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意外的发现

作者:独步江湖|发布时间:2018-08-18 15:45|字数:2058

果园被人动了手脚,这几天,马志亮心里总是惶惶然不怎么踏实,白天出了门头就身不由己地朝那边瞅瞅,晚上睡觉总是做梦,奇奇怪怪的画面老是挥之不去。老伴刘兰兰好像没事似的,有时黑暗中马志亮被梦惊醒,刘兰兰睡得死了一般,她耳笨,外边警笛般的风声对她好像没有一样。马志亮越发睡不着了,他想这么下去不是个事。

吃早饭的时候,马志亮对刘兰兰大声说:“给咱家弄个狗吧。”

“弄狗弄啥?”刘兰兰翻着眼睛问。

“看门嘛,没够晚上睡觉你踏实。”

“到哪弄去呀?”

“你弟弟不是有两个狗嘛,拉一个过来。”

“不行,猫狗咬断路。”

马志亮在自己的头上拍了一巴掌,说你看我,把这话都忘了。

猫狗咬断路,是他们这里的一个乡俗。意思是亲戚之间不能互相送猫或者狗,不然,他们之间交往的那条路会被咬断的,没有来往了。中国是礼仪之邦,亲戚之间的往来是最忌讳的是没有了往来,没有了往来意味着断绝了关系。

他们经过商量之后,决定让亲戚或者朋友帮忙在别处弄一条狗,那怕出钱买也行。

凤凰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村子,人口不到五十户,大都居住在去山上的水泥路两旁。马志亮骑着红色的比较小的那种农用三轮车,从水泥路上来,车停靠在一家大黑门前的油松树下。面颊和手脚冷得有点发抖,他还是举起右手,在铁门上敲了几下,发出沉闷的咚咚声,院子里有了应声。马志亮跺了跺脚,门吱扭一声开了,一个六十开外的老头露出了脸,没等马志亮喊出声,他手中的门扇又一下打开。

“娃他姨夫,啥风把你给吹来了。”热情的样子难以名状。他说,你一个人吗?快进来,快进来。

“有狗吗?”马志亮迟疑了一下,随即他进来了。

“有么,没事,不咬人。”

三个大小不一的狗从不同的地方跑过来,汪汪汪地向这个陌生人发起进攻。主人呵斥着,提起腿要踢她们的样子很是滑稽,她们立马消停下来,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进了屋子,刘兰兰的堂姐坐在炕上,见马志亮立马下来招呼。屋子里打着火炉,暖烘烘的气息扑面而来。马志亮坐在火炉旁的椅子上烤火,主人递过一支香烟,茶水也递过来了。他们拉了一会家常,马志亮冰冷的感觉渐渐没了,他才说明来意。

“要个狗?行么。我院里那三个货,你看上那个拿那个。”男主人很豁达的样子。

“猫狗要短路哩。”

“奥,不行。非要一个吗?”男主人一下子认真来。

“看你说的,志亮这么远来,肯定是急得要哩。”女主人倒是善解人意。

“好吧,你喝茶水,我一会到村上看看。”男主人说,不过呀,最近人弄狗都是杀的吃哩,好点的狗人家要么卖给食堂,要么自己杀的吃,咱要使要,人家恐怕不会白给的。

“出钱就出钱,没事。”马志亮表态了。

男主人从村上带了一只黄毛狗,身架不小,膘比较肥。他身后还有几个男人,嘻嘻哈哈地进了大门。男主人把黄狗拴在自己家院子的柿子树上,马志亮出去后他说你看咋样?

“好着哩,多钱?”

“不说钱的事,你看上货就是你的了。”

男主人和那几个男人吆喝着,把他家的三个狗吆喝出来,在院子里撵来撵去,最后把那个灰不溜秋的狗抓住了,同样用绳子绑了,一个男人抓着绳子拉着狗往外走,其他人跟着。狗没弄清楚咋回事情,不情愿走,后边的人忘屁股上踢,前边的人使劲拉,狗才撅着屁股极不情愿地走了。

“咋不要钱?”马志亮不解地问。

“说好的,他把他的给咱,咱的狗他看上那个拉那个。”

“哥,那我得给你出钱吧?”

“出钱就成了我的狗了,猫狗要短路。”

吃过午饭,男主人帮马志亮把狗弄到车上,他就开车往家里赶。

这个狗比马志亮亲戚家的狗难缠多了,自从进了门,她在柿子树地下一直没有安宁,不停地转动。上车时,抓着绳子一下子拉不动她,她屁股撅着纹丝不动,两个好不容易把她弄上车,她在车上跳起来抗议。

“她家主人说她爱吃肉,到了街道你想办法给弄些。拉回去,她停几天就会乖了。”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马志亮把狗拴在院子里的枣树下,那里有个现成的狗窝。她停在窝外,不进去,马志亮给那个铁盆里放了几根骨头她也不理。看来,这狗和人一样,是有灵性和个性的。马志亮想,这家伙还耍脾气哩,等等再说吧。

他们老两口在屋里看电视,看完一集刘兰兰出去小解,回来说狗还站那,生气哩,不如放开,让她在院子活动活动,兴许心情能好些。马志亮出去解了绳,狗动了动,马志亮踢了她一脚,意思这下你可自由了。

看完电视,马志亮出了屋子,看见狗还在那,也就没理。我就不信你还能站一晚上?他心里骂着。真是个狗,在我家我不给你吃喝吗?

他习惯性地开了大门,出去瞅瞅东边果园有没有动静。转身回来开门的时候,一个东西从脚下的门缝里忽然溜走了,几乎是挤着出去的,是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马志亮往前跑了一段路,赶不上,就返回来了,正打开自己家大门的时候,隔壁王宝成家的大门吱扭一声开了,马志亮下意思地转过头,在微弱的夜光下,看见老村长刘清利闪身出来了。惊呆了的马志亮傻傻地立着,生怕刘清利头转过来瞅见自己,那样就坏了。

这个世界太神秘了,这么晚的夜里,王宝成不在家,孩子又到学校念书,只剩下黄红梅一个人,他在人家屋里有啥事呢?

马志亮简直不敢想了。

看见刘清利走远了,马志亮才推开自己家的门进去,耷拉着脑袋。刘兰兰问:“咋这么长时间?”

“狗跑了,我撵没撵上。”他说,狗日的 狗!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