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简影 第6(2)

作者:北莱|发布时间:2018-08-10 07:00|字数:1646

(2)

就这样,睡懒觉的日子结束。我以一个硬邦邦的理由,扼杀了自己多年来豢养的清晨惯性。这理由冠冕堂皇,甚至有点正能量:给“春晚”写歌,我靠!

大约4点半,我拎着吉他,捧着那些资料和笔记本电脑,悄无声息下楼,乘着曙色微明天色,驱车向南,行驶大约20分钟,在城郊一条小河边停下。河流苗条蜿蜒,水草葱茏,两岸林带稠密。它是猛犸河一条支流,名曰叶溪,据说因整个秋季各色落叶铺满溪河得名。晨曦,薄雾朦胧,拣一处林边空地停好车,在河边草地坐下来。就像回到故乡,回到最初。我在试图寻觅远古时代气息。手指拨弄琴弦,让脑中一瞬间蹦出的音符慢慢整合、发酵,暂时忘却了周公解释的那个梦,不管转向何方,不管谁是煞星,不管一蔷或是英樱。身处“沼泽”,平静下来,等待河面上那层淡薄迷雾的散尽……

一天早晨,在南郊一家小店喝豆汁,钟巴赫打电话,问我前几天说的那台晚会准备好曲目没有?下午要给演员开会。

我说:“以为说着玩儿呢,曲目,还真没想好,我这状态,实在不怎么样!”

钟巴赫说:“难不成你也心情糟糕?唉,这台戏总得唱下来吧?”

我答应他下午去电视台。我回到公寓。一蔷不在,我知道会这样。与往日不同的是,这天,茶桌上压着一张纸条。一蔷写给我的:北来哥,这几天见不到你,不知考虑好没有,想好给我打电话。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而且那天还忘记说,房租是要先赊欠的。不必纠结,我随时可以离开。我的微信:JianJian。电话号:133255211……

其实,那天她说起此事,提到房租,我已经没办法说出“不”字了,现在,她说要暂时“赊欠”,我就更不能撵她走了!

冲一杯咖啡,一边喝,视线一遍遍看着手机那一排号码,忽然觉得,它们是可以按照音节唱出来的,我禁不住轻轻哼着它,不断变换着节奏,兴致勃勃的感觉犹如拨雾见日、久别重逢……我是一边哼唱着这组音节,一边拨通它们的。里面不嘈杂,有渺茫似的音乐声。人说话的声音很远,像发自某个山洞。

一蔷大概猜到是我了,她直接说:“北来哥,你说吧。”

她的声调告诉我,她预感我会赶她走。

我说:“我看到你留的条子,想告诉你,尽管住着吧,房租的事别放心上,让你住进来时,压根儿就没想钱的事儿,好吧?”

一蔷哦了一声,我想象不到她的表情。

她说:“好,我知道了,见面细说。”

一蔷声音这时近近的,像贴在我耳边,带一点风声,吹得手机屏幕一丝微热。

电视台。钟巴赫屁股半坐在办公桌角,面如烂泥。

他在打电话。办公室像一个临时办事机构,窗户上涂鸦拌灰,地板上乱堆着书报、录像带、纸箱、器材。钟巴赫用手示意我坐,我看看四周,觉得还是站着更舒服。

他打电话的语气,就像一堆榴莲炒糊在了勺里。听上去,他在跟领导颠三倒四谈钱的事,稀泥似的脸上噼噼剥剥烧着火,火苗倔倔的、硬硬的。撂下电话,他收拾出来两把椅子,我和他坐在窗下。

眼前脏兮兮的窗,像手机屏幕上帖的那层灰色薄膜。外面,青灰色的铁塔,骨架结构纷乱繁密,几乎遮蔽了整面窗子,远处的城市风景奇形怪状,轮廓辨别不清。在我们和窗子之间,在窗子和铁塔之间,在铁塔与猛犸城风景之间,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正随着日光,从大厦边缘与铁塔缝隙间,慢慢西沉。

身旁的钟巴赫,不管他血液里流淌着多少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那个德国巨人的崇拜成分,有趣的是他的外形,其实更接近匈牙利人弗兰茨.李斯特,高高的鼻梁,俊朗的五官,清晰的骨骼,最大区别,是戴着一副舒伯特那样的眼镜。这家伙喜欢喝酒后聊天,抽大量的烟,可以聊一宿,抽一宿。但是在爱情面前,他生性腼腆,没有人知道他爱过谁,爱着谁。他两侧鬓角和下巴都有明显的胡须,但一双手却异常漂亮,不生一根杂毛,同样不同凡响的,还有他的雪白牙齿,极度生气时,牙齿会流血。

此刻,我觉得他就处在气愤的状态,他有些喘,有些气息不匀,还好牙齿没有出血。

但是他先把情绪发射出来了,骂道:“哎呀我操,都是我祖宗啊,真是受不了!”

然后他摸出一盒烟,示意我,我摆手。他点着了,狠命吸,像见到久别的女人的胸。然后说:“会还没开呢,条件先摆出来一大堆,装逼装的,忒狠!”

我糊涂着问:“怎么回事?”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