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最后

作者:秦人奉运|发布时间:2018-09-03 16:15|字数:8218

小乔伸手摸进老秦的怀里,只片刻功夫,便从老秦胸口摸出一个油布包。

褐色的油布包在洞口透过来的微亮下闪着光,仿佛包了几十年的浆一般。

“小乔,既然赤壁带着你已经到地方了,你也该放了我了。”向军冲着小乔叫着。

小乔指了指向军,站在向军身边的张雷将绑在向军身上的绳子松开。

向军活动活动筋骨,说:“小乔,你藏的可真深。”

小乔笑了笑,举着手里的油布包,说:“老秦布这么大一个局,我为什么就不能在他的局中,做一点点手脚呢?鬼知道他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以后,会不会把我们都灭了口。包括你,吴飞。”

吴飞瞪了小乔一眼,没有吱声。

小乔继续说:“行了,把老秦的尸体从这里丢下去,赤壁,现在,你是我的人了。”

你是我的人了?

还没等我说话,吴飞叫道:“小乔,你看看洞口。”

小乔看了眼洞口,洞外,日光充裕。也许此时,正是日照金山。

“原来这里是雪山正面呀,好吧,便宜老秦了,就让他,在这里长眠吧。说不定,在这里长眠,也是老秦的愿望呢。呵呵,呵呵呵呵……”说完,小乔看着我,眼睛眯起来,是在笑?还是在窥探什么?

“赤壁,我想,你一定愿意继续带着我,寻找红玉赤璧吧。我可不会像他们一样,用枪来威胁你的。”

我透过洞口向外看去,除了蓝天,日光,什么也看不到。当然,我不敢靠近洞口,更不敢从洞口向下看。

“小乔,这里到头了,该怎么寻找你们说的红玉赤璧,我也没有头绪。”

小乔微笑着,说:“也对,既然你能凭直觉领我们来到这里,就一定有让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莫不是说……这里就是红玉赤璧所在?”

四周,雪壁。晶莹,剔透。

我四下环顾。说实话,偌大的一个冰洞,到底哪里有红玉赤璧,我也说不出来。

小乔微笑的走到我身边,脸上挂着笑容,笑容很甜美,甜美中透着诡异。

一双胳膊,环住我的脖子。

“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你现在是我的,如果你能找到红玉赤璧,我……也是你的。”小乔嘴里的气息厮磨着我的耳朵,很痒。

“狼烟风沙口,还请将军少饮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在家中来等候;可愿柳下走,满头杨花共白首,十两相思二两酒,我才把爱说出口……”

男人的嘶哑声音响起,此时听来,并没有旋律,有的只是……瘆人。

我能感觉到,小乔的身子猛地震了一下,随即,她飞速卸下背包,从包中寻找手机。

这个旋律,是她手机的铃声。

手机。

手机没有信号,也没有任何来电。

手机。

手机就这么干脆的响着,响着沙哑的旋律。

手机。

手机怎么会自己唱起歌来?

“狼烟风沙口,狼烟风沙口。狼烟,风沙口?”我看着小乔,嘴里嘀咕着这句歌词。

小乔也看着我,慢慢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

我知道,我和小乔想到了一起。

狼烟风沙口。

眼前的这个冰洞洞口,一定藏着什么怪异。

“张雷。”小乔叫道。

张雷当然明白小乔的意思,手里抄起冰镐,准备在洞口开凿。

我看着张雷的模样,这家伙满脸的兴奋,甚至兴奋的有些扭曲。的确,是扭曲,他的五官,正急速的扭曲起来。

“别……”

我还是叫晚了。

张雷的冰镐接触冰洞的冰面一瞬间,他整个人化作一滩灰烬。

我们只看到了一丝火光,火光也只燃亮了一眨眼的功夫。地上,一滩白色的灰烬。

张雷消失不见,变成了地上的一滩白色灰烬……

老秦的尸体就停在旁边,张雷燃尽后的那摊白色灰烬,早已被洞口透进来的风吹的四下散去。

吴飞被绑着躺在地上,貌似已沉沉睡去。

我和向军坐在一边,小乔和张泽坐在另一边,张泽手中的枪口,有意无意的对着我们这里。

两盏冷光灯散着微弱的光亮,洞口之外,漆黑一片。

夜幕,洒向整个雪山。

冷么?一点也不觉得冷。甚至,不用去戴帽子,不用去戴手套。

张泽在行囊里摸出几个干吧馍,扔给我和向军一人一个。

“小乔。”我很费力的将口中的馍咽了下去,那种干吧程度,似乎刮开了我的食道。

小乔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话。

我接着说:“我知道你不会半途而废,可是,现在的情况下……”

小乔打断我的话茬:“如果拿不到红玉赤璧,我们谁都不能活着下山。”

“哼!”我冷哼一声,说:“拿到了,就能活着下山?我们现在在冰洞里,你告诉我,就算拿到了,怎么下山?”

小乔眉眼上翘,很高傲的说:“如果能拿到,我就有办法。”

有办法?

的确,她应该有办法。

我想了想,说:“小乔,可以告诉我老秦的事儿么?”

说实话,我看着小乔的面貌,打心底不相信她是个‘坏女人’,当然,这个坏字,是某种程度或者某种定义上的。

小乔撇撇嘴,说:“你到底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问了出来,你就露怯了。”

“露怯?”我诧异:“的确,是露怯了,不过……小乔,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老秦有个女儿,叫秦唐,唐朝的唐。他们家族的确是受到过一些诅咒之类的事情,他们,要生生世世为卡瓦博格守墓。而且,生命的尽头,就是整整五十岁。赤壁,再告诉你个事儿,老秦这么急并不是因为记错虚岁了,而是……他女儿的基因在他身上,正快速的流失。”

女儿的基因?在他身上流失?

小乔早料到我诧异的表情,也不看我,自顾自的站起身来,踱了两步,接着说:“老秦知道自己的宿命,为了给自己延寿,他,这个禽兽……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又将秦唐的皮生生的扒了下来,用他们家族的方式,附在了自己身上。”

说道这里,小乔的声音开始发颤,话语中那浓浓的切齿之意让我觉得,她就是秦唐。

“把女儿的皮安装在自己身上?”我瞪大双眼,这怎么可能?

小乔说:“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么?”

“你,是想说,你是秦唐,或者,你是秦唐的……”

“咯咯……”小乔媚笑起来,我不知道,她说起这些,怎么还能散发出媚笑?

“赤壁,所以说,你有时候傻的可爱。我知道这些,当然是我亲眼看到了。”

“你亲眼看到?”

小乔叹了口气,说:“其实不仅仅是老秦,我们家也是一样,也是与老秦家族一样的宿命。当时,不仅仅是老秦家祖上逃离此地,而是,我们三家。”

“三家?”我看着小乔。

“向军,你别演戏了,你能来到这里,一定也是杀了你爹吧……咯咯……咯咯……”

我回头看向军,向军沉静着,低着头,一声不吱。

小乔走到向军身边,拍了拍向军肩膀,说:“我们三家,秦家的的秘术是附皮求生,你们向家,是附心求生。我没说错吧?”

向军抬头看着小乔,说:“我不像你们那么没有人性,我爹……我爹他……为了我,为了我们家族能找到逃脱此命的方法,他老人家自己……自己……”

泪水,从向军的眼角滑落。

“我没有人性?”小乔叫道:“要不是我爹这个畜生带着我窥到了老秦的做法,又怎会有心来杀我?又怎会有心用我的头颅,来为他续命?”

我!终于明白了。老秦杀了女儿,附皮续命;小乔的父亲本来想杀了小乔为自己续命,却反被小乔做成了事。而向军,是向军的父亲为了儿子,自己剖心而死。这一切,都是真的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毫无人性的鬼魅之术么?

张泽,依旧如雕像般坐在那里,唯一能看到他是个活物的地方,是他如鹰般四下搜索的眼睛。

小乔已歪身睡了过去,向军的鼾声平和有序。吴飞呢?吴飞依旧是躺在那里,偶尔翻翻身。

而我,眼皮似乎是黏上了胶水,虽然尽力的想要睁开,却只是眨了两下,便闭合开来。或许,这一闭上眼睛,就永远不会睁开。

冰洞深处,闪出一丝光亮。光亮慢慢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眼前,是一只浑身散发着光亮的鹿,鹿身一片洁白,鹿角苍穹有力。

鹿的身上,坐着一个女人。的确,是女人。

女人的身体被冰包裹着,晶莹剔透。女人的面颊,蒙着一层冰纱,冰纱之上,一双深邃的大眼睛,就这么看着我……

我是到了天堂?还是到了雪域神殿?亦或是,老秦口中的理想国度?眼前这个骑着鹿的女人,是来接走我灵魂的使者么?

“你是……你是卡瓦博格?”

这一句话,将我从恍惚中拉出。是吴飞,吴飞瞪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骑着鹿的女人。

女人冰冷的声音响起:“将军,我的将军,就在这里么……”

“张泽!”小乔一声令下,张泽举起手中长枪,瞄准,却没有扣动扳机。

“你们也是来寻找将军的么?”

此时,我们几人都下意识的挪到了一起;此时,我们几人都下意识的忘却了敌意。我,小乔,向军,张泽,还有被绑着的吴飞,就这么面对着那个女人。

女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们,也是来寻找将军的么?”

“骑着鹿的女人,卡瓦博格的妻子,缅次姆,原来,你也在这里。”

身后传来的声音,是老秦。

诧异的回过头,老秦竟然站在我们身后,脸色,虽然苍白,却不再暗黑。

“你们,也是来寻找将军的么?”

老秦咯咯一笑,说:“原来,我们守了千百年的地方,竟然是你,竟然是卡瓦博格的妻子……小乔,把东西拿出来吧。”

小乔盯着老秦,牙齿咯咯的作响:“你,你是人是鬼?”

老秦微微一笑,说:“女娃子到底还是嫩了点,你没听你爹说过闭气道道么?”

说着,老秦一把抓住小乔的领口,从她兜里翻出油布包。而张泽的枪口,转向了小乔。

吴飞轻轻抖了抖身上的绳子,那绳子如变戏法般松了开来。吴飞活动活动手脚,自言自语:“被绑着这么长时间,还真是够受的。”

老秦颤抖着双手打开油布包。红玉,一块泛着红光的红玉呈现眼前。这!就是老秦说的红玉套套?

老秦摸了摸那块红玉,抬眼看着缅次姆:“当初,呃爹从雪域拿走了这个,现在,呃将这个还给你。”

说完,老秦将那块红玉扔给缅次姆。

红玉。泛着红光的红玉,就这么停留在缅次姆面前,慢慢的,旋转。

“将军,将军可以回来了……”缅次姆伸手抓过红玉,轻轻的抚摸着,如同,抚摸自己的一生挚爱。

老秦说:“现在我们三家传人都在这里,红玉赤璧的灵魂就在这里。缅次姆,用我们的血液,唤醒卡瓦博格吧。”

用他们三人的血液?难道这才是老秦的目的?那之前的逃脱诅咒之说……还有,红玉赤璧的灵魂?难道……

冰洞整个亮了起来,红彤彤的一片。

缅次姆手中,多了另一块红玉,这块红玉泛出的红光,照亮了整个冰洞,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庞。

我终于看清了缅次姆的容貌,美得竟是如此绝世。

缅次姆听老秦说红玉赤璧的灵魂,一双美目瞬间锁定到我身上。

一个寒颤,却如此的舒爽。是能被如此美目盯住而兴奋,还是缅次姆的目光中,有让我如此舒爽的能量?

“你是红玉赤璧?你是红玉赤璧?你是红玉赤璧?”

我看着缅次姆,此时,心底完全是空荡荡的一片,我只知道,如果能得到眼前这个女人,就算是死,我也此生无憾。

木讷的点了点头,我向骑着鹿的缅次姆走去,一步一步,不紧不慢。

缅次姆揭开了遮在脸上的那层冰纱,嘴唇,鲜红。斜上45度的标准微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我不自觉的踮起脚,想要吻上缅次姆的双唇。

缅次姆也俯下身,绝世美颜慢慢靠向我,靠向我……

“赤壁,醒醒,醒醒。”

睁开眼,小乔蹲在地上正扇着我的嘴巴子。

猛地坐起,看看四周,老秦依旧死在那里,吴飞也没有松绑。张泽依然如机器人一般坐在一端,目光如鹰如隼。向军坐在角落里,就那么木讷的看着我。

“你刚才嚷嚷什么?缅次姆?”

原来,一切都是梦。

“快点说,缅次姆在哪?”

我回头看了看冰洞深处,那漆黑的地方,仿佛真有一个骑着鹿的女人随时要出来一般。

“赤壁,你走前面。”

我看着小乔,说:“你把油布包拿出来,我得捧着红玉套套,缅次姆才能出来。”

小乔听我这么说,犹豫片刻,掏出油布包:“你……好!就给你拿着。”

油布包慢慢在我手中打开,与我梦中一模一样的红玉,泛着丝丝红光。

小乔见我看着红玉发愣,说:“愣着干什么?”

我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秦和吴飞,说:“带上他们俩,一起走。”

“带上他们俩?”小乔轻蔑的一笑,说:“吴飞没问题,那老秦,就让他躺在这儿吧。呵呵,也挺好,尸体,不会腐烂。”

我看着小乔得意的样子,说:“你不怕螳螂捕蝉?”

“螳螂捕蝉?你说老秦是黄雀?呵呵……呵呵……”

我注意到,吴飞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越往冰洞深处走,四下越是漆黑一片,冷光手电筒电量耗尽,已经完全用不上了,唯一的照明就是我手中捧着的泛着红光的红玉。

“赤壁,我怎么觉得这是我们来时走的那条路呢?”小乔在我身后悄声说道。

悄声!是她正怕着什么的外在体现吧。怕?怕着什么?

我停下脚步,说:“小乔。”

“嗯?”

“我们回去吧。”

“回去?怎么回去?你以为我们现在还能回去?你以为找不到赤璧我们就能回去?”

“如果,老秦能带我们回去呢?”这句话,我盯着小乔,余光,锁定吴飞。

小乔浑身一颤,说:“一个死鬼,能带我们回去?况且……”

我知道小乔没说出来的况且以后的字眼,我,的确可以猜到。我走到吴飞面前,说:“绑在你身上的绳子,你自己应该可以解开。”

吴飞看着我,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

远处,一丝微亮。由远而近……

“那是什么?”小乔惊呼一声。

我看到,张泽手中的长枪已经拉开枪栓;我看见,吴飞身上的绳子也抖落下来;我看见,老秦。

老秦,就在我们身后,慢慢走来。他的手中,是一把冷光手电筒。原来,他身上还藏了一把冷光手电筒。

此时,我没有惊讶,反倒是小乔,脚下一滑,扑到我的身上。

后面的老秦,前面的亮光。

我猜,前面的亮光也许正是我梦中的骑着鹿的女人。

老秦说:“小乔,你真的以为你能左右的了张泽?你真的以为张泽会为了你……咳咳……为了你出卖我们?”

我们?的确,是我们。老秦口中的我们,当然是他,还有吴飞。

吴飞说:“老秦,先别管她,前面的亮光……”

我说:“缅次姆。”

“缅次姆?”老秦和吴飞异口同声。

我点点头,说:“的确,是缅次姆,骑着鹿的女人,卡瓦博格的妻子。”

吴飞叫道:“这……这个,这个怎么可能?缅次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出现在卡瓦博格?”

老秦说:“赤壁,谁告诉你的?”

我说:“你,老秦,你告诉我的。”

“我?哦……不会是刚才你梦见我对你说的吧?”

我不在注视老秦,推开已经缓过神来的小乔,转过身,看着前面缓缓接近的亮光,说:“刚才,你在梦中对我说,你会闭气道道,也知道,一会儿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骑着鹿的女人,就是缅次姆。”

“然后呢?你梦中……缅次姆给你赤璧了?”

我摇摇头,说:“小乔把我叫醒了。”

“嘿!”吴飞叹了口气,说:“老秦,如果赤壁梦里的事儿是真的,那前面这个缅茨姆……”

“快跑。”老秦低喝一声,转身向后跑去。

紧接着,吴飞跟着老秦蹿了出去,冰面,很滑,吴飞没跑两步,便狠狠摔倒在地。

我不知道老秦为什么跑,但我相信,在这里,老秦做什么事情都会是对的。于是,一收抓紧泛着光的红玉,一把拉住小乔,跟着冲了过去。

向军和张泽见此情景,跟着我们一同向后跑去。

回头一看,身后那白光已经临近,却不是骑着鹿的缅茨姆。是什么?就是一个发这白光的乒乓球大小的光点。那个光点,附到正要起身的吴飞头上。

瞬间,吴飞与张雷一样,变成了一滩灰烬。白色的,一滩灰烬。

洞口。

又到了那个洞口。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除非……从洞口出去,迎接我们的,也许是雪域的万丈悬崖。

没等我们喘匀气,白光已经追来。

“爹!什么东西?”张泽破口而出。

爹?

老秦将张泽护在身后,对我喝道:“赤壁,我们能不能活着,就靠你了。快,用你手里的红玉,去套那个虫子。”

虫子?

白光一点点的临近,我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的嘭嘭声。呼吸,每个人都在急促的呼吸。每个人,都在看着我,此时,我成为了他们的救世主。

“擦!”

我直扑那个白球,双手举着红玉向白球砸去。

“狼烟风沙口,还请将军少饮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在家中来等候;可愿柳下走,满头杨花共白首,十两相思二两酒,我才把爱说出口……”

“小乔,你别唱了,这娃还活着,莫事,莫事……”

“在火车上,他就是被这首歌叫醒的……”

“军娃子,要不是你那一脚,呃几个现在都成灰了。一会儿赤壁醒了,你……”

“我当时也不知咋想的,我……”

“行了,莫说了,呃知道,呃知道,那是……人性。”

我悠悠睁开眼睛,舔了舔嘴唇,咸咸的。眼前,是流着泪的小乔的脸。

“赤壁,你醒了?”小乔叫着:“他醒了,他醒了。”

老秦坐了过来,看着我,嘴一咧,漏出一口黄牙,说:“娃子,还行,真行。一哈子就把虫给罩上了。”

我挣扎着坐起,浑身撕裂了一般的疼。

老秦扶住我,说:“不要动,你这是被离火烧哈了。”

我张张嘴,艰难的说:“离……火?”

老秦说:“对滴,离火。你晓得那是啥子虫?雪域圣虫,额之前也是听说过,但莫有人见过。现在,哈,呃终于见到了,见到了。”

向军来到我身边,说:“赤壁,当时我踹你那一脚……”

我回想起来,当时我听身后谁喊了一声,屁股就被人踹了一脚,身体往前冲的时候,那发着白光的球就到了眼前。也来不及细想,举着手中的红玉便砸了下去。而后,浑身一股燥热,便眼前一黑……

我看着向军,微微笑了笑:“没事,没事,如果,是我,也会,也会踹你。”

向军没在说什么,我知道,他此刻心里一定都是愧疚。

小乔说:“老秦,赤壁他,还能……”

老秦说:“莫事,莫事,歇息一会就好咧。”

我一面嚼着馍,一面看着张泽和老秦。

这爷俩,现在看上去还别说,真像。

张泽依旧是不说话,只不过,如鹰的眼神,现在变得平和了不少。

老秦说:“从小呃就把秦泽送去当兵了,连姓氏也改了,这娃子,咳咳,还真是出息得了。”

张泽,原来是老秦的儿子——秦泽。

“那张雷呢?”

秦泽语气平和:“部队上的战友。”

我看了眼洞口外的阳光,也不理会秦泽那冰冷而又平和的语气,接着说:“吴飞,也死了?”

老秦叹了口气,说:“死了,死了……”

“他怎么就这么听你的?”

老秦看着我,与我目光相对之时,说:“他为了理想国度。”

“理想国度?老秦,理想国度在哪?这个世界上可能出现理想国度么?那些神话只是听听就好,哪里会有什么理想国度?”

老秦咧开嘴,晃动着手中的油布包,说:“在这。”

看我发愣,老秦嘿嘿一笑,打开油布包,拿出红玉,说:“你看。”

红玉,已经不再泛着红光。红玉中间,多了一块嵌在其中的白玉,那块白玉上,雕刻着一只虫子。

“这……你说的雪域圣虫?”

老秦咧咧嘴,说:“对哈,对哈。有了这个,我们就能通往卡瓦博格的理想国度咧。”

听到这里,小乔说:“通往卡瓦博格的理想国度?老秦,我们现在怎么出去都不知道,怎么通往卡瓦博格的理想国度?”

老秦也不接话,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划破自己的中指。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红玉上。

“我们三个家族滴人,只要将血滴哈这上,就能去寻哈卡瓦博格的理想国度。你,赤壁,你是这红玉赤璧的灵,快些,快些,来滴哈去。”说完,老秦将匕首递给我。

我握着匕首,看着眼前的红玉:“滴下去血,能找到出口?能回得去?能回得去看我老婆儿子?”

“能滴,能滴,快哈,莫要疑哈么。”

“那,你们找的赤璧,其实是这个虫子?”

老秦笑呵呵的说:“赤璧,赤璧,赤璧,兴许就是这虫子。”

我们几人的血轮流滴在红玉上,当向军的血液最后一个滴上去的时候,红玉赤璧竟然又开始泛起红光。

红光越来越亮,越来越红,越来越刺眼,刺眼的红光逼的我们不得不闭上眼睛。刚一闭上眼,只听耳边‘噼’的一声。

再睁开眼时,红玉赤璧消失不见,地上,多了六个晶莹剔透的玉球。玉球之内,似乎有许许多多的虫子在其中徜徉。

老秦见状,抓起两个玉球,递给秦泽一个,说:“娃子们,跟呃走,卡瓦博格等着呃们哩。”

说完,老秦从洞口一跃而出。秦泽,眼也没眨,跟着跃了出去。

眼前的一幕,唬得我们仨目瞪口呆。

我看着向军,向军看着小乔,小乔看着我。

“赤壁,咋,咋回事?”

洞口。

又看了一圈日出日落,我们三人就在洞里这么呆着。

最后一个馍也已经吃完,最后一口饮用水也已经喝完。

向军猛地站起,说:“赤壁,我不想等死,这样下去,我,我,我宁愿相信老秦说的。”

我看着向军,说:“你决定了?”

向军眼神空洞,绝望的点了点头。

小乔说:“赤壁,那个着火虫子飞过来的时候,你能拉着我跑。我……我……你说怎么样,我都跟着你。”

我从兜里掏出剩下的四个玉球,说:“我们分了吧,听天由命。”

向军拿了一个,小乔拿了一个。地上还剩下两个。

“还有两个!难道,难道这里还有一个人?”

我说:“我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也许,老秦说的什么我是赤璧的灵啊魂啊的,是真的。可能,我的身体里,住着我,也住着赤璧灵魂。”

向军说:“也对,你梦里那些事情,也许是另一个人……”

“别说了!”我打断向军的话,接着说:“我们,现在,从这里出去。”

向军看了我和小乔一眼,慢慢爬上了洞口。正要回头跟我们摆摆手,身体却不由自主的滑了出去。

滑了出去……

我看着小乔,小乔拉住我的手,说:“一起。”

我们爬到洞口,探出头,我发现,整个雪域上半端金光闪闪。向下看去,白茫茫一片。

闭上眼睛,就这么跳下去吧。

孙湘对我说:“这水上滑梯多刺激,你怎么就不敢玩呢?”

我硬着头皮,坐到了高高的水上滑梯的顶端,眼睛一闭,滑了下去。最终,落入水池。

儿子在水池里拍手叫好。

我拉着小乔的手,就这么闭着眼睛从雪域顶端向下滑去,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控制,当撞到一块凸起的石头时,我松开了小乔。

就算是死,也要睁着眼睛!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正浮在空中,半山腰的石头坳里,是满脸是血的另一个我,不远处,有小乔的尸体,有向军的尸体,也有,老秦和他儿子秦泽的尸体。

我睁开眼睛,发现我正浮在空中,身边的白云顶端,老秦正挥着手冲我微笑,不远处,有向军,有小乔,有秦泽,他们正在白云顶端嘻嘻哈哈的打闹。

秦人奉运 说:

全书完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