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1-05 10:59|字数:3224

第一章

开端

没完没了的报表和加班,方木猛刨自己那一头短发,来帝都一年,换的第二份工作,让方木十分不喜。

推开鼠标,方木转身走进浴室,洗个澡,如果还是不想坚持,就辞职!方木对自己说。

帝都的夏天,只有热,那是让人烦躁烦闷的停不下来的热。

倒两杯水进肚子,冲个凉,方木摇头晃脑的甩着短发上带着的水珠,同居的室友蹙着眉瞪大眼睛:“甩我一脸!你是落水的狗在抖毛儿吗?”

不等室友说完,方木抬起大手覆上室友的脸,乐呵呵的揉一番:“我是狗?狗爪子能摸美少女的脸吗?”

“啊!!!!我的妆!我要出门的!!”室友跳着回卧室,嘈嘈着重新补妆。

方木好笑:“大晚上的,不用妆吧!”

“不要跟我说话!你根本就不懂!”

方木耸肩,她确实不太懂。她一边揩着身上的水珠靠在卧室门口,那是个歪歪斜斜的泼皮像儿,一边道:“少喝酒,回不来了说……”

“知道了知道了,男!朋!友!”室友斜眼一飞,照旧语气莫名的一字一字的顿出那三个字。

方木轻笑一声:“我……”

话还没说出口,手机铃声响了,一串悦耳的声音带动着方木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室友看着空荡荡的卧室门,垂下了手中的眉笔,不出片刻,又拿起粉饼,对着镜子咧个笑,重新扑粉。

“很久以前如果我们爱下去,会怎样……”

这个人对方木而言很特别,虽然方木从来没有说过,同居半年的室友却清楚的知道,这个声音一响,方木会放下所有的一切,专心致志地和那个铃声的主人说话,就像现在这样。

男朋友……吗?!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楼梯间传来了高跟鞋的“笃笃”声,客厅留下了栀子的香气,尾调是初恋的味道,也是方木最喜欢的味道,却唤不回方木的注意力。

黯淡的栀子香轻薄剔透,闯不进方木的卧室,只慢慢的消散在客厅中,像是不曾出现过一般。

“在吗?”

“有空吗?”

“聊聊?”

方木看着微信上的三条消息,不由自主的弯了嘴角。

“在。”

“有。”

“你说。”

好一会儿没有回应,方木也不死盯着手机,拿起一条干毛巾擦拭头发,头发已经不滴水了,所以作用不大,却不妨碍方木继续做着无用功。

“很久以前如果我们爱下去,会怎样……”

方木没有特意的跑过去,继续擦头发,却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放下干发毛巾后,她才弯下腰看手机。

树:“你什么时候来?”

木:“还没玩转帝都,再玩玩。”

树:“……如果我想你来呢?”

木:“正准备打辞职报告,八月吧!”

木:“房子八月到期,正好去看你。”

树:“期待!”

树:“来了正好帮我看着装修,最近公司事儿多,你来我省心。”

木:“把我当免费劳动力了?

木:“……不是,真让我去?你老婆会疯的吧?”

树:“……分了……”

方木看着“分了”两个字,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又分了,怎么又分了,还是分了吗?果然还是分了……

木:“不是要结婚了吗?新房都准备好了,怎么又分了?”

树:“没来得及结婚……一言难尽……”

木:“摸头……”

树:“蹭蹭~”

木:“推开。”

树:“抱抱!”

木:“起开。”

树:“么么哒!”

木:“……”

方木放下手机,重新坐在电脑前,拿起鼠标,把刚才的事情抛得一干二净,重新投入工作,似乎她没有休息,没有冲凉,没有说话,没有聊天,没有想辞职。

她关掉最后一个文件夹,保存,发送。

方木把自己扔在床上,放任思绪乱飞,回到十几年前。

是谁曾经说过,要珍惜十六岁时看上的那个人,因为那个人会影响你一辈子。

小城不大,只有这一所高中。小城高中的学生并不多,住校的学生更是少。学生寝室楼共四层,一层二层住男生,三层四层住女生,二楼和三楼之间隔着一道铁门,区别着男女大防。

放好了行李,方木下楼往教室走,修长挺拔的人帅气的甩着大长腿。

“哥!”

身后传来一声脆响,方木温和的咧嘴,扭头看已经爬在背上的女生,那是方洁,方木的双胞妹妹。她道:“走,哥背你!”

方洁却指着门口笑了:“哥,这人摔跤了!”

方木看着地上那一坨,有点儿郁闷,看起来像是个男生,应该是走路走神了,脚下滑了的结果。可走路都能摔跤的男生,小脑不发达吧!小脑都不行,大脑估计也有问题……

方木乱想着,背着背上的妹妹,小心翼翼的从地上的男生身上跨了过去。

进入高中的第一天,一群陌生的少男少女们初次相见,最古老的按身高排座位的方法,新鲜,好奇,不知所措,害羞,傻大胆,张扬,肆意,想要与众不同……年轻的孩子们左顾右盼,偷瞄偷望,却都不多言。

女孩子们尤其矜持,绝不多说一句。

方木刚刚坐定,正准备和同桌打招呼,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哥,咱俩换换。”

“好。”二话不说,方木拿起书包,和方洁换了座位,扭头和新同桌打招呼:“你好,我叫方木。”

“陈虎。”

对方明显不爱说话,方木撇嘴,也很有可能是不愿意和自己坐同桌,毕竟换走的那个是方洁。

方木又撇嘴,扭头和前后桌嗨聊起来,她活泼的不像矜持的女孩子,很快周围的人打成一片,不一会儿,就都“木哥木哥”的叫起来,整个教室,最热闹的,是方木在的那一片儿,最安静的是距离方木不远处的那桌。

所谓寝室,就是那个永远少不了八卦的,只有女生们的地方:

“木哥同桌帅啊!”

“叫什么?”

“什么树……”

“不对,换了,木哥同桌是什么虎!”

“陈虎也帅,就是不及树、木!”

“那是!”方木乐道:“最英俊潇洒风韵倜傥美的冒泡俊倒一片的就是我,你们的木哥了!”

“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木哥还得再努力九十年!”

“你们说的树是哪一个?我要跟他争夺班草之位!”

“目光要长远一些,你俩的资质,校草都有的拼,反正班花肯定是校花了!”

方木一脚踩着凳子上,大拇指蹭鼻头:“必须的!木哥我只争当草,衬托你们这些娇花儿!”

“树在205,木哥,我们挺你!要把草之魂拿回来!花花草草的都是我们女生,以后前十名也是女生承包,不给男生翻身做主的机会才行!我们要压他们一头!”

“好!”方木大义凌然,帅气地撩起短发:“这么具有里程碑的事件,怎么能放过!等我的消息吧!”

方木站在205门口的时候,寝室里正在斗地主,听到敲门声,他们以为是班主任查寝,吓的一惊,开始收拾纸牌,开门的男生只偷偷摸摸拉开一个门缝,亮着一双好看的眼睛,警惕的盯着门口的方木。

细碎的亚麻色软发轻飘飘的顶在男生的头上,五官精致而大方,男生做贼心虚,半弯着腰,眼看着不是班主任,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对愣住的方木笑,这一笑晃住了方木的心神,晃得方木哽住了呼吸。

看来这就是那个对手,什么树了吧!

男生,笑这么好看干什么!

男生站直了身体,比方木高半个头,道:“兄弟,哪个铺?被你吓死了!下回要报暗号,不然不让你回家!”

方木抽着嘴角,显然这人是误会了什么:“我是四楼的,你同桌借课堂笔记……”

男生惊呆了:“四楼?兄弟,你能上四楼?那儿可是女生宿舍!中间的三八门可是正经钢铁制造!兄弟,要有福同享才对!下次记得带哥儿几个一起!”

说着用手肘狭促的抵上方木的肩窝,眉毛一挑,活泼而帅气的阳光大男孩形象,用男生们特有的你知我知的秘密口气,继续道:“我都看到了,你女朋友很漂亮啊!”

方木呆愣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让我带你们去女生宿舍,真想的出来!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女朋友了!我都没见过你!还女朋友!拜托,那是我妹!

好一会儿没等到回应,男生才觉出不对仔细的又盯着方木看了半天,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他认出她是教室里热闹的那一群中的中心人物,立刻开始讨饶:“对不住,方木,你好你好,我错了!是我不好,我叫吕树宇!你这样子太帅了,我实在是自行惭愧啊……”

方木打断吕树宇莫名其妙的恭维,什么鬼,自行惭愧,还能让我方木看的呆愣,让女生们欢呼校草?不过看这样子,这男生并没有自己很帅的自知之明啊!那就干脆不让他知道,直接将他拍死在起跑线上。

于是方木收起了最开始的失态,又回归到天下第一帅的神坛上:“你同桌跟你借笔记,你借不借?”

吕树宇:“借借借,多谢木哥!有劳木哥!”

狗腿!帅也是个狗腿!

方木抿着唇角,带着一些得意。

床铺上,方木抬手盖住自己的双眼,收起那微勾的嘴角。

不太狗腿的男生,有着比较狗腿的开端;不太逗逼的故事,有着有点儿逗逼的开头;不太狗血的过程,有着狗血的起点。

故事是个故事,却不是别人的故事,是方木的故事,是方木和吕树宇的故事,是吕树宇和方洁的故事,是方木和方洁的故事。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