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1-10 01:38|字数:3455

第二十四章

说话的功夫,厨房里传来了饭菜的香味,见殷宁回头,骆骁立刻丢下佛弥,过去帮忙端菜摆桌。

不过一个眼神的交流,他就心领意会,果然是日子里的小浪漫。

虽然微不足道,留心的人却会发现爱,到处都是满溢的爱。

“……”佛弥看着这群人在他的地盘跟在自己家一样,游刃有余,反而显得他像是个客人,他已经完全明白骆骁那话的深意了。

他确实一个人野太久了,长久以来他都是吃食堂,学校的食堂,项目部的食堂,会所的食堂……他都不知道怎么过日子了,也忘记家里没有食堂,只有厨房,是要做饭才有得吃的。

而类似这样的小细节,他忽略的太多了。原来一直以来都只是他在享受着和骆黎在一起的舒适生活,他却从来没有注意过她的感受。

说好的给她撑起一片天,他却没能兑现,反而洋洋自得忘乎所以。

难怪张姨说他傻,是个傻孩子!

骆黎没有睡很久,大半天没吃东西,她饿醒了,下楼看到佛弥站着发呆,她有点担心,急切的看着他。

他听到声音,转身向她伸出手,要扶她下楼。

“……”一个小小的动作,骆黎却很有些感动。

这楼梯她走了十几年了,头一次有人扶。虽然她可以自己走,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可这感觉不同。这么说或许有些矫情,但是只这一件小事,她突然就觉得心情很舒畅,这是被放在心里,捧在手心的感觉。

日子应该是怎样的,骆黎并不清楚。三爸三妈的相处总让她觉得恐惧,父亲一门心思都在公司上,一直一个人,家里的保姆见缠父亲无望,竟然将主意打到骆骁身上。

该怎么保护弟弟呢?这曾经是她人生的主题。

可佛弥不一样,他把她摆在被保护的位置上。

她很开心。

“傻瓜!”看她的反应,佛弥越发自责,他一直以来都做的不好,所以只是这么一件小得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的事,都让她欣喜,他真是太糟糕了!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张姨说孕初多休息,不让骆黎善后。没有被这般关爱过的人,红着脸坐在沙发里,想起从大清早就开始吐,她还没看报纸,佛弥便去门口取报,道:“没什么新闻吧!”

可是刚翻了一页,他就哑了。

“……”骆黎发现不对,接过去看了一眼,也哑了,半晌才道:“我真的不认识。”

殷宁也凑过来,看着第二页那一整版的祝福,也是一懵,指着一个名字,道:“这个梁西林,难道就是东远的那个病秧子梁西林吗?威武系列的创始人?”

“除了他没有别人叫这个名字了吧!”佛弥无语,这热度蹭的真溜!他指着另一个名字,道:“这个江大生,是个律师,就是这一次合作的那个。”

殷宁了然了,佛弥说的是那个文物盗窃案的后续工作,看来这一页都是和佛弥打过交道的有缘人。

然而,他盯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哭笑不得,嘲道:“难道晓旭师姐也蹭热度?”

佛弥摇头。

别人先不说,那么低调的师姐肯定不是蹭热度的人,那个向来和陈皓清齐名的梁西林,也不是个需要蹭热度的人,至于那个炙手可热的江大生,更是个性子十分古怪的家伙,他就算蹭热度,也不会是在这种省级报纸上!

二人对视一眼,一致认定,这一版的人,很值得研究一下!

“……”卜方拿走报纸,看了半晌,道:“……原来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就是你们俩呀!”

“……”骆黎看佛弥,万分委屈,他们没有闹啊!

“别说人家了!”江生收拾完厨房,和张姨一起回到客厅,道:“咱们那时候才是闹,他们这是人缘好!”

“江江说的对,你们就是人缘好。”张姨坐下,让江生也坐下休息,道:“不知道我那两个破孩子什么时候结婚,真讨厌他们啊!”

“……”这话谁都接不了嘴,关于陈皓清和张正义什么时候结婚这个问题,至少在场的几个人都开不了口。

骆骁最后从厨房走出来,见骆黎和佛弥坐在一张沙发上,师兄和学长坐在一起,张姨和殷宁各自单独占一张沙发,旁边还有一个单座。

他走过去,坐在殷宁身边。见张姨看他,显然她没想过他会坐到那里。

骆骁抬脸冲对方笑,“张姨,你跟我妈似的,虽然我没见过我妈!”

这话在场的人都明白,他不想对她隐瞒,无论是他和殷宁的关系,还是他对母爱的渴望,以及他对张姨的喜欢。

“这傻孩子,真讨人喜欢!”

客人都走了以后,佛弥看着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子一阵欣慰,冰箱里甚至还存了中午骆黎多吃了半碗的汤,他们实在是太周全细致了!

骆黎还是不放心,又看了一遍晚报。确定没有后续消息,才松了那口气。

大年初四拜财神。

大清早,骆黎又喝了一碗汤,师兄送了一碗蒸蛋来,放下他就走了。佛弥觉得自己一定要尽快去拜见师叔了。他向殷宁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并说明希望他们作陪。

可是以骆黎现在的情况,这个“尽快”的难度有多大,他们都知道。

所以殷宁沉默了,说你等等。

昨天也说等等,然后他懵了一天,今天又说等等!佛弥郁闷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殷宁的等等,让他越来越不明白了呢?

他放下电话,去门口取报纸。

“……”

骆黎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这一次登报祝福的全部都是骆氏集团的各级员工,仍旧称她作骆董,底板是那张她低头拉线打结的照片,她的心里淌着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他们想你回去。”佛弥说,“喜欢就做,我不要你为了我,而压抑你自己的想法。”

骆黎沉默了。

回去吗?

快到中午的时候,殷宁来了,身后还有两位中年人。佛弥险些蹦起来,这一看他就知道,师兄到底像谁了!大样像师叔,五关细节却和师娘一模一样!

他怎么也没想到,殷宁居然把师叔和师娘带来了?!

这样叫什么拜见!太失礼了!

殷宁却毫无压力,摆着手道:“师叔师娘平易近人,不立规矩的!你意思意思,心意到了就行。而且师娘特别喜欢孩子,昨天一听说我们问害喜的事,当时就要就往这边来,师叔拗不过她,今天一早出发的。”说着他压低声音,道:“我说他们一家子,因为都是妻控。学长这两天在这边有个活动,所以那俩昨天就来了。”

“……”原来是这样!

师兄是妻控,他看出来了,而且看着眼前这两人,他就知道,师兄是跟师叔学的。师娘话特别多,师叔却不嫌烦,几十岁的人了,一双眼睛却总是从报纸上偷偷溜走,看师娘和骆黎说话。

而殷宁显然和师叔一家都很熟悉,他很清楚他们各自的习惯,捧着本书窝在沙发里,既不搅如两个女人的聊天,也不打扰师叔,见佛弥看他,才抬脸,冲他笑一下,带着点心知肚明的意味。

佛弥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和殷宁不再像以前那样,一挑眉一对眼,他就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了。

虽然殷宁没有变,他也没有变,默契也没有变,可他就是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知道的殷宁至少是大半个殷宁,这才突然发现,那些只是冰山一角。佛弥突然明白过来,以往他们能那么默契,是因为殷宁总是在配合他。至于现在他不知道了,并不是殷宁不配合了,而是因为殷宁给他的,是他未知的崭新。

那种东西叫做生活。

大年初五,骆黎不再过问报纸的事情了,真要来个新春七天乐,她也不能阻止啊。在她的指导下,佛弥蒸了一大碗蛋,两人吃得十分开心。

师娘又来了,只是这次师叔没来,和师娘一起来的是另一位瘦小的中年妇女,说是江姨。

根据他们的习惯,佛弥已经猜到了,这位江姨是学长的母亲。心里偷乐了一下,还好不用称呼师娘作“卜姨”,这个有点可怕!

两个母亲却像是听到他心里想什么,笑笑的回头白眼他,师娘道:“要不你问问骆黎,将来她是愿意作骆董,还是佛(bi)姨,佛(fu)姨或者,佛(fo)姨?”

“……”这个才是最可怕的!佛弥当场就要当机,师娘不愧是坚持教学一线几十年的人物,反讽给力,直戳要害,简直太彪悍!

两位母亲离开的时候,骆黎和佛弥送到门口,两人都被站在车门口的人吸引了目光。

“……男神啊!”骆黎道。

“原来老书记是学长的父亲!”佛弥后知后觉道:“原来陈皓清那天的电话是打给学长!”

“我已经对陈皓清的交际圈惊讶不起来了!”目送那一车人离开后,骆黎转身,陈浩请这个人,就算有人拍到他和美国总统喝下午茶,她也不会认为那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道:“张正义的圈子又会是什么样的呢?我更好奇这个!”走了几步,她发现佛弥并没有和她一起往回走,扭头看他。

“骆董……”

“?”

“骆总?”

“……”

“骆黎。”

“亨伯特!”骆黎应了佛弥的呼唤后,自己先害羞的笑了。这样子有点傻气,可是她突然觉得很有趣。

她是他的骆黎,他是她的亨伯特啊!

“骆黎!”佛弥张开手臂,回应了这一句呼唤。

而回应他摊开的手臂的,是骆黎小跳了一步,扑进他怀里,又喊了一声:“亨伯特!”

佛弥又喜又惊,吓得赶紧道:“可别跳了,他们都说初期不能跳!”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张姨带着两个帮手来了,佛弥原以为只是什么熟人推荐的搭把手,因为当时张姨说了,一个负责做饭,一个负责打扫。

可看了齐全的证书佛弥才发现,两位都是业界的大佬。姓李的那位是一位营养师,专门做孕期营养健康以及婴幼儿辅食的达人,退休之前,她的本职是产房护士!而姓赵的那位则是一位已经请不到的口碑很好的老家政。不愧是张正义的母亲,这交际圈子简直了!

如此一来,他就放心多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