,想都没想就予以拒绝。工作上的用力过猛,恋爱之舟也因此而搁浅。

丁可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与魏月季朝夕相处,慢慢就对她有了种不一样的感觉。她虽在容貌上与郝曼丽确实有一定差距,但为人善良干练,身材与郝曼丽相比,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胸大腰细屁股挺,目测应该属于38、28、38的魔鬼身材。按照老年人评价女人的标准,魏月季应该是个好生养的主儿。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魏月季与丁可相处后,也觉得他是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现在只是没有合适的机遇出头、展翅。她最看重的一点,这年轻人,人比较单纯,没啥花花心肠。综合考量,芳心已慢慢许向了丁可。

在节目排练的前一个晚上,还有个情节不是很理想完美,需要润色。就是丁可给魏月季移植骨髓后,病好了的魏月季爱上了丁可。在某一天黄昏的公园里,两人在夕阳的照射下漫步于湖边。当来到一棵柳树下,丁可停下脚步,搂着魏月季的脖子,深情地看着心爱的姑娘,然后接吻——在这个情节上,魏月季却始终放不开手脚。要么两人的嘴快要碰上的时候笑场,要么勉强碰上了又显得非常生硬,感觉根本不是热恋的情人间接吻那么流畅自然,特别是魏月季圆睁着的双眼,像强吻似的,没有丝毫的浪漫成分。

作为导演兼编剧兼主演的丁可,只能留下魏月季加练并敲定最终的表演方案。排练室里剩下丁可和魏月季,还有那个急着要关灯锁门的看门人老张头,他想早点儿休息。

也许是有外人在,魏月季的表现始终达不到节目的意境。

力求完美的丁可有点急躁了,脸色非常难看。

魏月季见丁可生气,不好意思地站在一边,气氛很是尴尬。

沉默了片刻,丁可抬起头对魏月季说:“走,我们换个地方再探讨。”

魏月季问:“去哪?”

丁可说到时就知道了。

两人出了艺术馆的大门,丁可骑出自己的自行车,说:“上车。”

魏月季没再说什么,乖乖坐上去。因害羞,她没敢去搂丁可的腰。

丁可骑着自行车载着魏姑娘在街上左转右转,十几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

下车后,魏月季见是一家宾馆,顿时有点不悦,“来这里干什么?”

丁可笑了笑,“有外人在,你始终放不开自己。明天就要表演了,再不练好这个情节,那整个节目的质量就会下降一个档次。我们开一间房,没外人干扰,你就不会再放不开。”

魏月季没话说了。

登记交钱后,丁可带着魏月季来到房间,打开空调,把布帘子拉上,从行李袋里掏出剧本放在茶几上,然后拿起水壶去卫生间打水插上电,撕开桌子上的茶叶分别倒在两个杯子里等着水开。

魏月季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着丁可忙碌,无聊之极就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一遍遍地摁着遥控器,寻找她感兴趣的电视节目。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