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青色的蛇鳞

作者:重明殿下|发布时间:2019-04-15 16:18|字数:3429

我拾起桌上一只玉盏玩,接着方才的话题解释道:“我方才其实想说,心中有爱之人方能采撷凌月花,也许流离是真的喜欢我,而你,采凌月花之时,许也是念着自己的心上人吧。有爱的滋味,应该,会与众不同吧。不知我何时才能有这个机会……”

“我何时有过心上人?”冷淡的打断了我的话,我昂头,他挑眉正色道:“几朵花罢了,不足挂齿。”

“……”

没有心上人,但传闻凌月花不是需要有爱之人方能采到么?凡人痴迷是爱,求之不得是爱。念念不忘也是爱,流离曾同我说过不少次采凌月花的艰辛,难不成,他又是骗我的?

美人大赛上的那场闹剧可谓是人尽皆知,第二日便被某些有心妖给编排进了话本里了,什么丑女大逆袭,什么两男争一女,还有各种狗血又辣眼的剧情,真是令人汗颜无奈。

流离一天没来看我,大约又是不知寻了个什么地方自己郁闷去了。玄鱼倒是没有错过追问八卦的第一时间,自打青泱将我送回去之后,她便一直缠着问我究竟什么时候将青泱给勾搭上的,我同她说那是一场戏,而她,竟是说什么也不信!

后来,我也不想再解释了,罢了罢了,就让她自个儿幻想去吧。

第二日本想落得个清净,但谁知有贵客登门,又成功打消了我要春眠的心。

说起这个贵客倒不是旁人,正是那位莲湖的驸马爷,千八百年没有回过沉月湖的洛尘公子,若非是他当初曾与我有些交情,我到现在恐怕连他生成什么模样都不记得了。

“落尘公子大驾光临,真是令鄙府蓬荜生辉啊。粗茶味苦,还望洛尘公子莫要嫌弃。”替他添满了一盏茶,我挥挥袖子命奉茶的侍女先下去。

亭外桃花探进亭中,一片花瓣落入盏中,他揽袖抬盏,看着茶水上飘着的花瓣不由发笑,“千年过去了,这紫霄府,似乎从未变过。”

我拂袖扫去了桌上的落花,点了点头镇定道:“千婳平日懒怠,自然没时间前来打理改造府邸,让驸马爷见笑了。”

“流水桃花别有一番风趣,时隔多年,再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似这里清净悠然,令人心情舒畅了。”

感慨之词说的挺情真意切,我转着茶盏笑道:“驸马爷说笑了,这小小的紫霄府,又怎么能同莲湖水君的王宫相比呢。大抵是看惯了尘世浮华,所以驸马爷才会觉得,千婳这寒酸之地尚有几分新鲜感。”

他自然知晓我这话中是什么意思,神色有些低沉,“千婳,以前的事情,终归是我负了你,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便是。”

“我哪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啊?我一个小妖,沉月湖便是庇护之所。我都长这么大了,也晓得有些事不能做,有些祸不能闯。”

“千婳。”他倏然抬手,欲要抓我的手,我手快的一闪,令他扑了个空。

寒着容色抬头,我肃然道:“听说小公主已经会走路了,千婳没有什么好送给小公主做礼物的,倒是昔年曾珍藏过一物,颇为稀世。”

抬起掌心幻化出一枚桃花镯子,我送了过去,淡然道:“此物听说可以逢凶化吉,且做工精细,料子也是世间少有,送给小公主做礼物,该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垂眸,见了我手中的桃花镯子,脸色亦是一沉,“此物,乃是多年前我赠予你的,你如今又还回来……”

“恰合适不过,这桃花镯子与我来说,已无太大用意,现在物归原主,也算是物尽其用。”

他迟迟不接那镯子,安静了好一会儿,方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此物,乃是用我之鳞片所嵌,你,当真不要了么?”

镯子放于他的手边,我勾了勾唇角:“鱼的鳞片,一生唯赠一人,可我记得,当年你也曾为表真心,用鳞片给公主做了一只一模一样的桃花镯子,如今这一对终于凑齐,你该欢喜才是。”

“千婳……”

我还了镯子站起身,余光一瞥,正好瞧见了救星。主动迎上前挽住救星的胳膊,我笑靥如花的与亭中人道:“我家这口子平日最喜吃醋,若是我身上有别人的鳞片,他怕是会醋的不理我。况且,我若是想要鳞片,我家阿泱就算将全身鳞片都送给我也不足为奇。驸马爷的好意,千婳心领了,东西,也请驸马爷拿回去吧。”

两男相见,必有一伤,于是伤着的,无疑就是那位驸马爷了……

撂下杯盏,茶喝了一半便不饮了,拾起手边的那枚桃花镯子,男人神情感伤的站起了身,强颜淡笑的与我道:“既然如此,这东西,是不该再留于身上了,我,拿走便好。”

“那便多谢驸马爷体恤了,还请代我向公主问好。”我抱着救星的胳膊演的不亦乐乎,而救星也只是绷着脸低眸看我,一言不发的配合着我演戏。

男人见状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多留了,低沉道:“今日已叨扰甚久,在下也该回去了,告辞。”

“啊,那驸马爷慢走,后会有期!”

口中是如此说的,但心里却巴不得祈求他一辈子都不再出现在我面前呢。

淡青色的人影渐行渐远,直到那人消失在视线中后,我才放开了救星的胳膊,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你,想要我的鳞片?”

“嗯?”

头一扭,正见他手中已幻化出了一枚泛着青光的鳞片,抬袖递给了我。

我浑然一愣,“这……”

他傲然抬眸,将目光放在远处的一树桃花上,不冷不热道:“勿要多想,只不过是前几日我修炼时恰好掉下了一片,左右也是扔,不如给你涨涨见识。”

这个青泱,明明是有心要赠给我,却偏要嘴上说的不屑,真是个毒舌的老妖怪……

双手接过他的鳞片,我两眼泛光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鳞片,比咱们湖中的锦鲤鳞片都好看,阿泱,你们蛇类的鳞片都这么好看么?”说至此处,忽觉有几分怪异。“不对,你们蛇类不是直接蜕皮么?脱鳞又是什么情况!”

“……”

他答不上来了,我就知道他答不上来了,若非是因着我上次见过他的本体,确认他的鳞片是青色的,我怕是真的会怀疑他是故意找了个假的来逗我开心的,可是……他给我的这枚鳞片为何如此大,瞧着都不像是蛇鳞了……

罢了罢了,看在这鳞片如此好看的份上,我也不追究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他的了!

鳞片收入掌心,我想着等会儿拉他去摘桃花来着,可谁料玄鱼却在此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不、不好了,千婳你们快去君主殿看看吧,出大事了!”面红耳赤的玄鱼拍着胸脯上气不接下气。

我惊道:“什么大事?你慢些说。”

玄鱼咳了两声缓口气道:“水烟儿联同湖底的三十名小妖逼着湖君大人将你逐出沉月湖呢,眼下湖君大人震怒,流离同我打招呼,让我立刻带你去君主大殿。”

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终究是躲不过的……

我赶着要过去,刚走了两步就被青泱拉住了手腕,“我随你前去。”

我顿住,担忧道:“她们这次是朝着我来的,你去做什么?”

他眯了眯璀璨的凤眸,勾唇淡道:“帮你吓人。”

“……”

帮我吓人这个说法,我勉强信了。他想去便去吧,左右湖君大人不会对他出手,况且,即便出手,也未必能够打得过他。

应了他的话,我随着玄鱼一路匆匆赶去了君主殿,而彼时偌大的宫殿里,几乎已经站满了小妖,正中央跪着以水烟儿为首的三十名花枝招展的姑娘,眼下正一一数落着我的罪名,可翻来覆去,也不过是我身为妖却次次给沉月湖丢人的这一件事情罢了。

“千婳姐姐,你来了?”我方踏进大殿就要几名小丫头围了上来,我知晓她们担心我,便轻声安抚道:“我没事儿,她们,这是要告我什么?”

一虾妖糯糯道:“她们几个说千婳姐姐徇私舞弊,纵容外人扰乱美人大赛,且私自留外人在湖中久居,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说……”怯怯看向青泱,小虾妖压低声与我道:“说青公子来历不明,意图对沉月湖图谋不轨,千婳姐姐勾搭外人为害沉月湖,要请湖君大人将千婳姐姐与青公子逐出沉月湖。”

玄鱼于一旁听得义愤填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些人是恨婳婳恨疯了吧,什么罪名都往婳婳身上加!”

另一鱼妖道:“这还是小问题,你可知方才玲珑府之主水大人状告你什么?她说,当年风云府之主连肖大人是你所害,还说要按着湖规,处死千婳姐姐你。”

“我看他们谁敢动千婳!”突兀一道男声加入了进来,众妖闻之纷纷给来人让了一条路,“流离大人。”

流离脸色不大好的走了过来,目光真挚的看着我道:“无事,他们不敢拿你怎么样,水烟儿可是狗急跳墙了,口口声声嚷着要给连肖大人报仇,这是想脱罪想疯了!我看这事情也瞒不下去了,今日不如我们就破罐子破摔,同她说个清楚!”

“不可,连肖大人嘱咐过……”

“婳婳,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别的,连肖大人若知道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害了你,必然也会心生不安,自责一生的!”流离语气沉重的打断了我的话,教训罢了我,又将视线投在青泱的身上,一腔敌意道:“这是我们沉月湖的家事,你来做什么?”

我晓得流离现在看青泱有多么不顺眼,身子往青泱面前一挡,理直气壮道:“我带来的,怎么,有问题么?”

一句话堵得流离方才的气势全无,软下态度咳了声,“那个,婳婳咱们能不能商量商量,他好歹是个外人……”

没给他多余的机会与我商量,只闻殿上的湖君大人言语铿锵道:“所有人都退下,三府之主与青公子玄鱼等人留下来!”

“遵命!”殿内小妖齐齐屈身与湖君大人一拜,纷纷化作流光飞出了君主殿。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