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8-12-08 15:14|字数:3476

“陈总……陈总……”骆黎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十分绝望,她那一声呼唤对方终究没有听到。她只好再次抬头,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年轻人笑,带着和那张脸万分不符的谄媚:“骆黎……你还是那么好看……”话还没说完,他盯着挡在自己眼前的手掌,乖乖闭了嘴。

偷偷将自己的双手背到身后,他心里却想着,她的手真嫩,握在手里不知道会不会像豆腐一样,稍微用点力就碎掉。

骆黎哪里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见他又要作怪,她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平光镜,她头疼。

为什么会是他?

当然,关于这个问题,佛弥来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他就是陈氏集团派来的效果总监,负责此次汉文化主题影视基地建设的考究。

而骆黎作为基地建设承接方的负责人,她今天的头等大事,就是和陈氏集团派来的效果总监敲定影视基地建设方案的基础事宜。

这也就是说,及至陈氏验收之前,所有的考究、效果都是眼前这个人签了才能做,签了才算过,签了才能交……

可,为什么是他!

当然,陈皓清刚才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因为佛弥专业功底厚,经验丰富,熟人介绍,他很放心。

可骆黎不开心。

她很不开心!

然而,她虽然不开心,却不能不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为了公司,她忍!

“骆黎,我明年就毕业了……”佛弥又笑了一下,见骆黎翻眼,他缩了一下肩膀,受欺负般怯懦半晌才又道:“陈总这个影视基地是前所未有的构想,以还原为中心。上一次邻县的阿房宫修复就是我负责的,殷佬年纪大了,又给他推荐了我。我主攻秦汉建筑,这是我……”

佛弥这几句话解释的很清楚,于公于私他都是最佳人选。可让骆黎惊讶的是,那个熟人居然是殷佬!

他越说声音越小,十足十受气小媳妇的委屈模样,看的骆黎抓狂,我还什么都没做呢,你犯得着吗?

忍?那是什么鬼东西!

骆黎一拍桌子,成功的暴走了情绪:“弥勒佛你个戏精!又摆这副样子给谁看?”

佛弥,二十六岁,人称弥勒佛。他打小面白瘦软,一副柔弱可欺的模样,可事实上嘛,呵呵,坏透的内里和光鲜的外表总是最佳拍档,简直南辕北辙!他就是披着羊皮的狼,扮猪吃老虎的典范!

要说骆黎讨厌什么,她首先想要掐死的,就是那个拐走她唯一的弟弟的毒虫殷宁,即熟人殷佬的独子,然殷宁也只能排第二。她眼前这个在人前示弱装可怜,人后就欺负她的佛弥,才是第一!

两人都是伪装的高手,一个是装得清高,一个是伪的软弱!

所以即便佛弥已经被岁月晒黑了,好吧,他其实还是很白,只是相比以前略微深了一点点而已……可骆黎依旧耿耿于怀!

平心而论,佛弥长得很标致,剑眉星目,貌若潘安之类的词往他身上按绝对没问题。齐腰的长发乌黑亮丽,发质不比骆黎的差,比广告模特的还好!再配上他那张迷惑众生的脸,以簪挽髻或者簪花马尾,甚至别个花钗cos个祸国殃民的古装美女美男什么的,整个一活西施。

当然这也是他伪装的资本。

可她一想到那头长发存在的原因,又膈应得直哆嗦。

他哪里像正常人!

关于骆黎第一讨厌的这个人,如果说她第二不喜欢的是他这张妖娆的脸,第一不喜欢的就是,作为弥勒佛,佛弥他居然一点都不胖,并且从来都不胖。

如果佛弥只是瘦高像竹竿就算了,偏偏他还和竹竿一样脆弱!

想当年她拉着这根竹竿救场上了篮球场,他却毫无征兆发出“啪”的一声,在抢篮板的时候被骆黎碰了胳膊,断了!

就这么断了!

没错,就是断了!

这事儿着实让骆黎恐慌了很久,那之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她做梦都是自己稍微没控制住,喘了稍大的一口气,梦中的佛弥就像刚出土就被氧化的兵马俑一样,转眼就成了死物!

这正常吗?

当然不!

所以她再也不敢和佛弥靠近,远远的看到他,她就像见了猫的老鼠,见了警察叔叔的小贼,像一尾遇见大鲨的小小的鱼,立刻拐弯绕道。

这绝对是心理阴影!

佛弥被吼了,依旧笑嘻嘻的,如沐春风。他没脸没皮的闪着那双好看的大眼睛,小刷子一样的长睫毛不拉不拉的刮,显得无辜极了。

可这湿哒哒的星星眼没能闪几下,再次被骆黎挥苍蝇一般阻挠了。佛弥见这一计也无用,只好收起那副私下做派,换了张脸一样,突然一本正经道:“好了骆黎,这可是工作!”

“噗!”骆黎喷了咖啡!这绝对不是她没修养不懂礼,实在是这么正经的话偏偏从这个最不正经的人嘴里说出来,用来告诫最最正经的她!

需要他提醒吗?说的好像她很不专业一样!这简直是在质疑她的能力,怀疑她的本事,否定她业界头号女汉子的地位!

无论如何,骆黎看佛弥就是两个字,不爽!

于是当天晚上。

“行了姐,哪儿有那么多不爽!”骆骁难得回一趟家,却发现他那个了不得的姐姐又在飘窗喝酒。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太久远了,骆骁已经想不起来了,只记得他那个坚强的不得了的姐姐会坐在飘窗喝酒,只有一个原因:男人。

既然如此,作为她唯一的弟弟,自然要相伴左右的。所以,骆骁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安静的坐在姐姐对面,陪她一起看窗外的路灯,瞅着氛围刚刚好的时候,劝道:“你要坚强,拿出专业精神,不能让他在工作上瞧不起你!”

话虽然这么说,可骆骁也知道,这一次有点特别。

每当事关弥勒佛的时候,就不能按往常的经验来办事,因为这个弥勒佛吧……

关于弥勒佛这个人物,骆骁是知道一些的,那是个自从他们姐弟二人从老家转学过来,就存在骆黎身边的奇男子,并且像一尊沉重的佛像一样,屹立不倒。

作为被骆黎拳打脚踢长大的弟弟,骆黎一身暴力手段,骆骁最清楚不过,可她愣是不敢对他使!

这就更奇了。其实真讨厌不搭理就行了,回避算个什么事儿!可骆黎从来只是冷笑一声,不解释半句。

所以骆骁并不认为“讨厌”是骆黎困惑的真正原因,那么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他敢!”骆黎忽然喊了一声,想起什么,气呼呼的蹬了骆骁一脚,含糊道:“都怪他……”

“……”骆骁哭笑不得,那年他离家以后,骆黎就没有再提过那件事了,他以为就此翻篇了,没想到她还记着。

可弥勒佛要和她一起工作这件事情和殷宁有什么关系啊?隔了十万八千里呢,这不是城南发脾气,城北躺枪吗?

“姐……”骆骁撒了个娇。

骆黎只翻他,却不再蹬了,到底还是心疼弟弟。她问骆骁:“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不等他回答,她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摆手不让他说,示意自己明白。骆骁回家一个月一趟,这规律一直没变,简直比女人的姨妈还准。如果他突然出现,就说明殷宁外出有事,离这儿不远,过一会儿,他就会找个代驾把车开到家门口,来接他。

而殷宁打电话之前这点时间,正是他们姐弟俩谈心的好时候。

骆黎道:“你知道他有多讨厌吗?”

“你说……”骆骁还没说完,骆黎照旧先冷笑了一声,听得人毛骨悚然,瘆得慌。

“想当年,我刚转学。我,作为一名从偏远地界来大都市的小丫头片子,正惊惶无措的看着这个花花世界……”

骆骁心底呵呵两声,学中文的就是不一样,初来乍到而已,怎么就叫她一说跟进了一趟山,看见树上的猴子,就颠覆了以往的认知:“哇,原来猴子不是住在假山上的”一样了!

十一岁的骆黎,作为一名从刚进城的转学生,报道那天,她满怀期待,兴奋异常,她特意编了两条大麻花辫子,在他们黄土高原上,这就是最标准的好学生装束。她还偷偷用红纱巾在发梢处打了两个漂亮的蝴蝶结,用偷偷二字,是因为父亲和骆骁都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她很自信能给新同学留下个好印象,从此她可以和小伙伴们和平相处,互相帮助……

然而那些美好愿望,就像阳光下的肥皂泡泡,没有太阳就黯淡无光,小风一吹就支离破碎,在一声呕吐中消失殆尽了。

骆黎很惊慌,可那个孩子在吐!

她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同学们的目光却在两人之间徘徊不断,教室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除了呕吐声,可骆黎就是看到了空中飘荡的那句,所有人都在说的话:“你吓到他了!”

她没有啊!

老师也很好,没有责备她,只是……

老师只是丢下她一个人在讲台上,照顾呕吐的人去了:“佛弥,你还好吧?老师送你去医院……”

“老师,新生……”

“你看你这孩子,还管什么新生啊,让她自己玩去!”

“……”骆黎呆呆的站在讲台上,这话她懂,她不受欢迎,在老家的时候,三妈也是这么对三爸说的,孩子们要散养,别管他们,让他们自己玩去……所以才有了后面那些事……

骆黎木若呆鸡。

她没能留下好印象,大家不喜欢她,连带她期待的和平相处,互相帮助,认识新朋友什么的全都成了海上的泡沫,这让她不安极了。

可那个罪魁祸首却仰着白净的小脸,冲着她笑了,“我是佛弥,你叫什么名字?”

多好看的小朋友呀!

骆黎看着小天使一般的笑脸,天真的以为这是友好,立刻在脸上堆了个笑。她不知道这是迎合讨好的笑,只知道自己也是好看的孩子,这么笑,大人们都会夸她,都会喜欢她,她道:“骆黎。”

“哈?”

“骆黎。”骆黎以为他没听到,怯生生的继续害羞笑着,大声回答,然而,她后悔死自己的天真了!

“哦……”佛弥已经不吐了,而是往桌子上一趴,翻着那双圆溜溜的黑眼睛,扫描一般从头到脚将骆黎打量了好几遍,看的骆黎颤栗不安,才懒洋洋道:“你以后叫我亨伯特。”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