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整形女孩(2)

作者:丁大悲|发布时间:2018-07-25 09:18|字数:2834

画蝉回到了爸爸的身边,画蝉只告诉爸爸画眉同意给爸爸治病,等北京那边的医院安排好了,爸爸就可以转过去做手术了。

画蝉给爸爸擦脸的时候,问爸爸道:“爸爸,你说妈妈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我。”

爸爸沉默了片刻,他知道画蝉不会无缘无故问这样的问题,但他已经不想知道画蝉为什么会这样问了,他只想让画蝉知道妈妈对她的爱:“你知道母爱为什么会是世上最伟大的爱吗?因为她永远都觉得自己给孩子的爱还远远不够,她每一天都想给自己孩子更多一点的爱。画蝉,你的妈妈连爱你都还没来得及呢,又怎么会舍得讨厌你呢,她比我还要爱你。”

画蝉哭了,但她还有一点想不明白,依然问爸爸道:“那我梦里的那双手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知道是你自己理解错了,还是有人误导了你,你梦里那双手,是一双想抚摸你的手,那是妈妈对你的爱与愧疚啊。”

听了爸爸的话,画蝉笑了,她把脸贴在爸爸的胡子茬上蹭了蹭,“爸爸,我给你刮胡子吧。”

画蝉先把和好的刮胡泡涂在爸爸的脸上,一边给爸爸刮胡子,一边问:“爸爸,你能说说妈妈是什么样子吗?”

“跟你一样。”

“她喜欢画画吗?”

“跟你一样。”

“爸爸,你说如果妈妈在,我们一家人会像现在这样分开吗?”

爸爸闭着眼睛,很久没说话,没一会儿就响起了鼾声。

第二天,画蝉跟爸爸说她要去北京看看做手术的医院,到了北京后,画蝉被姐姐拉着进了整形医院,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之前是那么令她羡慕与敬仰,现在却让她感到紧张与害怕。她紧紧地抓了抓姐姐的手,可怜兮兮地盯着姐姐,泪水在她的眼里转了几圈从脸上滑了下来。画眉看到了画蝉眼里的一抹疼,就在画蝉同意整形的那一刻起,她的心就稍微软了一些,或许,她之前的那些怨恨里,确实有很多是来自于画蝉比她要漂亮吧,如今画蝉就要做整形了,就要没有她漂亮了,她对画蝉的怨恨好像真的就没之前那么深了。这么些年来,姐妹俩第一次相互凝视,画眉知道她以前包括现在,做过太多对不起画蝉的事,她暗暗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看着眼前流泪的画蝉,她的心也疼了一下,拉着画蝉的手攥的更紧了一些,她想起在这个世上她这个乖巧的妹妹除了爸爸就她一个亲人了,可自己现在却要她去做一个等于给她毁容的手术,尽管自己以前那样对她,可她在这一刻依然那么信任她,是把她的手抓得更紧而不是挣开她的手。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自私与冷漠,她想带着妹妹离开医院,可是如果错过这次机会,她这辈子可能就再也当不了明星了,她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画眉的纠结画蝉都看在眼里,她知道,姐姐还是爱着她的,她也希望姐姐能够实现她的明星梦想,她擦去泪水对画眉说:“姐,我不害怕了,因为我不是来整形的,我是来还债的。”

画眉一把把画蝉抱在怀里,然后又将她推出去,把身子转了过去。

画蝉朝手术室走去。

手术室的门关上后,画眉猛地转过身来,她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泪水扑簌簌地掉下来。

由于打了麻药,画蝉陷入昏迷状态中,她再次回到了那个梦里,那双手再次伸向了她,她恐惧地哆嗦着,又抖成一团,只是这次不会有爸爸来抱她了。她瑟缩着,头深深地埋在双臂和双腿间。那双手这次没有缩回去,它们在画蝉的头上轻轻抚摸着,抖得比画蝉还要厉害。画蝉慢慢仰起脸,她看到一个满脸泪痕的美丽的女子正望着她。画蝉认得她,她就是爸爸照片里的以及故事里的女人,她就是她的妈妈,日思夜想了十三年却从来都没有梦到过的妈妈。她多想扑到妈妈的怀里呀,可她又想到妈妈的死,又想到了画眉的话,她觉得自己没有扑进妈妈怀里的资格,她一点点往后退,也不敢去看妈妈的眼睛。

“画蝉,妈妈想你呀……”妈妈已泣不成声。

听了妈妈的话,画蝉不再往后退,吃惊,感动,委屈,对妈妈的深切思念让她嚎啕大哭。妈妈把她抱在怀里,她也紧紧抱住了妈妈,她终于知道,原来抱着妈妈的感觉竟是如此……难以形容。

那天画蝉昏迷了很长的时间,她跟妈妈说了很多,说起了坚强的奶奶,她告诉妈妈,奶奶给她买来的衣服她只在奶奶的忌日才会穿。也说起了颓废但仍旧不愧是好爸爸好丈夫的爸爸,当她告诉妈妈爸爸把整个口子坡的黄鼠狼都铰成了秃子时,妈妈笑了,笑得肚子都疼了。妈妈也告诉画蝉爸爸当年是怎样打动了她,她年轻的时候经常头疼眩晕,镇上的老中医说鹰肉能治这种病,可是口子镇的鹰很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更别说捉住它们了。爸爸却做出了一件常人很难做到的事,他连着一星期伪装成草人躺在草丛间,然后把一条蛇绑在自己身上,每天就看着那条蛇在自己身上爬来爬去,因此镇子上的人都笑他犯了花痴病净干一些荒唐事。最后他终于引来了一只鹰,为了捉住这只鹰,躺得手脚都麻了的爸爸还被鹰啄烂了脸。鹰被送到了妈妈的家里,但妈妈不舍得吃,一直把它养在家里,他们结婚那天才把它给放生了。画蝉也跟妈妈说起了自己学画的艰辛,她同妈妈商议着以后不再画画了,还回老屋去,还养羊,然后再喂上一群鸡鸭,这样就不用去街上买鸡蛋了,把山脚的那两亩荒掉的菜地也重新种出来。妈妈告诉画蝉要喂几只公鸡,不然母鸡下不了蛋,公母搭配这是永不变的理儿。她还让画蝉在屋前种些栀子花,等花开了,她会回来看。

妈妈摸着画蝉的头问她:“你怨过画眉吗?”

画蝉使劲摇了摇头,蜷在妈妈的怀里哭着说:“是画蝉不好。”

“其实在妈妈眼里,你才是姐姐,你要照顾好爸爸和妹妹。”

“可我更想照顾妈妈。”

“你要记住,妈妈无时不在。”

画蝉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画眉,剧组已经开机了。画眉走的时候,把妈妈唯一的一张怀孕期间的照片留给了画蝉。

现在的画蝉跟之前的画眉完全一样,一个纯净版的画眉,她已履行协议改了名字。而“画蝉”则出演了《归途》女主,一炮走红开始了灿烂星途。成了明星后的画眉,渐渐不再跟之前的那些人来往了,也不再抽烟酗酒了,对石大一也尊重了许多,不仅如此,她偶尔也会回到口子镇陪画蝉和爸爸一起吃顿饭,住上几天,有时候也会在经纪人的建议下做一些慈善方面的事。

也许星途引人向善!

爸爸醒来后,并没有见到画蝉,只是听医生护士们说,画蝉成了大明星走了。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就像不知道这事一样,不向别人问画蝉的事,也不去看“画蝉”的电影。大家说,他刚从死门关爬回来,可能是吓糊涂了。

一直到出院爸爸也没见到画蝉,爸爸回到画坊时,看到画坊里什么都没了,“画眉”正把毛笔一支支投进火堆里。

画蝉真的不再欠谁了。

爸爸缓缓走到画蝉跟前,目光有点呆,他盯着画蝉有点变胖的下巴看了许久。

画蝉笑了笑,摇摇头,眼里满是泪水。她锁了画坊,搀着爸爸一起朝老屋走去。

一年后,院子里已是鸡鸭成群,牛羊满圈,爸爸的身子在画蝉的精心照料下,硬是恢复如初,不仅行动自如,连地里的活也都被他包下了。

画眉在同画蝉商量了几次让她重开画舫都被她拒绝后,便瞒着画蝉同爸爸一起帮她让画舫在镇上重新开了业。画舫开业那天,画眉请来了许多名流人物,热闹的景象惊动了整个口子镇。开业典礼上当画眉想要说出当年让画蝉整形一事的时候,画蝉从画眉的手里抢过话筒说:“从今往后,我只想做一个好姐姐。”

画眉哭了,如今她实现了所有的梦想,找到了“姐姐”,也重新找到了家。

门前的栀子开花了,洁白的栀子花散发出轻轻的香味,画蝉看到有一双手正朝栀子花伸过来。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