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落红尘|发布时间:2018-07-01 07:51|字数:3411

我是在第二天临近下午的时候接到安曲打来的电话。那时,她已经从警官学院那座威严的办公楼走了出来。如她所料,给学院请假并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当安曲站在学院领导办公室里,在向学院领导,也就是她当时的教官,一个区大队长谈到请假的时候,她的言辞变得语拙而口结。

“怎么,你又要请假?”区大队长正在整理一些资料,头也没抬,更没有注意到安曲那刻的脸色。安曲那刻的脸色,由于昨夜失眠和心绪上的焦虑,略显苍白和呆滞。

“嗯!”安曲应了一声。

“是身体不好吗?”

“不是……”安曲刚说出口,本能地又马上驳正过来,“是,是身体不好。”

“那得去医院看看,让医院出个证明吧。”区大队长这时把材料放进抽屉里,才抬起头看看安曲,看到安曲那张苍白的脸,真以为她生病了,“哟!脸色这么难看,真生病了,怎么搞的,是不是老毛病又犯啦?”

两年前,安曲到警官学院才一年多,不知为什么年轻轻的就得了急性尿毒症,患病后不久,病情持续恶化,不做肾脏移植手术,性命攸关。当时就安曲的家庭经济状况,根本无法支撑她做肾脏移植手术,而且安曲并无兄弟姐妹,肾源紧缺,所以加上购买肾源的费用,那真是一笔难以估算的巨额。

这件事学院领导极为重视,经过多方联系,安曲做肾脏移植的肾源终于在北京公安医院那边匹配到一枚,而且那枚肾源是一个公安烈士捐赠的。据说,那个因公殉职的年轻警察是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在一次抓捕凶犯的过程中,不幸中弹,临死前还把她的多处器官捐给了公安医院,希望能拯救更多的人。可是,那位年轻的女警察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这枚肾源居然在几年之后,拯救了一个年轻的警察,而且还是一个和她一样正处风貌年华的女孩,想必她在天有灵也是万分的欣慰。

然而,肾源虽有,但做肾脏移植手术的费用也是一大笔,经过医院初步估算,所需费用大约在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这也是一笔可观的费用。

那段时间,学院为了安曲做肾脏移植手术费用一事,还特定策划了一个捐赠项目,正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捐赠了三十万的巨款给安曲治疗。捐赠人没有留下任何信息,这个惊人的义举当时在学院里成了一段佳话。

安曲的肾脏移植手术做得相当成功,没过多久身体康复得差不多了。身体得以康复的安曲,也许经历了人生中一次生死离别,一次生命的失而复返,一次很多人难以遇到的大灾劫难,事后竟然性情蜕变,不仅在学习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就连体能训练,散打格斗之类的各项科目都名列前茅,一时在警官学院风生水起,谁都知道那个叫安曲的女孩,那个曾经不起眼的黄毛丫头,那个差一点儿就与世相离的未来的女警官,已经取得了很多奖项,多次得到学院的表彰和嘉奖。

然而,这个叫安曲的女孩背后,似乎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个秘密还是和那笔突如其来的三十万巨款有关。同学们都各有猜测和争论,有人认为安曲是个私生子,因为安曲重病之际始终没有见到安曲的老爸出面,那笔钱肯定是她那那个神秘老爸背地里帮她出的,因此不敢公开;有人认为安曲家境也许不错,本来想赖上学院出这笔费用,但安曲的病情不容刻缓,所以转了个弯借了故才拿出那笔钱来的。

所有的猜测也只是猜测,议论终归议论,谁也不会把那笔巨款和爱情这档子事联系到一块儿来。在这个人情日渐淡泊,世风日渐功利的社会里,金钱和爱情似乎永远两不相容,只要是和金钱挂钩的爱情,不知暗地里藏着多少的伪善和欺骗,藏着多少的肮脏和私利。

所以,就连安曲自己,也想不到这笔三十万的巨款竟然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一段丝毫没有过开始,没有过过程和结局的爱情。对她而言,这三十万巨款同样也是一个秘密。当然,不仅是这三十万巨款,在安曲的身体里还放着一枚英魂的肾脏,这枚拯救她生命的肾脏如此之重,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她,她也要做一名优秀的警察。

对于区大队长的问话,安曲思虑了片刻,她压低了声音,底气不足地回答,“也许是……是吧。”话语刚出口,她就有些懊悔了,心里充满了愧疚,她觉得她不该撒这个谎,作为一名警察,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在面对上级领导的时候,都要事实求实地反映问题。然而,她知道,她不撒这个谎,她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请假了。

“那去医院检查检查,真是老病犯了,让医院出个证明。”看到安曲说得支支吾吾,区大队长还是将信将疑,也许是出于关心,所以摇了摇头,“你的肾不是换了吗,不会真犯老毛病吧,要不花了那么多钱不是白花了。”

“谢谢黄大!”安曲还是习惯像以前那样称呼区大队长,“但愿不是吧,可能是最近训练累的吧。”

“嗯!你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真有什么事也好请假。”

“黄大,一定要证明才可以请假吗?”

“必须的!”区大队长斩金截铁地说,然后看了看安曲一副沮丧的样子,又缓和了一下口气安慰道:

“现在我们公安队伍的纪律越来越严了,而且这次培训事关你们今后的工作分配,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警察,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出差错啊!”

区大队长语重心长的话让安曲的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她感觉区大队长好像知道她在撒谎似的。但想到刀艳红他们千里迢迢来找他,而且事关那个曾经救过她叫朗朗的人的性命,安曲还是觉得不管怎样,不管她今后因为此事真发生了什么事,她都要不顾一切地去看看她的恩人。

“行,那我去医院检查,再到你这儿请假。”

安曲心情烦乱地走出院校的办公楼,而此刻她不能告诉刀艳红她就连请个假也那么难,更不能这样拖着,北京之行势在必得,刻不容缓。

从院校出来之后,她的电话骤然响起,电话是刀艳红打来的。

“喂!安小姐,我已经订好了机票,下午三点半起飞。”

“啊!这么快呀!”安曲略显吃惊,她想不到刀艳红这么着急,而她这边还不知怎么摆脱目前的困境。

“怎么?”刀艳红感觉到她的惊讶。

“没……没……”安曲迟迟地说,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行!我准时到机场找你。”

挂断电话后,安曲真的是一筹莫展,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她打了我的电话。当时,我正开着车去县城的路上,一看到安曲的电话,我有点儿意外,也有点儿迫切。

我的迫切,是因为昨晚那三位不速之客的冒然造访,随后神神秘秘地那么急着要见到安曲,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究竟所发生的事儿与安曲有着怎样的牵扯,其实,我很想知道。

再则,我的意外,是因为我和安曲接触的时间不长,关系也颇为平常,她只是一个还未正式批文的实习警官,来到我们所里不到三个月。给我的总体印象,她干工作很卖力,话不多,对人客气礼貌,做事干脆冷静。当然,这些只是我片面的认知,关于她家庭背景,个人情感生活,性格爱好的等等一切,我就无从知晓了。

“童大哥,不好意思,打搅你了!”

“你客气了,小曲!有事吗,我正开着车呢。”

“我有急事找你,你能帮帮我吗?”

“你说吧,我把车靠边。”因为去往县城的公路上雾障很大,路面冰凝,所以我不得不将车停了下来,靠在路边开了应急灯。

“你在省医院有熟人吗?”

“省医院啊?”我很吃惊,“怎么,你生病了,小曲?”

“我……我没病,我有急事去北京一趟,我得请假,但学院那边要有医院证明才能给我假,所以……”

“你想请假病假是吗?”我一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问她。

“是的。”安曲想了一会儿说,“童大哥,你就帮帮我吧,我记得你说过有个同学在省医院工作,你就帮帮我吧!”

接着,安曲简略地给我解释了她北京之行的事由,她的解释显得虎头蛇尾,我听起来似懂非懂,听完她和刀艳红一行人见面后那一段扑朔迷离的故事后,我同样感到吃惊和意外。

很快,我联系上我们那位老同学,他在省医院是个小领导,通过他的关系,给安曲弄到了一张医院证明。这张证明虽然有些虚假,但因为安曲之前在省医院有过病史,所以,我的老同学帮忙也没有违反太大的原则。医院证明上,病情的内容则是模棱两可,但足以让安曲在学院含混过关。

可是,学院并没有给安曲过多的假期,只批准了她一个星期住院观察,并要求安曲一旦有了病情的检查结果,马上反馈给学院。因为,安曲在省警官学院培训期间,她的一切行为和个人安全学院都要负一定的义务和与责任。

安曲行色匆匆,回到学院后,仓促交涉了一些事务,只从宿舍里换了一件衣服,为了掩人耳目,所以没有携带任何行李物品。从宿舍出来,她只身直奔机场。

省城的机场在临近春运期间显得格外拥挤,候机室里人海茫茫,但相比火车站台,这里没有那么繁杂和喧嚣。刀艳红站在机场门口焦急地张望着来往停留的出租车,终于看到安曲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她便迎了上去。

“你怎么才到,飞机就要起飞啦!”刀艳红嗔怪地说道。

“对不起!我办了点事。”安曲没有过多地解释。

“走吧,这是你的机票。”刀艳红将机票递给安曲,两人便混入到人潮中去,急冲冲地奔向候机室。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