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那些年·蔚蓝·似光芒

作者:玉如影|发布时间:2018-09-04 21:28|字数:3399

最后一次的回忆,竟然,会让他们都流下眼泪。

那次他们所流的眼泪,似手中拿着的星星,想扔又不想扔。

这么多一段又一段的小插曲,无论会成为每年四季时光的什么,只愿多年以后他们会记得自己的母校。

第九中学是她人生当中的第二个母校,无论未来会怎样,都会时常回到母校去看一眼的。不知,他们会不会回去看喽?

这个与众不同的三年,真的是给她带了来太多太多不一样的第一次,以至于让她的生命多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三年,真的是给她带来了犹如天籁之音的知音,以至于让她的岁月多了一首永远也写不完的歌;

这个看似悲欢离合的三年,真的是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疼痛,以至于让她在消失的青葱光影后逐渐的成长起来……

在读书未成年之时,她的弟弟总是会叫自己的外号,成年之后依旧如此。

她有许多不雅的外号:猪婆脚、大懒虫、猫子……

猪婆脚是她的弟弟给取的,而大懒虫是谁给取的便忘了,猫子则是村里的人给取的……

这些只是【虚名】而已,所以,她不在乎。

她给自己的弟弟也取了一个外号,便叫做猪脚。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就随意的给取了这外号。

她和秋慕烟的相识,不像电视剧里常放的那种不打不相识,只因一个小小的忙而结识的。

在进第九中学的第一天时,先是在下车之时不小心崴脚,随后她又在外面的早餐店吃面时,手不小心被店员端来的热水给烫伤了。吃完过后,她还是由着自己的弟弟,扶着一步一步的走进学校门口的。

她以有一个慈祥、又啰嗦的奶奶,而感到是自己人生当中最棒的生日礼物了。故而,她有的时候会祈祷:希望奶奶能够健健康康的活百年,到百岁后看到儿孙满堂,再无忧的离开这人世间。

不太怎么年迈的奶奶,将她们送到学校的门口叮嘱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她望着奶奶转身离开的背影在想:晚上奶奶会给我们做什么好宵夜吃呢?

她的弟弟扶着她一路走到学校的宣传栏前面,之所以走到那里是因为会将每个人分在哪个班级以表格形式贴出来。由于这会儿站着的同学比较多,所以,便将她们两个分散了。

心细一点的秋慕烟,用手指着她那被开水烫红的位置说:“你好新同学,我叫秋慕烟,你的手臂怎么被烫红了啊,还有就是怎么连脚也不小心的崴了啊?”

她向秋慕烟友好的伸出手说:“你好我叫上官春儿,只是一场小小的碰撞而已,我不在意的。”

秋慕烟握着她的手说:“虽说不要紧,但千万不要留下疤痕就好。”

秋慕烟又接着说:“我好像看到我们两个被分到同一个班了,待会儿还是由我扶着你到教室吧。”

她只是低着头说了,一声“谢谢”而已。

所以,这两个人的相识,并非,犹如电视剧里常演的那样如此的华丽,而是以简简单单的相识,拉开了一段漫长的人生之旅。

上官睿城找自己的姐姐找了好久,没看到她的人影,心想:是不是去教室了啊?于是没过一会儿,便去了自己被分的那个教室,一进教室上课铃声便欢快的响了起来。

幸好,今天所有的同学不曾迟到。毕竟,这是开学前的一个小小的前兆而已。

这只是【军训】课而已,并非,正式的【上课】。

当她们两个来到所在的班级之后,扫了一眼教室的位置,发现只有两个空座位了。

她率先开口:“秋慕烟,还是由我坐在那个位置吧,这并非正式的【上课】,我坐在哪里都一样好。”

挽着她手的楸慕烟说:“上官春儿同学,那我就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不是城市里的孩子,故而,有的时候要懂得他们所说的话,非得过一刻钟后才会明白。

说起自己的弟弟,给她更多的感觉是恨。这里所谓的恨,是在自己成年后发觉的。在读书期间,并未这种感觉。在那一瞬间,她甚至有的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通了万物相生相克,那么,人是不是也是一样呢?

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分离之后,发现其实不恨比恨更贵重。可是,要让她学会怎么不去恨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或许,唯有时间能够冲淡一切吧?这是羽盛阳在离开了她之后,不知他第几年在微博里所留下的一句话。

本来她是不会玩微博的,当她发现班上有好多的同学在玩时,于是自己也便开始玩起微博来了。

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最恰当不过了——反正,玩微博的人都是有目的。

这是,她在玩了几次微博之后,经过深思熟虑得到的一个答案。至于别人的答案是什么样的,她才不管呢。

至此之后,在无聊之时,她便以玩微博来打发时间。

这一打发,又回到了那次班上同学在上课,看小说的事件。

那蔚蓝的天空是他们经常在一起,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新鲜空气的天空。但曾有段日子,他们所追逐的网络小说的作家,似天空上的星星……

那个时候班上的女孩子,喜欢看顾漫、明晓溪、匪我思存、郭敬明等当红作家所写的小说,而班上的男孩则是喜欢像天蚕吃土豆、唐家三少等当红作家写的小说。甚至,班上还有一位男同学经常写呢。只是,她不知道这位叫王谦的同学,后来写的作品的咋样了而已。

于初三某年的夏天,有一位叫饶慢慢的的女同学,带了一本书名为《悲伤逆流成河》的小说来看。

正逢初三那年的某天,班主任通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让班上所有的同学,将前面两年未丢的课本,全部带到学校来。听到这则消息的同学们,等班主任说完这话后,同学们不是拍桌子抱怨,就是以发出各种的眼神、以及其他的抱怨方式来抱怨了。

看到同学们【叫苦连天】样子的班主任说,等你们将来有出息,说不定会感谢老师所做的决定的。

待到班主任讲完这件事情后,就开始上课了。由于时间紧迫,便不由得加快了讲课的进度。

那位叫饶慢慢的女同学,将《悲伤逆流成河》这本书来到学校看,是其将前两年所有的课本拿到学校来之后了。

饶慢慢的成绩一直处于中等偏上的那种,所以,对于自己能不能考上好的学校,却没有想太多。只是,一心想追完自己最爱的小说作家所写的书而已。

这位女同学,以为用这么多的课本,挡着老师的视线,就不会被发现自己在下面做什么。可是,当饶慢慢的书被正在巡逻的老师发现之后,便是很心疼自己的那本书,却未想到自己做了这事的后果。

那天化学老师没收了饶慢慢同学在上课时所看的书,在下课了之后,便向其的家长打了电话。

其实老师这么做,也是为了饶慢慢的将来着想,不曾想其却什么也没有想过。

那天,饶慢慢的同学家长接到电话后说,你好,请问找哪位?

化学老师客气的说,我是饶慢慢同学的化学老师,你家女儿在上课时看小说,因为担心其的未来,所以就打了这通电话给你。

一听到这话的饶家长,顿时,就也有礼貌的回了过去,那等我抽空了,就来一趟学校吧。

放学回到家的饶慢慢,便被自己的爸爸妈妈给训了一顿,不但不反省,还将自己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到了吃饭的时间,饶爸去房间叫其之时,都没有作声,看来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折身回到客厅的饶爸便对饶妈说,饶妈,这孩子的脾气这么倔强,怎么办啊?

正在端菜上桌的饶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而今其的老师这么做是对的,只愿这孩子自己能想通吧。在这之后的两天,饶妈去了一趟学校。

饶妈去学校的那天,天空阴云密布的,看似要下雨的样子。

饶妈来到了自己女儿化学老师的办公室,同这化学老师一间办公室的老师,有礼貌的说,这位家长你好,你女儿的化学老师,现在去办事情了,等会儿就过来了。

不到四十岁出头的饶妈,在这间办公室等了一会儿后,来的却是自己女儿的班主任。正是因为见过班主任,所以,比较熟悉。

班主任拿着饶慢慢同学上课看小说的书,来到这间办公室,随后很随和同饶妈说,饶妈你好,你女儿化学老师家里临时出了一点状况,他委托我来办理这件事情。

饶妈平静的说,谁来处理这件事,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都是为了孩子的学习成绩。

随后,班主任请饶妈坐了下来。然后,到饮水机前,用一次性的杯子接了一杯水,放在了饶妈的面前。等其拉开椅子坐下来之后,就开始在谈话了。这次的谈话,足足谈了半个小时之久。

直到学校的放学铃声响起,饶妈才起身离开了。正当饶妈走到门口之时,班主任将手中的书给其时说,上课看小说虽有不对,但只要饶慢慢同学的成绩,一直同之前的排名是一样的便好。

那天放学后,恰巧,上官春儿看到了饶母。于是,她出于礼貌同其打了一声招呼。

看到饶妈手上拿的那本《悲伤逆流成河》,她就明白了饶妈为何来学学校了。

那个暑假,她在家看了一部电视剧,名字叫做《梦里花落知多少》。由此,便想到了饶慢慢所看的《悲伤逆流成河》,毕竟,这两本书的作者出自于同一个人。

那次开学后,她问饶慢慢借了这本书,可却未在上课之时看。

于是就这样拉开了,饶慢慢走进她心中的友谊,而非像秋慕烟的那种感情……

没有谁能够左右谁的青春与人生,那就得看一些人够不够努力了;没有绝对的付出,哪会看得到耀眼的光芒?曾经有人同她一起写歌词,可如今那个同她一起写歌词的人,早已不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