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8-10-29 08:53|字数:1625

黄龙岗(小说)

岳峻

(一)

远远的那个山头叫不来啥名字,站在我们村的饭场上抬头就能望见。那个山头上长着一棵树,也不知是棵啥树。记得小时候看过越南抗美方面的电影,小伙伴们就猜想那估计是棵椰子树,椰子里的水吱吱得十分好喝。我们玩耍时口渴了,常常会望着那颗椰子树解渴,咕咚咕咚……肯定很是过瘾。

也怪,这样的场景还真体验了一把。初中刚毕业,没能上高中,我先到这棵椰子树下喝了多半年的“椰子汁”。

来到黄龙岗后,才闹清楚那棵树并不是什么椰子树,而是北方常见的一种松树,尽管它远望起来有点像棵椰子树。椰子树起码是长在海南岛那类地方,而不可能在我们北方这里。

初中毕业那一年,由于当时上学是推荐制,我没机会上高中。先在村里一个采石场干活,后来随着采石队人员正好来到那个长着“椰子树”的山头下干活。听石蛙村的人说这座山叫黄龙岗。当时,我心里好笑,原来“海南岛”离我村不远,说起来也就五六里路。

黄龙岗下面有条大土沟,这条沟的名字说起来听起来都有些晦气,叫“死孩沟”。据说早以前村里谁家的小孩夭折了,就来这里找个地方浅浅埋掉。夜里,狼就不客气地挖出来饱餐一顿。

自从我们采石队来到黄龙岗后,第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死孩沟里的野狼跑得无踪无影,每天采石场轰隆轰隆的炮声,来来往往的汉子,早吓破它的狼胆。

多少根旗杆分别插在死孩沟的高处,红旗让西北风一吹,呼啦啦飘响。而我们的口号好像更响亮:“炸平黄龙岗,填平死孩沟,造地八百亩,脱皮掉肉心也甘。”初中念书时知道点写诗最起码要押韵的知识,这样的诗喊起来顺口些好听些。而这个口号听说是造地专业队总指挥、营长黄大狗写的诗歌,又作为拟定的口号,命令各连各排每天早晨开工前要喊上一遍,用以鼓舞士气。这口号顺口不顺口倒无所谓,主要是这几句话喊起来有力度,有时代感,有气吞万里如虎的气势。

我当时在五排。那天早晨,我们五排长站在一块石头上,举起右拳,表情严肃,带头宣誓:“炸平黄龙岗,填平死孩沟,造地八百亩,脱皮掉肉心也甘。”我们排里的都站在下面,四十多个人大嘴一张,排山倒海,声震九霄,把排长喊的话重复一遍。

死孩沟的狼不用说被采石的炮声撵走,单凭我们每天早上喊得这口号,它就得把它多年主人的位置乖乖给让出来,滚得远远的喝西北风去。

开工后的头天早晨,五排长让我和邻村一个小后生回连部食堂担饭,每人担二十多盒饭,工地离食堂有二里多路。

回来的路上,聊天时才知道这小伙叫关公魁,比耍大刀的关公多了一个“魁”,这名字厉害。不管厉害不厉害,如今我们都是担饭的,地位一样,待遇一样。我俩聊着聊着,见路边土塄的酸枣树上挂着许多红丢丢的酸枣。两人嘴馋,就爬上坡每人摘了一口袋,等有闲空再吃。然后,急忙小跑着赶回食堂,把摘酸枣耽误的时间补回来。等我俩匆匆吃罢饭,这时候大师傅们已经在饭盒里舀好了糊糊饭。我俩担着饭来到工地,民兵们又干了一会儿活,排长才命令大家吃饭。

大伙儿端着饭碗围成几个圈儿吃。早饭是糊糊饭,俗名是撒(一种小米加玉米面合成的食物)。采石场上,立刻被一片“呼噜呼噜”的声音所笼罩,人们赶紧吃,再迟些饭就更凉了,有的干脆省略了嘴里诅嚼的程序,直接从喉咙里往进灌。

趁他们吃饭的空儿,我和关公魁在远一点的地方各拿小石子往没人的地方扔,看谁扔得远。

正扔得起劲,只听背后有人喊:“两小子,过来!”

回头见排长朝我俩喊,排长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俩战战兢兢地走过去,站在大伙儿面前。

五排长的身高大约有一米八,身板子厚实,二十七八岁左右,坐在地上也是威风凛凛。他说:“嗯!你俩刚才在路上干啥啦?”

“没干啥呀?”排长是我们村的,他弟弟曾跟我一个班念书。我唯唯诺诺地回答。

关公魁站在地上没吭声。

“没干啥?把你俩口袋里的酸枣拿出来。每人几个分开吃了。”

我俩只好把酸枣乖乖地拿出来,给大伙儿每人五六个。

大伙儿嘴里嚼着酸枣,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俩笑。

排长说:“这次就算啦,以后,担饭就是担饭,不能干别的。啊?看看,你俩担饭比别人迟了些。”

我俩赶紧点点头,并保证:“以后不敢啦,早早担饭来。”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