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担一点社会责任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9-03-30 11:53|字数:1709

分担一点社会责任

——写在《二十四碗水》之后

2018年7月,拙作《二十四碗水》一边写一边在某小说网站发表,总算了了一件心事。一位青年记者觉得这部中篇小说还不错,就发挥他的特长在喜马拉雅录制了有声小说。

记得上小学时,学校邀请村里一位大叔来校给我们忆苦思甜,讲述抗战时期他被迫给鬼子炮楼挑水的事情。当时,鬼子为了他们吃水安全,强迫大叔每次把挑回来的水都要喝上两大碗,一只水桶一碗,以检验水里是否有毒,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不能幸免。

这部中篇小说便以鲁大山挑水为线索,以其为视角,叙述了日本鬼子侵华期间烧杀掠抢、丧失人伦,无恶不作的罪行。

一次,鲁家庄老爷岭炮楼上的鬼子去某县某山村“扫荡”,没有抓住八路军伤病员,竟恼羞成怒,用刺刀、军犬逼迫全村男女老少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乱.伦,以此羞辱别人,发泄**……最后把村里的房子化为灰烬。对这起惨案,当地县志也未作记载,几乎被尘封半个多世纪。在一次采访中闻听此事后,我感到愤然。在写作过程中,我曾给该县史志办主任(也是多年文友)打电话了解此事,这位主任听后予以否定。我讲了当时听取这个故事的一些来龙去脉,打消其顾虑。说:“如果说这事情有啥耻辱的话,完全是侵华日军的耻辱,而决不是你们县的耻辱。”那位主任才说:“那时候,在我县确实发生过这种事情。不过,当地人到现在闭口不提这事儿,他们不想在伤口上撒盐。”但我认为,过去的事情该淡忘的就该淡忘,不该淡忘的永远不能回避。

还有件事在这里也需说明一下。那就是日本鬼子对我抗日军政大学二十余名学生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死亡游戏”。 鬼子抓住这些学生后,对女学生残暴蹂躏,且用刺刀一个个挑死。他们把十余名男学生逮到一片野地上做“死亡游戏”。日伪军排成人墙形成一个“胡同”,然后命令学生一个挨一个从“胡同”这端跑往那端。在远处“胡同”口,两个日本鬼子手握东洋刀,虎视眈眈,对迎面跑来的学生过来一个砍一个。鬼子用这种惨无人道的游戏尝试一番身体在没有头颅的情况下究竟还能跑多远……前面的同学都被鬼子忍地杀害,最后一名学生竟然从鬼门关死里逃生,然而,鬼子是不讲任何信誉的,举枪打死这名学生。

侵华期间,我国有3500万同胞被日寇杀害,这是沉重的一页历史。中国人民为了抵御外敌的侵略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绝非一些抗日神剧中那么悠然自得悠——打着发蜡描着眉毛甚至嚼着口香糖就能手撕鬼子,把日寇赶出中国去。

我们村里的那个鬼子炮楼,当时驻扎着十来个日伪军,由于炮楼地处险要位置,易守难攻。八路军曾借助挠钩绳索等物趁半夜趴上岭去偷袭炮楼,谁知被鬼子军犬发觉,行动暴露,两名战士光荣牺牲。再一个,听说有的游击队员还用短笤帚裹上红布作为“手枪”来进行抗日活动。一次,一个村民在与日军混战中曾夺过鬼子的机枪。他端枪朝鬼子扫射,无奈由于不知机枪还有保险未能打出子弹,而被鬼子杀害。

为了做好侵华准备,日本鬼子很早就把相关军用地图绘制完毕,甚至对一些穷乡僻壤哪里有颗大树哪里有条小河都绘制得清清楚楚。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现在,日本军国主义甚嚣尘上,磨刀霍霍。

反观我们,在有些省市的小学课本,居然把《狼牙山五壮士》、《小英雄雨来》等课文从课本上撤下来,且信口雌黄这些课文已不合时宜。更有甚者奴颜媚骨,为日本鬼子鸣冤叫屈,帮其否认南京大屠杀等事实。还有一些所谓的学者专家以“民族同源”为借口,对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进行恶意诋毁。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自废武功的短视行为或开门揖盗的汉奸做派。

作为一个文字喜爱者,我认为应该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东西写出来,让更多的年轻人清楚我们的过去。当然,这么巨大的任务并非一篇小说而能完成,但为之而努力,心中感到些许欣慰。

在此,感谢老同学张宪平为此篇小说的写作提供了不少鲜活的材料,感谢青年记者侯柯的热情支持。

作者简介:岳峻,山西平定人,山西作家协会会员,1983年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曾出版散文集《黄河,在这里跌断腰》、杂文集《神马都是浮云》、《乌有镇消息》(一、二、三集)等。在网站上分别发表《麻将馆》(长篇小说)、《黑白世界》(长篇小说)、《绝技画家》(长篇小说,与人合作)等。2010年、2011年分别被新浪杂谈评为“十佳优秀写手”、“十大最具影响力写手”。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