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 回不去的从前

作者:一泓|发布时间:2018-08-06 13:05|字数:2302

躺下不久,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恍惚中仍感觉是在凌家,在工人房里,小闹钟就放在枕头旁。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响起。

条件反射般,“蹭”地一下爬起来,突觉天旋地转,一下子又扑倒在床上。

手摸到床上的娃娃,才知道是在家里,刚刚是梦中的幻觉。

试着抬抬头,感觉一阵恶心,下床弓着腰走到卫生间,开始大口呕吐。

晚上的面条全部吐了出来,才舒服了一些,看看时间,只有凌晨2点。

上床后,迷迷糊糊刚睡着,便感觉陈阿姨在敲门,在叫她的名字,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用手去撑眼皮,却仍睁不开。

“怎么了?我是怎么了?”意识里艰难地说,口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惠惠,醒醒,醒醒”,陈阿姨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是在车站吧,拥挤的人流,裹挟着她走向一条长长的,潮湿黑暗的地下甬道;

充满暴力气息的房间,男男女女几个人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很豪华的一间屋内,床上一个熟睡着的男人,她蜷缩在床角看着他……

焦灼、恐惧、无助,好长、好混乱、好可怕的梦!

为什么醒不了??

“惠惠,”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哎呀,这么烫。”

“陈阿姨,没事儿,给我两片去痛片,吃下去就好了”,在那个人家,生病的时候就是这样。

感觉是在用很大的声音讲,但陈阿姨似乎听不到,测完体温,把一块毛巾浸湿搭在她的额头上,就掩上门匆匆出去了。

好晕,好难受,“妈妈,妈妈,为什么我这么不幸啊?!”心里不停地问,像在哀鸣。

恍惚中不知过了多久,陈阿姨带着一个人走进来。

“惠惠,惠惠”,那人叫着她的名字,拉过手开始搭脉,混沌中记起这个人,沈叔叔,他是爸爸妈妈信任的医生,家里人生病都是他来诊治的。

陈阿姨和沈叔叔说了好多话,但,她都听不清。

“惠惠,好孩子,叔叔给你开点药,吃了就好了。”沈叔叔来到她眼前,声音清晰了些,却仍遥远,但也能感觉出那种长辈的慈爱一如既往。

恍惚中眼前现出冯乡长、二哥还有凌恒的脸,沈叔叔跟他们的年龄都差不多,可,那些人却那么对待她……

门卫叔叔,陈阿姨,沈叔叔,善良、慈爱,这都是她曾经心目中对于人的全部概念;但现在,人的概念里却添了那么多欺骗、暴力、淫邪、残忍。

如果,不知道,不遇见,不经历这些人和事该多好啊!

如果……

真的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还是从前生活在这个家里的那个纯洁单纯、不委屈求全、不曲意逢迎、不被人打骂,不被人轻蔑的好女孩。

回到家,回不去从前。

每天,陈阿姨把成袋的药液温热后端给她喝,一日三餐变着花样做有营养的饭菜,看着她吃下去。

对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待之像女儿的孩子,陈阿姨疼惜之情溢于言表。

只是,经历过那么多,即使面对疼爱自己的陈阿姨,都有一份胆怯和小心。

“惠惠,人这一辈子都得有个三灾六难,俗话说‘三穷三富过到老’,遇事得往宽处想。”也许能感觉得出这个孩子受过很多的惊吓和刺激,陈阿姨经常现身说法地开导她。

“就像阿姨,我1978年考上的大学,那时大学生特别受尊重,到哪儿别人都高看你一眼。毕业后分到东北一家工厂里画图纸,十多年后工厂倒闭,我失业,孩子他爸也下岗,有时我连给孩子交学费的钱都没有,亲戚朋友都不再来往,那时连活下去的信心都没有了,就想死了一了百了。”

想起自己将铜丝插进电源口的决绝,那就是一了百了吧,看着陈阿姨,眼睛湿润了,“陈阿姨,为什么人活着那么难?”

“傻孩子,你还小,可别乱想,记住阿姨的话,啥事都会过去。当年我儿子高考的成绩,复旦都去得上,可因为家里没钱,去了国防科技大,孩子争气考上研究生,毕业后分到省军区,现在每月都给我寄2000块钱……孩子,人这辈子别怕遭难,到我这个岁数就知道,命运让你失去多少,就会给你补偿多少。”

补偿?没想过要补偿,只要不过那样的生活就好。

毕竟年轻,在陈阿姨的悉心照料下,不到10天的功夫,气色就恢复了许多,体重增加了5斤,脸也变得白皙红润有光泽。

每天都呆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的房间,足不出户。

只有在晚上,天色完全暗下来,会端着一盘子猫粮到门口,给小虎他们吃。以前喂养的几只猫,只有小虎和球球还在,其他的都不见了;但也有几只新加入的,一样可爱。

爱这些流浪的喵星人,希望他们都得到善待……

放在角落里的书包,打开来,看到离家那天学校发的题单,只做了一半……

那一天,记忆里的那一天,那么乱,警察说着她不懂的话;妈妈暴怒的脸;还有老师同学不解的眼神……

有些事,到现在,她都不太懂。

“惠惠,跟陈阿姨出去走走吧,别老是闷在屋子里。”

陈阿姨又在一楼叫她。

“不了,陈阿姨,我想做会儿功课。”出了自己的房间,站在楼梯口回应。

“也总不能不出屋吧,这孩子啊”,陈阿姨自言自语,轻声叹息着出门了。

不想出去,因为怕见到人,对有人的世界好恐惧;即使是白天,也悄悄地把房间门反锁上,有时,很想弹钢琴,也会等陈阿姨出去才弹一会儿,会感伤,手指笨了,不灵活了……如果可以的话,想一辈子都呆在房间里,再也不去外面,不见任何人,不让任何人触碰自己的身体。

以为陈阿姨没有发觉,因为,只要听到陈阿姨上楼的脚步声就会把门锁打开,出来打招呼。

其实她如惊弓之鸟一般的紧张无措,还有消沉,自闭,陈阿姨都看到眼里,也疼在心上,她不知道在这个孩子的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让她即使面对自己时都显得胆怯。

后面的几天,陈阿姨极少上楼,也是不想再惊忧她。

在电话里,陈阿姨把察觉出的不对,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远在澳洲的女孩父母,她的本意是想他们和自己一样心疼,一样多些关爱给孩子。

跟父母通了一次话,听到爸爸妈妈的声音,眼圈马上红了,声音也变得哽咽,她不想这样,不想让父母看出自己的不对,想控制却控制不了……

可妈妈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回来了?!”

这又让她紧张无措,嗫嚅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时间一天天过去,心里也越发惴惴不安:爸爸妈妈该回来了,会怎么样啊……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