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晴天霹雳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9-01-11 17:41|字数:1993

被免去副社长职务的这段时间里,心里空荡荡的,短短的几天里,尝尽了世间炎凉。接手机少了,赴饭局少了,听“德哥”的声音少了……免的比争取来的要利索得多。争取时先铺路,送礼,笑脸,在领导面前腿关节随时随地得装上弹簧,甚至“哭唾沫”表态,免职时,一纸通知:韩德富同志不再担任临城报社副社长职务。可以说,不到二十个字就可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给一个人的政治生命画个休止符。

我琢磨着趁哪天杨主编心情好的时候再去找他试试,尽快安排个干的,没有个平台显山露水,就没人买账。我悄悄恳求单位一个同事这几天留心点杨主编情绪的晴雨表,特别晴时,我便接踵而至。

大约隔了不到半个月的时候,那个同事打来手机告我,杨主编评上了高级编辑,心情爽快。

按理说,杨主编从事新闻年限也不短了,该上个高级编辑,但他发表的论文篇数不够,这次评职称前到省城跑了跑,高级编辑的职称总算弄到手里。

凑准机会,晚上带着礼品再到杨主编家里时,尽管我表现得很热乎,但热脸蹭到冷屁股上,他还是跟上次差不多。不管咋样,我给他先敬烟,然后打着打火机等在面前,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我说:“杨主编,……”

他回答:“嗯。”

我笑着说:“杨主编,……”

他回答:“嗯。”

我再笑着说:“杨主编,……”

他回答:“嗯。”

几个回合下来,嗯字成了不冷不热的挡箭牌。

我低三下四地说:“杨主编,我想到报社广告部工作。”报社广告部活泛点,有发挥的余地。

“嗯……不行吧,刚刚有文件,免职以后一两年不能……”

“我……我这算降职使用。”

你去广告部,孙主任干啥?”

“孙主任安排到编辑部编稿。”

“嗯……不行吧,孙主任年龄也不小嘞,每天爬在桌上编稿?你说?”

我笑了笑,“那还不是杨主编一句话?”

“哼,说得倒轻巧。”

这次他把“嗯”换成“哼”。哼的冷淡成分多些。看来,一直说软话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该摊牌时就得摊牌。我不卑不亢地说了一句话:“杨主编,那次到歌厅……”我说了半截话,然后看他的反应。

“嗯?”杨主编把身子往后靠了靠,腾出更大的空间看着我,“怎么啦?”

“哎哟!杨主编,也许是我有眼无珠,相跟的那个年轻人瞎玩,他……他给你和那个小姐在歌厅里照了几张相。”

“啥?!”一听这话,杨主编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苍白的脸上好像渗出了细碎的汗珠。停了一会儿,他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地上来来回回转了几圈,眼睛时不时地扫我一眼,看我有啥反应。

我也跟着站起来,显得很无奈,也显得很恼火,“还有……”

“还有啥?”

我瞅了瞅隔壁,结结巴巴地说:“那家伙……我走以后,他瞎玩……听说,他……他跑在墙后面,在窗户上还……还拍了几张。”

那天晚上,我踩在小弓的肩膀上,从后墙上悄悄爬上去,从后窗户那里举起了照相机……敏捷利索地拍摄了我想要的东西。我的脚轻轻点一下他的肩膀。他慢慢往下蹲着身子。我下地后,拍了拍小弓的肩膀,一是拍拍上面的土,二是谢谢小弓出力配合。

“有这样的事?”

我点点头。

这时,杨主编把转着的身子停下来,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我,低沉地问,“你说,拍照的事情是不是你授意的?我怀疑你也参与嘞,或是你亲手拍的?”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很镇定,却装出六神无主的样子,“杨主编,冤枉啊!我……我没有哇!我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次我俩在一块儿喝酒,他喝多了,才告诉我的。我问他,你咋干这事?他说玩刺激。杨主编,我对天发誓,我原先真不知道。我也被这家伙装进去了。”

杨主编伸手拿起一支烟,我赶紧拿打火机给点着。

杨主编冒了一口烟,烟雾在灯光里清晰地飘舞。

此时,我仿佛看见,在莽莽苍苍的非洲大草原上,号称“非洲二哥”的一群鬣狗正对着体大力沉的水牛或“非洲一哥”——狮子进行围攻……鬣狗采用令人不齿的掏肛战术,将水牛或狮子置于死地。

杨主编盯着我,说:“德富,你这人,以后可不敢给我玩阴的。你别以为我以前没看出你的人品来?”

“杨主编,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冤啊!”

“是吗?”他的语调缓和了不少。

我表白着,“杨主编,第二天,我看着他把那些照片烧了。”

“真烧啦?底版呢?”

“底版?哎哟!底版……”我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对。一会儿我去找他,把底版烧了!一定把底版烧了!”说到这里,我正眼看着他,不高不低的声音,“杨主编,我到广告部的事……”

杨主编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脑袋说:“行吧,去广告部也行,但我求求你,必须把底版给我收拾回来,让我亲眼看着把它毁了!”

我说:“好!我明天就去找他,把底版要回来。”

临走时,杨主编把我叫住,指了指地上的礼品,表情有点严肃,“把这些带走。”

我嘟嘟囔囔地说:“就留下吧,我带来啦,还……”

“带走吧。”他声音低沉,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说:“杨主编,我以后还是杨主编手下的兵。”

他的话软了下来,“这次就罢啦,答应你!以后,以后我告诉你,咱井水可不能再犯河水啦。”

我说:“我哪敢呢?杨主编。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韩德富一如既往,对杨主编忠心耿耿!”

杨主编笑了笑,说: “把东西早点给咱取回来啊。”有点央求的味道。

“好的。”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