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1-10 01:39|字数:3456

第五章

陈虎被这一巴掌抽懵了,手上一顿,又被吕树宇打了一拳。吕树宇一拳未尽,另一拳又至,陈虎正准备躲闪,转念一想,停了躲避的动作,等待着那一拳砸到自己脸上,并眼睁睁看着到眼前的那一拳被人截住。

方木握着吕树宇的手腕儿,不分前后的一巴掌抽在吕树宇的手臂上,这和抽打在头上的巴掌不一样,手掌和手臂碰撞出来的声音是响亮的“啪啪”声。

陈虎收回几分理智,默默的让开位置。吕树宇白净的胳膊被抽的通红,更是疼的厉害,挣扎的厉害。方木拧着眉头狠狠的威胁:“再动!”方木恶狠狠的指着吕树宇:“哪儿动我抽哪儿,你再动一个试试!”

方木放开手,就着站立的优势,凶残的看着吕树宇。他抬起左手,她就一巴掌抽在他的左手上,他抬右手,她便瞠着眼睛,一巴掌抽在右手上,他瞪着她,她也瞪着他,勃然大怒:“看什么?”

吕树宇撇嘴委屈的几乎哭出来:“班长,你不公平,他阴我,你不管他,你还打我!”

方木眯着眼睛,掷地有声道:“我可没看到他阴你!我和陈虎说着话,你蹦出来就打他,你先动手,他才还手。我让他停,他就停了,你却还在动手,你说,不打你我打谁?你还跟我说公平?”

吕树宇想了想,自己吃了闷亏,却说不出口,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甘心,可他却又无可奈何,最后只剩了一句没有任何意义的呼唤:“班长……”

方木觉得可笑,嘲道:“你这样,小洁看到,会以为我欺负你了!快起来,丢不丢脸!”

陈虎见方木把吕树宇拉起来,自己拍了身上沾染的灰尘,走过去,方木面色不佳,吕树宇龇牙咧嘴,陈虎木着脸,问:“老师那儿怎么办……”

方木撇嘴:“这会儿想起老师了,打的时候怎么都不用脑子!跟我走。”

方洁跑到办公室的时候,那三个人低着头被班主任挨个儿训斥,陈虎和吕树宇虽然是男生,却也从来没有被这么训过,都低着头,没脸说话。

方木则一脸讨好的给老师端水:“老师,训累了吧,喝茶,喝茶!”

“方木,我没说你是不是?你……”

“老师,以后绝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你放心,您只需要一门心思把所学所会传授给我们,这更加重要。至于这种杂事儿,我来处理!”

“方木,你……”

“老师,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再训他们的,以后不会再打架了,您体谅体谅,年轻人,精神旺,这是在所难免的。你放心,我会训得他们没多余的精力去打架的!”

“方木,你……”

“老师,你放心,我会盯着的,谁再敢上课睡觉,我拿粉笔头砸毁他们!”

“方木……”

“老师……”

“停,我说完了你再说!”

方木低着头,站到一边儿去了。

“你自己也抓紧念书的事儿……”

方木抽了抽脸颊,终于轮到自己了,耳边是老师的说话声:“天天管一堆闲事儿,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有这时间多做几道题,高考的时候多拿几分,那就是另一个世界,你们这些孩子,根本不听话,一个个的都这么有主见……”

方木垂着头,斜了陈虎一眼,翻了吕树宇一个白眼,一起闭着眼睛听班主任念叨……

老师年纪不大,刚毕业的大学生,比方木他们大不了几岁,平常的相处更是友好兼着尊重,偶尔也开开玩笑,私下关系是好得不得了。只是,为人师表的,不分年纪性别,都习惯啰哩叭嗦的念叨。几个人都听的耳朵边儿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嗡鸣。

老师终于停止了絮叨,一杯水也喝干净了,才疑惑的看着三人背后站着的方洁:“咦?方洁,你怎么也在这儿?”

三人又清醒过来,站直了身体,回头一瞄,果然看到方洁。

“老师,打钟了……”

“你们去吧,再有下回……”

“绝对不会有下回!”三人难得一起回答。

方木紧接着又道:“老师,我来罚,你放心!”

看着老师点头,四人消失不见。

方木给出的惩罚是打扫卫生,一个月。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跟着时间一起走的是陈虎没有完成的告白,吕树宇没有说出口的解释,方木不允许的追根究底,以及方洁不明不白的等待。

一个月后,似乎什么都没有变,上课作业吃饭睡觉所有的一切都在照旧,又似乎什么都变了。以前总是四个人一起,如今总是一个一个的或者两个两个的,连三个人一起的情况都很少见了。

就像现在,明明四个人当中有三个都在帝都,却只有两个在恭王府闲逛,看了园子看房子,看了房子看塘子,看了塘子看小桥,看了小桥看流水……

“我明天的火车。”

吕树宇坐在观景亭的栏杆上,看着不远处水里的鹅。

“我送你。”

方木站在吕树宇旁边,也看着水里的鹅。

吕树宇突然侧头,把下巴放在方木的肩头,一起看水里的鹅。

方木心里一紧,轻舒一口气,继续看水里的鹅。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听着他念这一首《鹅》,方木笑出声:“烧了不就都一样儿了。”

吕树宇阻止方木笑,试探道:“烧鹅?广东特色哦!”

不等方木回答,吕树宇忐忑中带着期待道:“来吃烧鹅?”

方木敛了笑,沉默了。

吕树宇等待了片刻后,收回自己放在方木肩膀上的下巴:“我知道了。”

第三天,像刚到的那天一样,吕树宇依旧在厨房煮方便面,和吕树宇刚到的那天不一样,这一次方木没有靠在冰箱上看吕树宇下厨。吕树宇依旧切了小菜,依旧往方木的碗里打了两个蛋。

面汤晕起的雾气染得两人的脸都潮潮的,吕树宇洗了碗筷,方木已经回了房间,吕树宇站在房门口,握上门把手,几番挣扎,终究没有旋转,转身回到沙发上。

方木看着门把手,几次想着是否该回应,终究松了手,直直的躺在儿童床的下铺,看着儿童床的上铺。

方木看着空荡荡的上铺,终究没有再出门。

一直到送着吕树宇到了火车站,方木转身离开,吕树宇才退了两步,拉住方木的手腕,把人带进自己的怀里。

这一次吕树宇走的很干脆,迅速的进站,迅速的消失在人群里。

方木看着再也看不到人影的进站口,耳边还是吕树宇那一句“我等你来。”

吕树宇没说出口,方木也知道,这句话还有后半句:“我真的不想再等了。”

也许因为烈日,县城的主干道上人不是很多,方木推着自行,慢慢悠悠的走进一家菜馆儿,检查车胎,补了气,方木提溜着水杯歪歪斜斜的靠着墙角的椅子上,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用来休息补眠,以及防晒防中暑最好了。

斜眼看到端上桌的把子肉,方木呛笑出声。

老板疑惑的看着方木。

方木不好意思了:“米饭,老板,我要米饭。”

老板坐在一旁,开始闲聊:“桃园三结义,知道吧?”

方木点头:“知道,怎么?”

老板一本正经:“刘、关、张拜了把子之后呢?知道吗?”

方木摇头,心里更疑惑,总不能说是打仗去了吧?

老板乐了:“张爷是杀猪的,一个高兴,顺手砍了一头猪,做了这么一道肉菜,给结义兄弟,所以叫把子肉!”

方木看着眼前油晃晃的罐炖五花,不住的点头,哭笑不得:“原来如此!”

饭店外面是热情似火的太阳,眼前的桌子上是色泽鲜美,肥瘦相宜的条子肉,哦,不,把子肉,把子肉旁是老板刚端来的热腾腾的米饭,方木就着米饭吃了两大块,居然不像看上去那么油腻腻的,顿时舒坦了,有了肥而不腻的条子肉,怎么可以没有馍?

“老板,有馒头吗?”

看着手上的馒头,方木轻轻一掰,馒头一分为二,一半儿的一半儿又分,夹上条把子肉,一手拿着夹了肉的馒头,张嘴一咬,少了一大半儿,一手端着水杯,不由自主的抬起一条腿,踩在凳子上,还是不舒坦,干脆两脚踩在凳子上。

老板眼睁睁的看着方木蹲在凳子上,一口馒头夹肉,一口水的模样,咽了一回口水:吃的好……豪放!

方木吸着鼻子,看到老板目瞪口呆的模样,讪讪的落地,重新坐在椅子上:“不好意思……”

齐鲁之地,圣儒之乡,孔孟传承,礼仪之邦。

还是端坐的好。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总要够豪放,够野蛮才做得到。

高一升高二的夏天,似乎也是这么热,热的让所有人都烦躁。

打架事件过去许久,惩罚也早已成为过去式,吕树宇和陈虎却像是记仇的小孩子,依旧谁也不理睬谁。眼看着放假,所有人都在收拾书包,一个一个走的差不多了,教室里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方木踩着凳子坐在课桌上,看着低头默默收拾东西的两个人。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方木很不耐烦的开口道。

方洁靠近,拉住方木。

吕树宇斜一眼陈虎,见陈虎不说话,吕树宇咬着嘴唇,也不开口。

想怎么样?谁都说不清楚,也说不明白,不想怎样,或者,都没想清楚要怎样。

又是一阵沉默后,方木跳下桌子,从抽屉里翻出考卷,在手上翻了几次之后,指着最后一行小字道:“好,既然都没什么想法,那么,你们谁告诉我这次期末考试,数学卷倒数第三题,怎么做?你们谁算出来了?”

眼前的两人突然就苍白了脸,方木见状,更是眯了眼,气不打一处出:“没什么?不想怎么样?谁信啊?这样的题都做不出来了,心思都放哪儿去了?不念书就都滚蛋!书又不是念给我的?爱念不念!我操哪门子的心!”

“哥……”方洁拽着方木愤怒甩动的手臂,道:“你别……”说着她开始给吕树宇使眼色。

吕树宇早在方木蹦起来的时候就往后躲了半步,这会儿看到方洁的眼色,犹豫再三,猛抬起头,道:“念。”

方洁听着这一个“念”字一怔,愣了神儿:居然不是说好的“不用你管。”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