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2-26 00:00|字数:4325

第三十四章

方木却突然笑了,轻声道:“她说,如果这个时候回答一辈子,说明在骗我,这是谎话,这个人是坏人。我一定不能答应,什么都不能答应。”

“……”吕树宇意外的看着方木,她脸上的笑,是想起什么人的时候特有的信服的、崇拜的笑。吕树宇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不会欺骗方木,庆幸自己没有骗方木,哄方木,更庆幸自己没有用不着边际的糖衣炮弹轰炸方木。

与此同时,吕树宇又有些郁闷,郁闷有人教方木这么亲密的事情,吕树宇有些紧张的问:“谁?”

“你见过的,我的朋友。”

“那个主唱!”吕树宇的脸色更不好看了,那个比自己矮一点,瘦一点,却能一脚踢断一个成年男人的腿的人,那个让方木不设防,可以摸方木的头发的人,那个能一句话就让方木乖乖听话的人。

在听到对方教授方木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时,吕树宇咬牙,就知道那个人心思不正,果然盯着方木呢!

“主唱?恩,这个称呼好,以后就这么喊她。”方木恍然大悟,难怪“队长”那天那么失望,原来是想自己喊她主唱!

“你们还在一起呢?”吕树宇言语不掩酸爽。

方木觉得有趣,笑道:“早分开了!她帮你挡的那一下,留了个疤,然后她就转业了。现在她和她家那口子在云端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呢!你这是怎么了,对救命恩人你这是什么态度呀?”

“云端是哪里?”吕树宇绝口不提救命恩人这件事。

“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那个人教你这么说的?”

“对呀,你怎么知道?”

“那是个骗子!”

“不可能!”方木摆手,道:“她只对她对象撒谎。从来不骗我。”

“为什么?”

吕树宇几乎要跳脚了,这是个什么怪物,撒谎骗对象,却能让方木以为那人从来不骗方木?一个连身边人都骗的人,肯定会对所有人都撒谎,会骗所有人,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可以相信的人!那家伙肯定是个风月场的高手,游戏花丛的浪荡子。

“因为我们是搭档!我们交付后背的人,怎么可以欺骗?”方木信誓旦旦,万分不解吕树宇在生什么气。

吕树宇也觉得不能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会吵起来的。他要耐心等待,等到以后有机会的时候,再慢慢把方木的想法扭转回来。

“还教你什么了?”

“她说我是个情感缺失的白痴,会丢母校的脸,让我观察社会,体会生活,感受爱情。”

吕树宇看着方木圆睁的眼睛,没有说话。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心底认可了说这话的主唱,还不算是个太混账的人。

方木追着问了一句:“我情感缺失?像个白痴吗?”

吕树宇撇嘴,道::“你只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爱情,所以反应单纯而已。没她说的那么蠢。”

方木咀嚼着这句话,没有经历过爱情,所以情感缺失吗?很显然,“队长”不是这个意思,“队长”所给予的解释更加深刻。

她知道,“队长”一直后悔当年强硬的逼迫她冷静理智的直面所有的一切,阻止她任何一种情感的流出,哪怕是痛哭。“队长”认定,是自己的果断斩切了方木的情感成长,让方木来不及哭,以至于在后来的岁月里,方木一直回避宣泄,并且不懂得爱。

方木的理智永远站在感情前面,工作和“队长”之外,方木不跟任何人亲近接触,没有“队长”在身边的方木,冰冷木讷的不像正常人,她认为方木之所以会这样,全部都是她的错,因为她的强硬。

所以格外照顾她。

吕树宇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见方木依旧懵懂,轻笑了一下,鼓励道:“相反,你很聪明,第一名毕业的人怎么可能是白痴,别把那些伤人的话放心上。”

“可我不知道我能干些什么,能做什么工作,”方木无助的摇头,道:“也不知道怎么跟别人交流才对,我总觉得这个世界离我很远,非常遥远……”

“慢慢看,看到哪个工作,喜欢了,就去试试,试了之后也还是喜欢就继续做,不喜欢就换,总能找到喜欢的。”吕树宇给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至于怎么和别人交流,像你高中时候那样,就很好。”

“可你们都变了,我还那样,别人也会笑我是白痴的。”

“你做自己就好了,”吕树宇抬手,隔空点了一下方木,柔声道:“我的方木,首先是方木,然后才是其他的什么。”

他收回手臂,把胳膊肘撑在膝盖上,手掌拖着自己的脸颊,这动作让他看起来带了些年少的气息。他侧着头看方木思考的模样,像很久以前一样,她照旧像是一幅画,认真的人总是美的,无论男女,不分是否在工作,单单认真这一点,就极美。

“……”方木别过脸,看着吕树宇,认真的去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她似乎抓到了什么很总要的东西,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她没有想明白那转瞬即逝的念头是什么,只得就此放过,转而思考起吕树宇的提议。

“我不跟你去江城。”方木给的答案出乎吕树宇的意料,却又似乎是意料中。

完全按着吕树宇的想法,被吕树宇牵着去走的人,肯定不是方木。虽然心里明白这一点,吕树宇还是觉得很受挫。

“为什么?”

“老师昨天做的饭很好吃,我要去她家乡,吃好吃的。”

“……”

“恩,就这么定了,我去买票。”

说着方木站起来,被吕树宇拉着按回沙发里,道:“别着急,这会儿还没开门,买不到票。”

吕树宇有些无奈,如果可以,他现在更想动手掐死方木,至少掐晕这个没心没肺的傻姑娘!

她不跟他走,居然是为了吃!

以前是喜欢还没能说出口,就被打断。后来好不容易说了喜欢,她却跟别人走了。

那时候,主唱说,光喜欢,还不够。

这句话让吕树宇思索了很久,在不能和方木联系的时候,他依旧好好努力上进,既然光喜欢不够,那么很喜欢,能喜欢,有能力喜欢呢?这样总可以在一起了吧?

可结果总是背道而驰。现在方木只是因为想吃好吃的,所以又拒绝了他。

吕树宇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像一尾被突然而至的浪卷上沙滩的鱼,垂死挣扎,也想要回海里去。就这么死在沙滩上,他不甘心啊!

“其实江城也有很多好吃的……”

“我不会做饭。”方木打断吕树宇的话,道:“我也不想像个没用的傻瓜一样干坐着等你回来做饭。”

方木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在和对手进行一场谈判:“短时间还好,你可以忍耐,可这样的事情总有个头。总有一天,你会厌倦,会讨厌,会烦躁。然后我们会争吵,甚至,会打架。”

方木弯了一下嘴角,自信中带着无奈,道:“吵架你肯定吵不过我,打架你更打不过我。”

方木停顿了,认真的看着吕树宇:“然后有一天,你会说出‘怎么和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了!后悔死了!’这种无论你想或者不想,都会忍不住说出口的话。”

“……”

方木抬手阻止了吕树宇的插话,继续道:“吕树宇,我不想听到你对我说那样的话,所以,我不能跟你走。”

“……”吕树宇无奈的笑了,他没想到会收到如此坦诚布公的原因,这让他的垂死挣扎看起来像个笑话。

“方木,你果然还是那么聪明,我都不会想这些,也想不到这么远的将来,你却一眼就能看明白,还能说到重点。”吕树宇夸赞道:“谁说你白痴了?你完全没有。虽然现在的你可能不太清晰一些日常基础常识,可是只要你肯,很快就能把这些都学会,全都捡回来。而那些所谓的日常,所谓的基础知识,其实都是些无所谓的事。”

“所以,我换一种说法……”吕树宇端坐着,拉着方木的手在自己的手里,以恳请的姿态,认真寻问:“你可以学习做饭,愿意做好饭,等着我下班回来一起吃饭吗?”

“不能。”方木回答的很干脆,干脆的像她说要吃饭要喝水,干脆的吕树宇僵住了手,他还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空空的手心里没有了方木的手,他抓都抓不住。

“……”

“我应该先学会做一个合格的社会人,否则,那些矛盾照样存在。”方木正色说道,她严肃的像是学校报告厅里,一名正在做学术报告的老学究,言辞凿凿道::“我如果跟你走了,按你说的去做了。如你所言这么聪明的我,很快就可以回归社会的我,一定会后悔。除非你可以保证我一辈子都这样,处于和社会脱节的状态。”

“你能吗?”方木问。

吕树宇摇头:“不能,那对你不公平。”

方木微笑:“恩,所以,我也不能。”

吕树宇吸了吸鼻子,无奈叹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方木认真的想了想,道:“你去喜欢别人……”

吕树宇不可置信的瞪着方木,迅速捂住方木的嘴,恼火道:“你可真说的出口!”

“……”方木动了动嘴,没能发出声音,温润的嘴唇碰到吕树宇的手掌心,痒痒的,麻麻的,让人悸动不已。吕树宇翻了手掌,大拇指抚着方木的嘴唇,轻轻动了嘴唇。

“什么?”吕树宇的声音太小,方木听不真切,靠近一些问道。

“我等你。”

“……”方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心里脑海里像是突然涌现了密密麻麻的念头,让她不知从何说起,又像是突然间什么都没有了,除了空白。

方木沉默了。

吕树宇说:“方木,我等你,等你想清楚,等你弄明白,我等你来我身边。”

太阳升起来了,越来越高,方木翻出几天没用的帽子,重重的压在头上。停了自行车,她看着分叉路口,左边还是右边?直达还是绕一下?

人生总是遇上这样的选择。

其实多走一点儿怕什么,迂回一点儿又怎样,能耽误多长时间呢?

无论如何,都会到达最终的目的地,看到的风景、经过的街道却不尽相同。没有绕过道的人,怎么知道那里没有意外惊喜或者命中注定?

就像人,会生就会死,有出生,就有死亡,怎么着都会死,怎么着都是一个死。

站着会死,坐着也会死,蹲着会死,躺着还是会死,走着跑着依旧是一个死。那么等待死亡的过程中去爱,去奉献,去付出,去努力,去创造剩余价值,去做些喜欢的事,可能对人类有意义的事,不是很好?

迂回一点儿再死,绕个圈儿再死,拐个弯儿再死,也是同样的走向死亡,却比干坐着等死,来的有幸福感,不是吗?

方木拐了车把,向左边方向行驶。

古都是个神奇的地方,从下火车那天起,方木就是这样的感觉,很神奇的地方。具体哪里神奇,方木却说不上来,只是有着莫名的亲近感。

拿着手机站在出站口等待时,方木看着眼前的城墙,有些不真实的感觉。熙来攮往的人群,都穿着便装,可面前的城墙,始终让方木觉得是在不知道哪个时候的古代。腊月的古都火车站,人更多,回家的学生们也更多。

“你好。”手机上那一串号码没有记名,方木却知道,是“队长”安排的人来接她了。

“这里。”

方木顺着声音扭头,打量着来接自己的人。

瘦高,比吕树宇还要高,来人是个干净清爽的教书先生模样,这更让方木觉得这里不是现代。

大冬天的西北地区,虽然没有下雪,风却是凛冽的。方木习惯了风里来雨里去,并不觉得怎样。来人明显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他西装革履,虽然没有冻得哆嗦,却被北风吹白了脸。

看着眼前古板的浅灰色过膝长大衣,方木想,倜傥的教书先生们从历史书上走出来,大约就是这个样子了。他脖子上绕着一条咖色的棉麻围巾,让原本就白的脸更白了几分。

方木的脑子里出现了很具体的民国公子画像,不由笑了,“队长”的朋友们都和她一样,自带光芒,闪闪发亮,与众不同。

“殷宁。”

“方木。”

“请。”

“谢谢。”

方木跟着殷宁上了车,头一次相见的两个陌生人,谁都没有莫名的自来熟,方木冷清如常,殷宁看起来也是个惯常疏离的模样,两人各自带着探究和防备,这让车里的氛围莫名尴尬起来,方木扭头,开始打量车窗外的街景。

殷宁似乎笑了一下,问:“不累的话带你转转?”

“谢谢。”

于是殷宁转了方向盘,开始绕着护城河走,偶尔讲解一番各个城门,或者故事,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到了目的地。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