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吉凶未卜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20-04-27 11:27|字数:3497

事情的严重性出乎申小刚的意料。他着急地问:“德富,你好歹在报社干了这么多年,有些事得想开些,怎么遇个屁大的事儿就钻牛角,也不想想后果?”

在此之前,我曾联系了一个在煤矿上班的亲戚,他是仓库保管员,有机会能搞到雷管、炸药。但这些暂且不能告诉申小刚。

“你不清楚哇申哥。姓章的这家伙,八只爪儿死死缠着人,有时五六天,有时两三天就缠一次,不给不行,说不给他就去告,我……我都快被榨干啦。你说,我活着有啥意思?”

听了我的话,申小刚半晌无语,默默地坐在椅子上抽烟。

这次来找申小刚,就是想闹明白谁告了我的黒状,谁在暗地里使坏。臭肉便罢,若是柳长青或者魏文华,那我也想办法不能让他们好过了,好在已经知道了些眉目,可我努力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可惜的是,有关魏文华出格的事儿,政治方面的,想了想,没发现啥问题;男女方面的,好像也没有;经济方面的,他似乎对钱兴趣不大,早以前单位有次发工资,出纳一不留神给他多发了30元,他还给财务科退回去;赌博方面的,这家伙眼下估计还闹不清二饼与幺鸡的区别在哪里……实在没啥辫子可抓哦。没毛病的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没啥大毛病,让人抓不住把柄,想搞点事也无从下口。这让我多少有些沮丧,不过,我不会善罢甘休的,磨道里总得等你个驴蹄印。魏文华平时给我的印象还不错,不哼不哈的,与世无争,可他为啥偷悄悄去告我,把我拉下来,自己上位?人呀,形形色色的,一本难懂的书。光顾想这事,手里的烟头烫了下手指头,我随手一扬,烟头划出一条微亮的弧线,落在路边的草坪上。

申小刚弯腰把烟头往地上抿灭,然后走了几步,把烟头扔在垃圾箱里。回来后,没再坐,站在我前面开了口,“德富老兄,遇上这缠手的事情,搁谁头上谁头疼。我给你提个建议,能断关系还是先断开,否则,夜长梦多,说不定还有啥麻烦会跟着来。你毕竟在报社呆过,违法乱纪的事,绝不能干!”

他说断了关系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于惠娟的形象,现在就这么断了?就这么断了,我实在有些舍不得。想站起来,腿却有点儿发软。再一个,小刚说的违法乱纪的事,绝不能干!也对我有些启发。

那次,我到市电视台新闻部找人办事,正遇上冯副主任倒摄像带。他说一起看看倒带吧,挺好玩的,枪毙犯人陶胜魁的录像。陶胜魁的案件当时在临城轰动一时,陶胜魁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养着个小三在公司当会计。因为钱的缘故,他把小三活活掐死。然后开车把尸小三的尸体藏匿在荒山野外的一个土洞里,用些荒草遮盖住尸体。谁知没几天让一个放羊的发现了那具尸体,就到公安局报案。倒带开始后,在寻像器里,我们看见这样的画面:摊在地上的一滩污血回流到一个创口里,陶胜魁脸上的一粒粒沙土纷纷掉落地上……几个武警夹着五花大绑的陶胜魁快速退回警车里,一个个大檐帽也退回各自的小车里,小车的门上印着“警察”、“法院”、“检察院”等字样,一大溜车辆往公路上退去……公路两边的树影向前闪去,近郊、闹市区、红绿灯、人们惊讶的眼神、闪亮的枪刺……最后,陶胜魁退回市看守所。倒着看罢录像,记得冯副主任曾感叹了一句:“看看,陶胜魁又活了。带,可以倒着放,命,却不能倒着来呀。”

是呀,违法乱纪的事,绝不能干!不是这句话提醒,说不定会滑到哪里。

申小刚接着说:“人这一辈子呀,不能有坏心眼,欺骗了别人,欺骗不了自己;欺骗了自己,欺骗不了报应。世界是美好的,你善良了,每个人也都人心向善,那么,世界也就随之善良。再一个,刚才我跟你说的一些事,也是看在咱多年一块玩的情分上,不该说的也说了,请你忘了那些话为好。唉,也是我一股心软。好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希望老兄能振作起来,重新开始生活,好好面对生活。等你啥时有空了,咱们再打球玩。”

我用手按着膝盖站起身来,笑着说:“申哥,多日没拿球拍了,都有点手生,恐怕不是我申哥的对手嘞。”

听了这话,申小刚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呵呵,咱大名鼎鼎的德哥啥时学会谦虚了?”

我嬉笑着给自己圆场,“谦虚死人(使人)都能进步,何况活人乎?”

“二谝,果然个二谝呀!”申小刚笑着,轻轻踢了我一脚。

我被一脚“踢”出了校园,沿着人行道往回走。我心里还是不由得琢磨着魏文华的事情,姓魏的,往常哥们对你也不薄,起码是井水不犯河水,你咋暗地里捅韩某刀子呢?魏延脑后有反骨,莫非你也有?正在这时,我的肩膀突然被啥猛猛撞击了一下,我急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脑袋,大事不妙,是不是遇上债主了?这时,猛听见有人叫了一声:“哎哟!”

我慢慢睁眼一看,只见一个小伙子用手捂着他的一条胳膊蹲在地上,眉毛鼻子紧紧往一块儿凑,嘴里哎哟个不停。我又看了看四周,地上站着两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我看了看,都不是债主,这让我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问:“咋啦?”

“你……你撞着我嘞,哎哟!好疼,好疼。”这小伙子还捂着胳膊蹲着,嘴巴往里吸着气,“哎哟!哎哟……”

我愣怔着,咋撞人嘞?

另一个小伙子朝我瞪着眼睛,“你走路不看路?撞着他啦!”

我好好走路的呀?当时,走着走着,就觉得有种东西从下往上撞了我的肩膀。

另一个嘴里叼着烟的小伙子没说话,他朝我走了几步,用手拽开他的汗衫领口,露出一把手枪的枪托子,多的是把仿真手枪。看到这些,我心里清楚了,这是遇上碰瓷讹钱的。我装作慌里慌张的样子,走了两步,弯下腰问:“小伙子,撞得厉害不厉害呀?”

小伙子痛苦地点着头,“疼!疼得厉害!”

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想些事。”

“光对不起有啥用?走,撞断他的胳膊啦,到医院看!”一个小伙子朝我吼着。

我问:“那需要多少钱?”

“那还不得五百?”他们开出价码。

“五百?你们看这样行不行?今晚上没事,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遇上这事,我身上现在没带钱。这样吧,我在前边那个派出所上班,咱相跟上,到单位先借上五百给你们,你们自己去看,咋样?”我顺手指了一下派出所的方向。前边不远处,确实有个同心桥派出所。

一个小伙子眼珠子转了几下,疑惑地看着我,“师傅,你……你真的在派出所上班?”

我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唉,算嘞,算他倒霉。扶起他,咱们自己去看。”说着,他和另一个小伙子走过去,架起地上的小伙子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他三人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啥,一个人还回头瞅了我一眼,估计是他们自认倒霉,或许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在派出所上班,或许商量着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得意于自己四两拨千斤的功力,鼻子里哼了一下,啥鸟?德哥在道上混时,你们他妈的还是液体。在这里给你德哥耍小儿科?

转身往家走,嘴里轻轻哼着小曲儿:“于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往前走,莫回头……”我无意之中给歌词前面加个“于”,田媚媚倒无所谓,椰树林里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心里放不下的,是我的那个于妹妹,那个脸庞上有个小酒窝的于妹妹。哼着走着,走着哼着。路过临城三中时,我慢慢停下了脚步,点支烟品着,同时也品着对面三中校门口上悬挂的那条横幅。那横幅红布黄字,上面写着:“热烈祝贺我校女婿约翰X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瞧这女婿的名字是个外籍人士,但毕竟女婿的老婆是三中N年前的某个女学生,七拉八扯,硬生生拉呱起来,便成为三中悬在门楣上的荣耀。

操!浮躁哦浮躁,跟德哥一样浮躁。记得好像是丰子恺说过这么一句话:“虚心的人拿文凭来鞭策自己,心虚的人拿文凭来炫耀自己。”你说,N年前的某个女学生的当今丈夫和你三中有鸟的关系?

抽了多半支烟,德哥似乎品出些啥,便阴暗地笑,细想起来,嗯——还真有点鸟的关系。

回吧,回去睡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当走上楼梯,快到家门时,我却像钉子一样钉在原处。咦?门前咋蹲着一个人。这个人可能有些困乏,脑袋趿拉着,还打呼噜。弯腰再仔细瞅瞅,嗯?章炙鱼,这家伙咋又来了?这节奏,这节奏让你大爷能喘过气来吗?

此时,章炙鱼低垂的脑袋一耸一耸的,鼻孔那儿,两股清水鼻涕溜颤着,嘴巴上淌着一丝哈喇子,映着亮亮的光泽。隔一会儿,那细丝就断掉,下半部分滑落在地上,上半部分又弹回嘴边,重新酝酿着下一轮的断裂……

我生怕惊醒他,生怕给自己惹麻烦,趁机溜吧,让你龟孙子再蹲,让你龟孙子再等你大爷。

屏声息气,我高抬脚,低放步,朝楼道下边走。章炙鱼,继续打你的呼噜吧,你大爷我不影响你打呼噜。

蹑手蹑脚,转到下一层的拐弯处,我刚长长地出口气,想放松一下自己,呼地一下,两个人影从暗处冒了出来,着实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妈呀!我的妈呀!臭肉龇牙咧嘴,和另外一个债主挡住了去路,两个铁塔似的身影向我逼来……

(完)

作者简介:岳军柱,笔名岳峻。山西平定人,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山西省作协会员。曾获新浪杂谈“十佳优秀写手”、“十大最具影响力写手”称号,著有《麻将馆》、《神马都是浮云》、《乌有镇消息》(一至三集)、《黑白世界》等。

手机:13934183578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