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高考迎头一闷棍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8-12-06 08:45|字数:2596

那年高考,首先考的是语文课,语文是我的强项。当时,我暗暗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争取考九十分以上,因为学校三次模拟考试,都是这个分数,试题也较难,从外市重点高中拿回来的试题。靠语文和地理课往上提分,以弥补政治课的不足。

谁知开考时,语文迎头来了一闷棍,打得我六神无主。考完语文后,我恨不得把手腕上那块手表摘下来扔掉,以解心头之恨。说归说,可手表不能扔,借别人的。

也许当时太想把语文考好,语文才考砸。事情往往是这样,太认真了,有时候会导致扭曲。

开考前,突然心血来潮,跟县城一个同学借了块手表,想在考场上把握下时间。这个同学家里给找下工作了,不参加这次高考。不过,该咋说咋说,得感谢人家的支持,要怨只能怨自己。

那天上午开考后,我把语文试题看了看,其中基础课六十分,作文四十分。作文是把作家何为的散文《第二次考试》改写为《陈伊琳的故事》,要求八百字左右。

考场上静悄悄的,涉及命运的考试,不管县城中学的,还是各公社中学的考生都全力以赴,对农村学生来说,除当兵之外,现在又增加了高考这条出路。虽然两条途径的希望都比较渺茫,但毕竟散现出一丝希望的曙光。

我认真答着试题,为了心中的目标,语文考试是提分的科目。选择题、古文翻译题、填空题……一丝不苟地解答。我座位后边是不认识的考生,可能是哪个公社中学来的,有一个女考生见我在试卷上写的比较多,悄声说想看看我答起的题。这个考生的胆子不小,考场纪律这么严格,两份卷子都没收了,你这不是要我的命?我没答应,继续答题。这时,我匆匆看了看借来的手表,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改写作文吧。

这时,一位考场监考的老师轻轻提醒大家,“同学们,还剩十分钟时间,尽快答题啊。”

一听老师说还剩十分钟,我的脑袋嗡地响了一声。“还剩十分钟?”我看看手表,心慌起来,啊呀,四十分的作文难道要打水漂儿?赶紧写!谁知屋漏偏遇连阴雨,拿笔的手却抖了起来,不听使唤,越想快却越慢。

“还剩五分钟。”监考老师又说了一声,催命啊!

我基本上呆啦,觳觳觫觫又写了十来个字。

“停下,时间到。把试卷放在桌上,离开考场。”监考老师满脸严肃。

我无奈地看了看我的作文,上面不到五十个字。不管写得好不好,字数就差七百五十个。不能动笔啦,我看了看手表,心里感叹着:“你呀,害了我!”

恼狠狠地走出考场后,我从手腕上摘下手表,想摔却装进了口袋。考场打乱了考生,分开坐。一肚子苦水无法倾诉。这个考场上没有我们班的同学,倒霉,真特么倒霉!我在心里暗暗说。

回学校的路上,遇见我们宿舍的两个同学。一个同学问我考得咋样。我说考砸啦,作文写了五十来个字。

“不是吧?”另一个同学不相信我说的话,疑惑地问:“你是打埋伏吧。”

“打啥埋伏?看错时间啦。”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块手表说。

一个同学接过手表看了看,问道:“咋这手表不走啦?”

“是?”

手表停摆。是看错了,还是手表忘了上发条?上了发条,才能带动手表的齿轮,否则,就慢,就会停。以前,没戴过手表。在高考这个节骨眼上,手表给我开了个玩笑。

“拽他妈的蛋!”我骂了一句,但不知骂谁。本想开门红,谁知来了个一抹黑。不管咋样,时间没有掌握好。

下午考试完,我闷闷不乐,低着头回学校,路过一家商店门前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抬头一看,是我们公社高中的班主任胡老师,胡老师还是我们的语文老师。这次,他带着公社高中其他同学来县城考试。他说:“听说你语文课没考好?”

我点点头,沮丧地回答:“基本没写作文,才五十来个字。”

“是吗?基础课考得咋样?”

“基础课还不错,估计在五十多分以上。”

“这就行。还有几门课,好好考,不要受语文课的影响。”说着,胡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

胡老师以前是个右派,发配到我们那里教书。他比较器重我的语文。在公社高中念书时,我们经常参加生产劳动。有时候,胡老师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我一摞作文本,说:

“明天咱们班劳动,你就不用去啦,在家里批改一下这些作文。”

我看了看那些作文本,有点心虚,“这咋行?都是同班同学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改吧。说实话,你现在的语文,相当于大学中文系一年级学生中等生的水平。”

见胡老师给我戴高帽,我说这不可能。

“嗨,那些推荐的大学生,我知道。你不要有顾虑,认认真真地批改这些作文。你在市报社发表过作品,这是真本事。你说,咱班谁发表过?”胡老师给我打气。

我说那就试试吧。

“好的。”胡老师嘱咐我,“这事不要跟其他同学说。”

我点点头。

以后班里劳动时,我就断不了趁这个机会打帮胡老师批改作文。

如今,在自己敬重的老师面前,最拿手的东西竟然变成了最砸锅的,烤糊啦,不好交代,面子上多多少少有些难堪。

胡老师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用再纠缠语文的事啦。这样说吧,你即使没有写作文,估计比其他同学的分也高。我了解了一下,这次语文的难度比较大。你可能在基础课上花费的时间太多,再加上看错表……明天好好考,考了再说。”

我说:“行。”

“我们在县招待所住,我走啦。”

望着胡老师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有些湿润。

高考结束了。

晚饭后,宿舍里的同学们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继续说着高考的话题。

我说:“这一年,饿就不说啦,单凭这一年每天晚上挨臭虫咬,老天也该让咱们考上大学。”

“是的。”

“对。”

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赞同我这个说法。

一个同学说:“从明天起,就不用臭虫伺候咱们了。”

“不管考上考不上,咱们在这沙家浜住了一年。明天就要回家啦,到时候看行不行。”田志贤说。

“对。咱十八棵青松滚战了一年。至于考试成绩……最好行。”

“行!”同学们仰着脖子喊道。

这时,宫海斌站在大通铺上。他开口唱道:“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其他同学都看着他,只见他的腰间别着个小笤帚当手枪。他学着舞台上指导员郭建光的一招一式,一边无拘无束地唱着,一边做动作,一手叉着腰,一手慢慢举过头顶。

见他学郭建光,有的同学赶紧拿着笤帚有节奏地敲脸盆,有的同学用嘴巴模仿着轰轰的打雷声……

大家都接着唱,放纵着自己,反正高考已经结束,行不行不是眼前的事情,等阅卷后才能知道结果。于是,大通铺上一棵青松,加上地上的十七棵青松,变成一片郁郁葱葱的青松林。我们宿舍里,高亢的唱,激情的唱,汇成一股滚滚的洪流。

“要学那泰山顶上一青松!

挺然屹立傲苍穹。

八千里风暴吹不倒,九千个雷霆也难轰。

烈日喷炎晒不死,严寒冰雪郁郁葱葱。

那青松逢灾受难,经磨历劫,

伤痕累累,瘢迹重重。

更显得枝如铁,干如铜,

蓬勃旺盛,倔强峥嵘,

崇高品德人称颂。

俺十八个伤病员,

要成为十八棵青松!”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