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终归途

作者:木言|发布时间:2018-09-17 15:50|字数:2797

季维杰不知不觉中离开了庄里,踏上了去青虚山上戏场的羊肠小路。这黑夜,黑得像是要吞噬一切一样,让他几乎看不到脚下的路面。大戏场上灯火通明,人群鼎沸,他其实特别不喜欢这样的拥堵跟吵闹。可是,他实在太独孤,太压抑了。这么多年了,他始终觉得,他是一个人一直在这条路上独行。他想着:要是真的独孤,就把自己置身于这吵吵嚷嚷的人堆儿里,在这片喧嚣下,他或许能发现自己的另一个出口。所以很快的,他也就想明白了。他觉得,人活着,都是独孤的,也都是害怕孤独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人与人,才有了惺惺相惜的贴心和体己。他的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竟也觉得都是那样可爱。他突然能理解人们为什么愿意信奉这些子虚乌有的神神了。是的,他们不一定绝对相信神神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而是他们愿意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心底那些美好的愿望,跟自己做个虔诚的交接。当然,也能在这个热闹而短暂的时间里,给身心放一个假,来释放一年里劳动的疲乏。

夜已经很深,戏场的声音,也悄然在耳边落下。文清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这两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的思绪,飘进了那一桩一件的悲剧里......

“二妈......二妈......”云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文清“昂”了一声,赶紧穿好衣服,打开灯,下地穿好鞋。

云云一见灯亮就迫不及待的推开门进来了。文清一看,他神色这样慌张,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云云,都半夜了,你咋还么回去?”

“二妈......”云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文清慌忙拉他起来。

“云云,你别怕,发生了什么事?”

“我二爸......我二爸......在戏场的背洼上,让人害了......”他哭哭啼啼地说完了这句话。

文清踉跄地跌坐在地上。他被人害了?被人害了?这咋可能?咋可能?他不是一向不去戏场的?他不是不爱那些热闹的地方?他是咋了要去戏场?她和他刚才还吵架着呢......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他们的最后一刻,竟是在彼此厌烦负气的场景下画上终点?为什么?为什么?她呆愣地一时间内难以相信这个事实。

云云冷静下来,扶她起来,出了窑里。

夜,依旧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文清呆滞地跟着云云往坡下走着,撞见了庄里几个男人,抬着季维杰的身体,正往自家院子上来了。

他被放在脚地上,衣服上到处血迹。文清安静地圪蹴在跟前,看着那些人给他退去衣裳,给他擦洗身体。他身中十几刀,只有胸口处的那一刀,是致命的。

“二和,是谁发现的?”过了很久,文清幽幽问道。

“我在背洼上扣明宝,看到几个人骑着摩托车停在了路口,他们都带着头盔,在背洼上看到老二,不分红黑就是一顿乱砍后,又很快地骑着摩托车走了。当时我们都不晓得是老二,等那些人走后一看,才发现的......”唉,当时就不行了。

季维杰一生在追寻的那颗北辰星,在天亮以后,像他苦涩的人生一样,陨落了。

云云给报了案,警方也着手调查了。然而,云云并不晓得,他那幸福圆满的婚姻生活,是他二爸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所换来的。

文清安静地么有落过一滴眼泪地将他的后事办完了。季维杰下葬的头七晚上,文清一个人爬上青虚山顶。顶上的风,将她么有扎起来的头发,吹得肆意乱扬。她的泪,终于不受控制地奔涌下来。那年下雪,她来给他送鞋,他送了她一双白色保暖手套......那年,他给她送了一件麋鹿雪花衣......那年,他们在雨地里,摔死了驴,他却笑得阳光一样明媚......那年,他怕她怕冷,给她做了羊绒的格桑袄......那么多的那年,她奔溃地数也数不清楚。在这里,她的天和地,都已经破灭了,剩下的,都是她黯然神伤的回忆。

文清在三日后也离开了。离开了这个她已然在此生根发芽的地方。十八年了,在这里,有她曾经热情的挥汗如雨,有她曾经热忱的竭心尽力,也有她曾经真切的酸甜苦辣。然而,同样也是在这里,让她痛不欲生地失了至亲,让她稀里糊涂地身陷囹圄,也让她昏昏沉沉地迷失了自己。是啊,从今以后,她一个人了,这家,也只能算是一个么有温度的冷窑洞了。从今以后,她去哪嗒,也都是一个人的安家立命了,在哪嗒,也都已经不重要了,都是一样了......

两千零四年十月初八,文清再一次回到了小兴庄。五年多了,她最终还是回来了。这五年多,在外面,她细数过万千春暖花开,悲叹过无数夕阳残月,倾听过林间秋风落叶,卧尝过旷野皑皑白雪。做过售货员,当过服务员,也曾在偏远山区教过学,身临其境地感受过那些贫困环境下的人间苦难以及悲欢离合。也正是那些因一点点收获而惊喜感恩的孩子们,让她再一次激活了自己对生命的感恩之心。她想着:不管生命是长是短,对于这活着的每一天,都不该被辜负。

当她再次回首所有走过的岁月,竟发现,心底最亮丽的那道风景,依然是这片沐浴在金色光芒中的黄土高原。

她于是先去了丰城,找了文辉,将文辉前些年约定好给她存的钱,剩余的全数转了出来,并告诉了文辉自己的打算。

文清说:“这几年科技发展得太快,城镇化的步伐也不落俗,这一切,对乡村元素形成了冲击,却也带来了新机遇。市面上,为了适应高速发展需求,到处都是化学和农药催成的食品。土地被退耕还林后,还有一部分都是比较好的地段,正适合开展建设一个最天然的有机生态基地。有些大面积坡度小的地,甚至可以直接围圈起来,在上面搭棚盖窝,做原生态圈养场所。有的地可以种草,有的可以种有机食粮,而蓄养的牛羊鸡,产生的粪便,是最好的天然肥料,只要好好管理,这片土地,依然能让守着它的人们,过得锦上添花。”

文辉点头赞许,表示大力支持。

文清又说:“我注册好了商标,是高原红。”

村里走了一半人,留下来的都是死守这片土地的人,反而更有利于开展工作。

一切都在她的管理下,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她回首时,那一场场巨变里,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和结局。是的,她的兮兮,她的景景,还有狗子哥一家人,玉面季维温,偏激的季维兰,大孩子一样的英英,云淡风轻的顾青衣,憨厚微笑的雨儿,不甘平凡的四芹......这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如今都已经归于大地。唯有季维杰,她此生穷尽自己,都无法琢磨的丈夫,成了她午夜梦回时的遗憾和愧疚。

听二和说,她走后不久,哥哥文国来过了,想来是打问文晓的住处的。他最终,还是好起来了。文骁跟着 云云和改梅在市里生活上学,连嫂子秦氏也一起跟了过去。

文清无限感慨。这辈子,全是因为哥哥文国的恋情,才开启了这场交易的婚姻,也才有了她之后的种种人间。她跟他之间,现在,她终于明了了他,可他却已经不在。世上,总有些遗憾,是你回首时,来不及弥补的。他在世的时候,是那样热爱这片土地,热爱这片沐浴着金色阳光的黄土高原。这里是他梦莹魂归的地方,是他心中永不磨灭的希望和力量。现在,同样,也是她所剩不长的余生里,所要去奔赴的那条真正的归途所在。

夕阳,从不曾改变过一样,如常地照射着这片安宁而古老的大地。一代人的幸与不幸,都在这片土地上归于尘埃,融于天地。新的命运,新的悲欢离合,仍将在留守下来以及那些延续下去的人们身上,继续书写新的篇章。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全部捧场记录>>

(0)

(0)

(9)

(2)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