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雪域

作者:秦人奉运|发布时间:2018-08-01 16:05|字数:6782

夜晚,山半腰处,支起了三个帐篷。

吴飞和老秦住一个,张家两兄弟住一个,小乔在无奈下,与我和向军住一个。

月亮很大,照的整个梅里雪山瘆白的‘贼’亮。我想,应该是我们的处境决定了我们看景色的心态。

在山腰我们不能点灯,不能点火,吴飞说怕坏了神山的风水格。我们心理都明白,虽是山背面,他也怕山下的藏民偶然间发现我们。

简单吃了点冷食,吴飞要我们早点睡觉,说明早早起还要往上走。现在的我们,也只能听吴飞的摆布,他说什么是什么,而且,我们三人都摆出一幅唯唯诺诺地态度。

不过,吴飞一定不相信我们会如此任凭摆布。我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他暗藏某样机率的东西。

帐篷中,向军悄声说:“赤壁,夜里我们能不能有机会……”

我知道他嘴里说的机会是什么,我摇了摇头,说:“我们手里只有爬山用的拐杖,其他装备都在他们手里。光拼命的家伙事儿就比人家差了一截,你说,我们能有机会么?”

向军说:“我的意思是,悄悄的……”

我依旧摇头,说:“至少,今天不行,今天是第一宿,他们的提防性能不高么?”

小乔在一旁说:“他们说寻找赤璧,我真的不明白,当初明明是你梦里的情况,怎么会是现实呢?而且,他们当时确实是听说你梦见了什么三国赤璧,才决定后来的拍摄剧情的。现在怎么又来这个鬼地方寻找起赤璧了呢?”

其实,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妻子孙湘给我下的那些药,只能混乱我的思维,却不能左右我的思维。我梦中的王岚、梦中的三国赤璧,也都是思维混乱下的产物,现实中,并没有任何预兆让我做这样的梦。

向军说:“赤壁,你说,吴飞为什么会带我们来这里寻找赤璧?难不成,你身体里真有些灵异上的东西?”

听向军这么一说,我猛地打了个冷颤。

“啊!”小乔也是浑身一颤:“我要去解手。”

“你知道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夜空。”

“你知道么,只有在干净的地方,才能看得见干净的夜空。”

我看着吴飞,点燃一支烟,却被吴飞掐灭。

吴飞说:“不能有火。”

我扔掉手中的烟盒,说:“吴飞,能告诉我句实话么?”

吴飞笑了笑:“该告诉你的时候,就告诉你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叹了口气,说:“好吧。其实,你不是导演,对么?”

“你没看过我拍摄的电影?”

“我是说……”我紧盯着吴飞的眼睛,在雪山的月光下,他的眼睛浑浊中透着些许清澈:“你还有隐藏职业。”

吴飞看着我,嘴角上翘:“隐藏职业?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是要去这个雪山上的卡瓦博格峰?”

“从来没有人能上得去,我想试试。”

“你想试试,为什么要拐带我们?”

吴飞站起身来,说:“我陪你聊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回去睡吧。”

“不怕我们搏命?”

吴飞说:“有你,你们仨就不会搏命。行了,睡吧。”

雪山。

“再往上,就到雪界了,把腰绳都拴哈,张泽在上面凿着。”歇息了一阵子,老秦招呼大家都拴上腰绳,上面的雪界,才是雪山最危险的地方。

看来我猜的不错,吴飞他们一行,果然是奔着卡瓦博格峰来的。

我拉着老秦的胳膊,说:“那十七人的骸骨,在七年后被采药的藏民在哪里发现的?”

老秦一愣,应该是没想到我突如其来的会问这个,顿了一下说:“娃子知道的不少,呃跟你说哈,他们是被雪崩压哈来滴,最后在背面的下哈子发现滴。”

我继续问:“真的是雪崩么?”

老秦眼神一俊:“既然都上来了,呃就跟你说哈,你把小乔和军娃子也叫来,呃和你们说说。”

见我把小乔和向军叫了过来,老秦一屁股坐在地上,说:“当初藏民发现骸骨时,也发现了红玉套套,当时呃花大价钱买哈了。呃这么多年就是围着这个红玉套套转,娃子,你们可知道,红玉套套只是个套套,里面肯定有块红玉,那红玉若放哈红玉套套中,你们猜,能出现啥?”

红玉套套?红玉?难不成,是赤璧?

见我们愣在那不说话,老秦接着说:“若是把红玉放在红玉套套中,卡瓦博格就能复活。”

“卡瓦博格复活?那个善战的俊俏太子复活?”

老秦说:“嗯,复活,太子复活,你可知道,卡瓦博格复活以后,能有啥用?”

“给你们无尽财富?……老秦,那都是传说。”

老秦摇摇头,说:“传说是有依据滴,呃跟你说哈,科学里解释不清楚的东西多着咧,外国滴耶稣不也复活了么。呃跟你说,卡瓦博格要是复活了,就能给呃们创造一个国度,一个神的国度。”

我知道,老秦也好,吴飞也好,对于这个卡瓦博格,都是一种信仰,也许,在信仰之外,真的会有神域出现。就好像,基督耶稣。

“老秦,为什么非要带上我们?”

老秦眯着眼睛,看着我,眼睛里似乎有些湿润,那湿湿的东西是什么?我搞不清楚。

老秦说:“你们仨,都是命中注定滴。你知道为啥这么多年没有人上得去么?告诉你们,就是没有寻见命中注定滴人。”

“老秦,我们该往上走了。”吴飞来到老秦身边。

老秦点点头,说:“呃们走着吧。氧气都带好了,面罩都带好了,你们之前的玉龙雪山才不到五千米,再往上,要将近个七千米呢。娃子们,再往上,富贵在天。”

我知道,富贵在天的上一句就是:生死由命。

可是,就算我们三人命中注定,老秦和吴飞他们直接绑架我们来这里不是更简单,为什么还玩一个与梦境挂钩的隐形拍摄的手段呢?

越往上走,越困难。氧气罩里的氧气似乎不够用了,我耳朵也出现耳压效应。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在潜海的时候会出现耳压效应,在这个高原,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么?

看看小乔,几乎是拖着步子在往上爬。而向军,似乎比我们都好一点。

抬眼看去,不远处似乎有个平缓的小坡。最前面的张泽已经接近那个小坡。在那里,我们可能会有机会歇息歇息。

步子越来越沉,心里也开始发慌,是缺氧的发慌么?

这时,向军拍拍我后背,又向前指了指。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张泽正愣在那里,那个雪白的平缓小坡。

而他手中的冰镐……凿入雪中的冰镐……在冰镐与积雪连接点,正往外渗着鲜红的‘血’。

雪山,血山。

我们大家走到平缓小坡时,张泽依旧愣在那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顺着他用冰镐刨雪的地方流出的鲜红。

吴飞也愣在当场不知所措,倒是老秦,摘下面罩,蹲下来细细的看着地上的鲜红。那鲜红的‘血’如同细细的小溪,涓涓流淌着,仿佛永远不会干涸。

老秦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向军。我们都明白,老秦是想让我和向军也用冰镐来刨一刨积雪。

见我们没动,张雷将后背背着的长枪端了起来,枪口黑洞洞,如同蓄势待发的火蛇。

我抄起冰镐,在雪坡上挪了几步,脚下踩实,抡起冰镐凿了下去。

又是一抹鲜红,血一样的鲜红。

向军在离我两步远的地方,也是一样,凿出了‘鲜血’。

“呃娘呱,真个寻到宝贝了。”老秦声音稍微提高了一个分贝。

就在老秦声音提高的一瞬间,我们脑袋顶上开始飘雪,清空万里,飘起了雪。

“雪崩!快些……”老秦低喝一声,话未说完,自个儿沉了下去。

在我们眼前,老秦脚下的雪山凭空出现一个深洞,而老秦,就这样直直的掉了下去。我正想跑开,却不想,脚下一沉,手还没抓到什么,也被带了下去。

老秦第一个掉了下去,我和张雷紧接着跟着掉了下去,然后是小乔和向军,最后是吴飞和张泽。

一个接一个的,如同一条绳上的蚂蚱。本来防止滑下去而拴在腰上的腰绳,现在成了要我们命的‘锁魂链’。

四周一片黑暗。

我的胳膊被自己压在身下,疼的拗不过身来。从疼痛感判断,胳膊没有骨折,但抻到筋骨或脱了臼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一束光亮在眼前闪了闪,我眯缝着眼看去,是吴飞。

吴飞手中拿着一个冷光手电筒,正四下里踅摸着我们这些一起掉下来的人。

“赤璧,能起来不?”

我看着吴飞:“胳膊……”

吴飞走过来,把我架起,说:“活动活动,咋样?”

我缓了好几口气,点点头,说:“应该没事。”

“娃子们,咋个样子。”

是老秦的声音。

吴飞拉着我,手电顺着老秦出声的地方照去,看见老秦正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吴飞紧步走去,蹲在老秦身边:“老秦,没事吧。”

老秦点点头,说:“这哈边雪厚滴狠,没摔坏,没摔坏。”

陆陆续续的,掉下来的这几个人都集中在了一起,索性,没有一个人伤到。裹装备的背囊也没有丢,连同我们一起掉了下来。

老秦从背囊中又摸出几把冷光手电,发给大家,说:“想不到哈,这哈面倒是个大洞子,不过……”

吴飞接过话茬:“不过,那流出来的血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老秦脸上闪烁着亮光,说:“红玉赤璧,一定是红玉赤璧。”

红玉赤璧!

吴飞听到这四个字,立即问道:“老秦,你说……红玉赤璧在这里?”

老秦点点头,又摇摇头,说:“红玉赤璧一定在这里,要不然,刚才在上面凿出的‘血’是啥子?不过,这个洞洞大滴很,呃几个得好好找撒。赤壁,你吩咐哈,呃几个跟着你找。”

“跟着我?”

老秦说:“对哈,跟着你。”

冰洞里并不太冷,呼吸也没有什么障碍,甚至,我们把呼在脸上的氧气罩都摘了下去。

我打头阵,在前面领着大家伙走,腰上,拴着个绳子,我感觉,我仿佛是一只领路的狗。或者,导盲犬。

等等!导盲犬?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跟在我身后一直不说话的几个人。

老秦见我停下来,说:“娃,咋啦?”

我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说:“老秦,想让我们仨做导盲犬,你得先让我们知道导盲犬应该寻找或应该寻访目的地的过程。这个道理……”

有些时候,话到嘴边留半句比直接说出来的扎心程度要有优势的多。就好比有些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自己的话要让对方有想象的发展空间,才是让人际或事际向有利于自己方向发展下去的王道。

老秦沉默良久,说:“娃子说滴对哈。呃就和你们说道说道,这个事情滴来龙哈。”

向军打断老秦的话,说:“如果说一半藏一半,还不如不说。”

老秦对向军摆摆手,说:“呃晓得,呃晓得。”

吴飞对张雷和张泽使了个眼色。张氏两兄弟手里端着长枪,冷光电筒夹在握着枪托的手心中,四下里来回巡逻。

巡逻。

看着张氏兄弟来回溜达,我心想,难道张氏兄弟不知道或不能知道这里面的道道?

老秦告诉我们,他们家有个基因问题。什么基因问题?就是从祖上开始,所有人都活不过五十岁。无病,无灾,自然死亡。

活不过五十岁,只是一种说法,确切的说,是全都死在五十岁生日这一天。很准,很守时。

所谓的基因问题当然只是所谓‘科学’给出的说法,在老秦的家族中,流传着他们是卡瓦博格的守墓者的传说。直到有一天,老秦的爷爷为了摆脱这种死亡宿命,逃出了梅里雪山,在千里之外的甘谷这样一个小山村里隐匿起来。不过,死亡宿命并没有因此结束。

而老秦的父亲,为了让后代摆脱这样的宿命,联系到了当时日本国的探险者,探险者也只是个说辞,他们的真实面目,是……

于是,老秦的父亲连同十六个日本探险者,攀上了梅里雪山。从此,音讯了无。老秦只知道,雪崩让他的父亲永远的离开了他。

可几年后,采药的藏民偶然间看到了探险者的尸体,而其中一人的手中,握着个红玉套套。那个人,是老秦的父亲。

听了老秦讲述他的这些事情,我猛然间才意识到,原来他们这伙人中,吴飞并不是头头,真正的话事人应该是——老秦。

“老秦,那你说说,为什么我们仨是命中注定来这里能帮到你的人?”

老秦点点头,说:“娃子,能打开通往卡瓦博格之门的,应该就是你们仨个人撒。你,梦里面的那个红玉赤璧,其实是真滴。那个红玉赤璧,就是打开通往卡瓦博格之门滴钥匙。呃跟你说哈,你身体里流淌滴血液,对于人类来说是普普通通滴,可对于卡瓦博格来说,是无价之宝。还有军娃子,还有,那个小乔。如果没有他们,光靠你一个人,可能也无法办到。”

“应该就是我们仨?老秦,你也不确定?”

“哈…… 娃,你还小着哩,呃和你说哈,世界上没有能确定滴事情。”

“好吧,老秦,和我说句实话,你是怎么找到我们三人的?”

老秦咂咂嘴,翻出背包里的水壶抿了两口水,看着向军说:“军娃子,我早就认识你。”

向军一愣,说:“认识我?”

老秦点点头,说:“军娃子,你还记得么,你和你媳妇去甘谷耍滴时候,我遇见过你,那时,你光膀子在果园里摘果子哩。”

向军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老秦,说:“你是说,我胸口的,红痣?”

说实话,我知道向军胸口有一片红痣,的确,不是一个,而是一片。小时候我们下渭河游泳的时候,我们都说,向军胸口的那一片红痣,有点像一个人脑袋。

老秦很欣慰的拍了拍向军的胳膊,说:“军娃子聪明哈!呃跟你们说,军娃子胸口的红痣,其实是从娘胎里带哈来滴,你们知道么,卡瓦博格手下有一个大将,胸口也有一个人头红痣。这说明啥?你们晓得的可能只有啥子转世吧。”

我终于明白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老秦,所以,你通过向军,摸出了我这个也是你寻找卡瓦博格或者说寻找你们家族短命根源所在线索的人?”

老秦点了点头,说:“这个世界上,所有滴事情、所有滴人,都是有根源连着滴。小乔,你也是,你小时候,是认识军娃子滴。”

“我认识向军?小时候?”小乔看了看老秦,又看了看向军。

老秦说:“你们小时候,在一起上过两个月育红班。”

育红班!多么熟悉而又陌生的词。

小乔恍然:“我小时候在社棠上过一阵子学前班,那个时候……”

向军似乎也想了起来,说:“原来,你是那个小女孩?”

老秦说:“行了,该说滴额都说哈了,赤壁,你前面走着,就凭你滴感觉走就行。我几个,跟着你。”

“等等!”我叫住老秦:“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没有直接绑架我们三人,反而费很大劲弄那么大一出戏?”

老秦沉默良久,声音很低沉:“呃们记滴岁数,都是虚岁,呃今年正好虚岁,五十。”

虚岁?老秦竟然能将家族中这么重要的事情弄错?虚岁,实岁。或者说,这只是老秦的一个借口?

老秦见我不信,又说:“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会不自觉滴记差些个事情,娃子,这,是人性。”

冰洞里,我领着这些人一步一步的往前摸索。冷光灯照不远,我们根本不知道这个冰洞有多大,冰洞四周是什么样子。

吴飞说:“我怎么感觉是在上坡呢?我们在往卡瓦博格主峰上走?”

老秦说:“不对,这是下坡。”

吴飞说:“我感觉不会错,是上坡。”

老秦说:“赤壁,你停一哈。”

我停住脚步,回头看着老秦。

“上坡,下坡。上坡,下坡。莫非,呃几个在转圈圈?”

听老秦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似乎真是在转圈走。

“会不会,会不会是……鬼打墙?”小乔的声音在向军后面传出,声音中,明显的有牙齿碰撞的声音。

向军的男人气概爆棚:“小乔,别怕,有我呢。”

我抓住老秦,说:“老秦,信我不?”

老秦坚定的看着我。

我说:“其他人别动,原地呆着,我和老秦单独走。”

吴飞赶忙说:“老秦,小心这小子……”

“好!”老秦拦住吴飞的话茬,说:“赤壁,我跟你走。你们,在这里等着,我看看,我们到底是不是在转圈。把我和赤壁腰绳解开!”

我看着老秦坚毅的眼神,忽然发现,老秦这人……真是个好人!

“赤壁,呃们走了这么久,还没转回去,是不是……”老秦在我身后嘀咕。

我并没有回头,而是看着前方透过来的一丝亮光:“老秦,是不是怕了?”

“碎怂,哪个怕了?”

我站住脚步,却不想老秦一下子撞到我后背。

“老秦,你咋了?”我转身一看老秦,发现他脸色苍白,眼前蒙了一层冰霜。

冰霜!就像在大东北的冬天,带着口罩出门后,眼睫毛上覆的那层霜。只不过,老秦眼前的冰霜,似乎有些太多了。

老秦也不抬眼,说:“好冷!我们快些走。”

“冷?”我一点也感觉不到冷,老秦这是怎么了?

“快些走,快些走,冷滴狠!”

我指着前面的亮光,说:“老秦,看到了么,前面有亮光。我们马上就能和他们汇合了。”

我也不知道老秦看没看见前面的亮光,只见老秦点点头,向前比划了一下。

越往前走,我发觉越不对劲。前面的亮光越来越大,越来越亮,仿佛,不是冷光灯传来的。

“老秦,好像,不对……”

“老秦!”

“老秦,你怎么了?”

此时,老秦脸色漆黑,脸上的冰厚厚的糊了一层。

的确!是脸上的冰。之前老秦只是眼前蒙了一层冰霜,可现在,整个脸上都是……冰。

冰,至少有一厘米厚。

我赶忙脱下手套,想用手把老秦脸上的冰扣开。

可老秦却打掉了我的手,而后……而后,双手指着前方。我知道,他是在示意我,继续,往前走。

前方的光亮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到了跟前我才发现,这原来是一个洞口,洞口之外,是一片蔚蓝的晴空。

‘噗通’!老秦的身体,在我身后倒了下去。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上糊着的冰,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融化。

“老秦!”我扒在老秦胸前,使劲摇晃他的身体。

“老秦,已经死了。”

老秦!已经死了!

我眼前,站着小乔,站着张雷、张泽,在小乔身后,是被捆绑了的向军,还有吴飞。

而那句‘老秦,已经死了’明显的是出自小乔的嘴里。

小乔紧盯老秦,嘴角上翘。那种上翘的弧度,仿佛是看着恨了几辈子的仇人一般。

“小乔,你……”我很诧异小乔会出现在我身后,当然,更诧异的是,现在的小乔已经完成了一个完美的逆袭。张雷、张泽,仿佛已经成了小乔的左膀右臂,而吴飞却反被绑了起来。可是,向军为什么也会被绑住?

小乔轻轻走到我的身边,右脚,踩到了老秦的胸口上:“死了还能坚持走这么久,呵呵,也真难为你了。”

“死了,还走这么久?你是说老秦……”

小乔抬眼看着我,说:“赤壁,你简直傻的有点可爱。哈哈,哈哈,这个世界上,傻子还真挺多。”

我看着小乔,说实话,此时,心里没有一丝波动。

小乔说:“你以为老秦是好人?你以为他真的是为了什么卡瓦博格、理想国度而来?你知不知道,他为了给自己续命,杀了自己的女儿。”

“杀了自己的女儿?”

小乔点点头:“亲生女儿。”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老秦,此时的老秦,脸色黑的吓人。我没有见过死人,我想,死人的脸色应该和老秦现在的脸色一样,乌黑,乌黑……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