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完结)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1-17 11:06|字数:3278

第三十章

“都平安!”姚晓旭推着佛弥刚走出产房,就被团团围住了,她答了一句后,悄然退出人群,靠近王平,从背后抱住她,把脸贴在她的后心上。

王平拍了拍她,道了声辛苦。

这是一个互相需要的温暖拥抱,然而,毫无征兆的,姚晓旭忽然反手拉着她,一鼓作气来了个过肩摔。走廊里登时回荡着“啪”的一声闷响,王平被摔在地板上,听得人都吸气,疼!

被摔的人龇牙咧嘴,半天爬不起来。

陈皓清和张正义对视一眼,摆着两脸活该,笑了。

很快,江生也笑了。

骆骁不解,问殷宁:“你们在笑什么?”

殷宁握着他的手,没有回答,啼笑皆非。

“大包大揽?后果自负?全责?帅的狠呐,啊?”姚晓旭横眉怒目,身量娇小的女子生气起来杀伤力惊人!她竭力压低声音,震吼道:“那我呢?我在哪儿?”

王平狠狠咬了自己一下,她这才想起来,刚才只顾得解决问题,忘记这样会吓到她了!她懊恼得直拧脖子,像一颗被风吹残的韭菜,左摇右摆就是直不起腰。

“你是没人管的?就这么上赶着给人送把柄?反了天了你!”

“嘘,嘘,旭旭,旭旭……人……多……”

姚晓旭翻了一眼在围观,等着看笑话的人们,弯腰把王平扶起来,压着嗓子凶残道:“这事还没完!等着吧你!”

骆黎和孩子们一起出院的时候,佛弥的调查工作还没有完结,身体却因为有食物养着而多了血色,看上去没那么枯瘦可怖了。

骆黎出月子的时候,佛弥终于回家了。他还是黑,还是瘦,头发滋啦啦的扎着,他怎么看都不顺眼。但是他已经不需要轮椅了。

两个孩子百日的时候,西大街的铺子开业了,“迷离汉文化馆”的牌子旁边,还挂着汉协的牌子。

殷宁因为他这欲盖弥彰的名字,嘲笑了大半年,简直疯狂到一见面他就笑的地步。

佛弥实在受不了了,从书房的椅子里冲出来,一本正经道:“迷离二字,出自北朝民歌《木兰辞》,‘雄兔脚朴素,雌兔眼迷离’,不懂你就多读读书去,不要在我这里笑,小心牙笑掉了!”

“切!”殷宁才不理他这一套,放下手中那本《青铜时代》。那是一本样书,他抖了一下,让佛弥注意其中的折痕,示意那些是需要修改的地方。转手拿起旁边那一本,维持着一直端坐的姿势,翻开书笑道:“幸亏你,师姐才有空把这本整理完,她跑了以后,师叔都急上火了!”

“你在找茬吗?”佛弥翻了他一眼,什么叫多亏他!他已经听说了,那件事之后,王平受了处分,她已经被革职,勒令回家反省,被闲置快一年了。

这只是他们问到的消息,实际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恶劣,少不得要来一番内部调查的!想起这些,佛弥就直哆嗦,他们一家人的命,都是她救的,可恩人却只能在家里养花,这让他如何过意的去!

“她活该!”殷宁嗤了一句,并不继续这个话题。佛弥要是知道那个女人每天都在群里蹦跶欺负他,并且因为可以不工作而快乐的像一只在公园里的假山上热情攀爬的猴子,他还会这么过意不去吗?

当然不会!那他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岂不是群里群外都被这群没良心的混蛋欺负?!殷宁坚决不说!

他把话题又带了回去,道:“你直接说,佛弥,骆黎,弥黎,但是你又怕有心人拿你俩说事,所以你才相对低调的换了两个字!何必假装很有学问的样子来糊弄人?我又不会嘲笑你!”

“你不笑我个鬼!”佛弥气呼呼道:“我这头发,你自己说你笑了多久?”

一年了,佛弥的头发还是像刺猬的背一样刺啦啦的立了一头,他就不明白了,怎么头发长不出来了,害得他不得不买假发,这太郁闷了!

“哈哈哈哈哈哈……”殷宁却笑的更欢了,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爹,女儿名字叫佛黎,儿子名字叫骆弥!我告诉你,秀恩爱可耻!所以你的头发都不长了!被你羞的!”

“嗤,我……”佛弥刚说了一个字,骆黎在楼下喊道:“抓周呢,你俩干什么呢?”

“来了!”佛弥拍着头应了一声,他这才想起来,殷宁是来喊他下楼的,结果他俩坐下校稿,把这事忘记了!他赶紧端了端身上的正装,又摸了摸头上的假发,这才慢慢的端着老学究的步子,踱下楼。

他这副装模作样的酸样子看得殷宁一阵好笑,他端得让人想做坏事!瞅着佛弥不注意的时候,他悄悄的靠近,踩着他的衣裾,错开脚步使了个坏。

佛弥在下楼,哪里想得到身后的人会做坏事,脚下一顿,他一个趔趄,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一个踉跄后,他好不容易抓住栏杆才没有摔倒,站起来后他立刻炸了,翻身追着殷宁往上跑:“你小子,个尕娃子!今天不打你一顿,我就不是你哥!”

“哈哈哈哈哈哈,来啊,你来啊……”

楼下的人很无奈,骆黎摆手:“算了算了,不管他们了,咱们开始吧!”

“你来打我呀!我等着你来呀——”殷宁依旧喊得贱兮兮的,却跑得飞快!瞅着空挡,跳着坐在楼梯的栏杆上,从那里滑了下去。佛弥跟着他,却不能滑,只能气呼呼的吹胡子瞪眼,一步步踱下楼梯。

一楼客厅里,骆黎和骆骁正看着两个孩子颤颤巍巍的抓周。两人都很紧张,又期待满满,紧紧盯着孩子们,生怕错过了什么。

“这是什么……”殷宁跳着从四人中间蹿过去,实在好奇极了,又退了好几步,看着这两人准备的抓周用品,笑道:“这是什么呀?!”怎么跟别人准备的不一样?!

“……”姐弟俩对视一眼,没有理他,继续盯着两个孩子。

“可算抓到你了!”佛弥终于撵过来了,一把拽着殷宁,洋洋得意。紧接着他也是一愣:“这是什么?”

“……抓周……”骆黎应了一声,假装没看到佛弥那张变得诡异的脸。

两个孩子面前摆了一排被处理成一致包装的照片,大小、风格都是一样,只是照片上的人物不同。

这叫什么抓周!佛弥几乎抓狂,一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呀?

“他们知道!”骆骁说,指着已经被推出圈外的两张照片,意有所指道:“看,他们知道……”

殷宁和佛弥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两张照片被排除在外,扣在地面上。怪不得这姐弟二人刚才那么紧张,原来是因为孩子们拿了他们的照片!

只是这结局出乎意料,居然被扣了!

而现在,孩子们面前的那一排照片里,有知名的演员,有世界冠军的运动员,有专家医生,有特级教师……还有陈皓清,有张正义,有江生,王平,有姚晓旭……各行各业的翘楚人物都被他们摆上了,但是没有他们了!

他俩就这么出局了!

“不跟你玩了,掉形象!”殷宁气呼呼的推开佛弥,寂寞的窝在沙发里,“都怪你,孩子们都不喜欢我了!”

骆骁凑过去,挨着他坐下,像个乖巧听话的大孩子,这个安慰奖甚好,殷宁一下子又乐了!

佛弥也一脸戚哀,转身在另一头坐下,看看孩子,又看看自己被推得老远的照片,有点受伤的绝望。

孩子们也不喜欢他了!

可是这怪谁呢?

谁叫这两人一进书房,就会忘掉一切!

佛弥有些郁闷,不知道在生谁的闷气,打了孀的茄子般怏在那里,眼角还偷偷看地上的孩子,想知道他们会抓谁。

可无论孩子们怎么抓,他已经被推出选择范围了。

佛黎爬呀爬,慢慢站了起来,颤颤巍巍的往沙发边走了两步。

骆弥摸摸这个,碰碰那个,就是挑不定,末了往外爬了爬。

佛弥的心中燃起了一些期望,看向骆黎,又看殷宁。

“爸爸!”佛黎喊了一声,扎着手往佛弥又跑了两步。这软糯的小人儿是他的女儿,在喊他找他呢!

佛弥不相信的笑着,一下子从沙发上扑到地上,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兴奋道:“她喊我了!她会说话了!”

两个孩子都会喊妈妈,这可是第一回喊爸爸!

“爸爸!”佛黎又喊了一声,在佛弥的怀里,扒着他的肩膀,攀着他的脖子,不放手。

“爸爸!”骆弥也喊了一声,并将手中的照片摔得噼啪直响。

两个孩子居然都会喊“爸爸”了?!佛弥喜不自胜,殷宁和骆骁也从沙发上跳起来,逗着让骆弥再喊一次。

骆黎一脸古怪的看着三个男人,怪了,孩子喊妈妈的时候也不见他们这么高兴啊!

“爸爸!”骆弥又喊了一声,将手中的照片甩给骆骁。

骆骁拿着照片一看,笑出声,“殷宁!”

佛弥一看,果然儿子拿的是殷宁的照片,顿时嫉妒的说不出话来,只溜圆眼睛瞪殷宁!

“爸爸!”骆弥喊着,往殷宁身上一扑。

殷宁还没蹲稳,脚下一个趔趄,被撞翻了!他趁势把自己弯成一只小船,抱着怀里的小人儿来回晃荡,惹得孩子哈哈大笑。

还真是喊殷宁的?!

佛弥越发不痛快,嫉妒得直撇嘴,一手抱着女儿,一手将儿子从殷宁身上拽起来,顺便踩了殷宁一脚,恶狠狠道::“叫你欺负我,我儿子给我报仇了!”

骆骁自然不肯让他踩殷宁,一转眼三个大男人和两个孩子摔成一团。

什么玩意儿们!

骆黎无奈,把两个孩子从三个大人堆中翻出来,一手一个抱着,丢下地上那三个转身走了!

“师爷爷等着咱们呢,不跟他们一起瞎混!掉份儿!”

(全文完)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