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三年前的真相

作者:曈昽|发布时间:2018-08-06 10:00|字数:3173

雨,淅淅沥沥。

夏暖有些疲惫的走出了机场。

她独自站在那里,眼前浮现出了那个熟悉的场景。

“我是陈子轩的哥哥……”

八天了,夏暖到现在都不知道,醉酒的那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留在她脑海里的那个似真似假的场景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就在夏暖神思恍惚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暖,好久不见!”

男人的声音拉回了夏暖的思绪,她望着他,心中思绪万千,亦觉得吃惊:“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

冷天嘴角一勾,随即回道:“难道我不应该知道吗?别忘了,我可是和你们定团的那个人!”

“也是。”夏暖点了点头,但依旧有些好奇:“冷先生是要出远门吗?”

“不,我刚回来,回了趟老家。”冷天很自然的回答了一句。

老家?夏暖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一个地方,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咽了回去。不知为何,她很害怕他忽然说出和她想象中一样的某个地方的名字,也许丽江的那个夜晚,都是她的臆想和梦境,他不是说他回老家了吗?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那天根本就没去丽江,更不可能是……

“你在想什么?”冷天的声音忽然传入了她的耳中。

“没什么!”夏暖心虚的低了下头:“我只是在想,雨什么时候停?”

“已经停了。”冷天笑着说道。

“啊,是吗?”夏暖抬头,果然,天空不知何时就已经停止了下雨,这让她的谎言不攻自破。夏暖不由的轻咳了两声,随即快速的说道:“那个,既然雨停了,我就先走了。”

“小暖,你确定吗?”冷天话音刚落,夏暖就向他投来了不安的一瞥,冷天坦然一笑,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我可是专程来接你的,难道你没察觉到吗?”

“可你刚还说你是刚刚回来!”夏暖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冷天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说:“我说的刚刚不过是形容我回来没多久,可不是字面上的意思,再说,我也没说我是乘飞机回来的。”

夏暖一时语塞,随后又追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会从这个门出来?”

“很简单。我问了你带的客人。”冷天又一次展露出了他的笑容。

夏暖被眼前男人的笑容乱了心神,连同那夜的梦境再次清楚的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夏暖不由一怔,随即脱口而出:“你这些天可曾去过丽江?”

此话一出,冷天大脑里迅速闪现出一些画面,可他嘴上说的却是另一番话:“我都说我回老家了,难不成你以为我的老家在云南?”

“哦。”夏暖说不上自己是失望还是什么,可就在这时,冷天却再次开口说道:“我呢,是山东潍坊的,风筝的发祥地……”

夏暖不知后来冷天又说了什么,她只清楚的听到了两个字:“潍坊!”

“小暖,你在听吗?”好像过了很久,夏暖迟钝的大脑才接收到了某人说话的信息。

“我在。”夏暖抬眸,一双灵动的眼睛里写满了困惑与迷茫。

“走吧,我们。”冷天像是没发现夏暖的异常,上前替她拿上了行李箱。

“不用,我来。“夏暖飘散的意识一点点的回来,可她刚想伸手抓住她的箱子,就听冷天开口说道:“哪有让女人提行李的道理,你这也太不尊重我的性别了!”

夏暖有些懵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将手缩了回去。 五分钟后,夏暖坐上了开往江城的冷天的私家车。

“这趟玩的如何?张立龙他们没有为难你吧。”冷天一边开着车,一边出声问道。

夏暖眼睛看着窗外,淡淡的开口:“做导游的,能担起个玩儿字,那客人可得十分非常的友好,不然,我们就只有受累的份。”

“咦?”冷天飞快的暼了夏暖一眼,说:“这话听的怎么感觉你带团受了委屈?你告诉我,是不是那些男人们为难你了?”

“没有。”夏暖痛快的否认,并说道:“我只是就我的职业对你做出一点解释。导游这工作不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没有技术含量。”

冷天还是第一次听夏暖主动提及她的工作,他也因此颇感兴趣的多问了一句:“那你当初是怎么决定要做导游?”

“我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自己会当导游。”夏暖缓慢开口:“在我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后来,我因为父亲在天津的缘故,我也在毕业后去了那里打工。”

夏暖兀自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却没发现,当她提到天津两个字的时候,冷天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和愤恨。

“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夏暖的语气越发的变的伤感,她此刻的脑海里全是那个恐怖的画面:“发生了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我才在母亲的催促下回到了我的家乡,也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

“那么,”冷天握着方向盘的手,关节泛白,青筋突起,但他的声音依旧透着冷静:“后来呢?那件不好的事情解决了吗?”

“也许吧。”夏暖的面容平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可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与我而言,那件事情永远都没有能解决的那一天,可对别人来说,或许它早就成为过去了。”

“夏暖,你能告诉我,三……”

冷天的话刚说了一半,夏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声音虽然不大,却足以让冷天醒悟了过来。

幸好夏暖此时的注意力在她的手机上,不然,她定能察觉到男人刚才懊恼的神情。

夏暖看着手机,刚才那声响是刘兆辉发来的信息,他问她,是否已经从云南回来,让她晚上回家。

夏暖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苦笑,紧接着,她便快速的输入了一句话:“放在你那里的东西我改天会去取。”

她知道,只凭她刚才那一句话,刘兆辉就能明白她的意思。当初,是他先抛下了她,所以,这次,她也一样。他们之间,只有分手才是最好的结局。

夏暖虽如此劝慰着自己,可内心忍不住还是在想,想刘兆辉看到她的信息后会是什么反应?想他会不会说些道歉的话……

想着想着,她握着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夏暖迫不及待的打开,却在下一秒钟,眼里直接泛起了泪花。

在一旁开车的冷天虽有短暂的懊悔,可那点情绪过后,他便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夏暖身上。所以,当夏暖身体僵硬,手脚冰凉,滚烫的泪水在眼里打转时,冷天第一时间就将车子停在可路边。

“小暖,你怎么了?”男人伸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却最终不自然的落下。

“我没事。”刚才那种血气上涌,浑身颤抖的感觉持续了几秒钟后已然消失不见,现在的夏暖内心只剩下了一种悲凉,这一刻起,她对刘兆辉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和幻想。

“冷先生,我们走吧。我饿了。”夏暖转身对冷天说道。

冷天怔了片刻,随后果断的发动了车子。

吃完饭,冷天将夏暖送回了她租住的公寓,而他则直接开车回了酒店。

在他的房间里,赵博海和罗影正等着他。

这个赵博海就是夏暖团队里那个姓赵的对她照顾有加的男子。

冷天去丽江的那晚,他曾经一度守在门外。

因而一进门,冷天便对着他问道:“海子,夏暖那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

“这个,我得好好想想,怎么了?”赵博海并不清楚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那夜过后,夏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身上看不出任何破绽。

“哎,冷天,我很好奇,你那晚都和夏暖说了什么?”坐在一旁被充当空气的罗影一脸不服的问道。

冷天瞪了罗影一眼,迫切的说道:“海子,你好好想想,她那天到底喝了多少?”

赵博海见冷天脸色凝重,只好凭借着几天前的一些印象回忆道:“那天吧,张立龙他们非说丽江的住宿不好,与合同上的四星不符,后来夏暖他们公司在当地合作的旅行社就派了个人过来,还说带了礼物。结果,好家伙,那人所说的礼物竟然是酒。白酒、红酒、啤酒样样都不缺。”

“所以,那些个大老爷们就让一个女孩子陪他们喝酒?”罗影打断了赵博海的话,怪不得,冷天会大晚上的飞到丽江,合着是怕夏暖被欺负啊!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冷天一眼,却见对方皱着眉说:“海子,你继续。”

赵博海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随后说道:“后来,张立龙他们就说只要夏暖能陪好他们,意思就是他们觉得这顿酒喝好了,就不会就住宿的问题再闹,如若不然,他们就会给振华的老板打电话,而且回来后还不给结尾款。”

说到此,冷天的脸已经彻底拉了下来,可因为他没有出口制止,赵博海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夏暖也是没办法才答应了下来,然后一桌子的男人就开始轮流和她喝酒,除了那人带去的那些酒,还有张立龙他们自己买的啤酒,几乎都喝完了。所以,冷天,你若让我给个准确的几瓶这样详细的数字我没有。我只记得,等夏暖把客人送回酒店后,她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还是酒店前台扶着她回的房间……”

“三年前的那场车祸,或许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冷天忽然开口,打断了赵博海的话。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