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瑶池道魔相遇,红眼兮,斗争兮。

作者:老北洼|发布时间:2018-08-01 04:18|字数:5296

恩怨分明,道魔不共戴天,正邪势不两立,瑶池一翻血战。虽说鼠姑拥有无字天书,但要详细参透,不是一天半天的功夫。渐渐出现了优胜劣败的迹象。

正在这时,蟠桃仙婆和吴刚桂花也从下空返回瑶池。

蟠桃仙婆:孩子们,这些老魔头是煮不烂的臭石头,不可恋战。

吴刚:是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的适应能力很强的。我们有着他们在天庭胡闹吧,到了地面我自有阵法与他们抗争。

桂花:孩子们还听不明白呀,一个字撤!

荷莲:有些不甘心呀!我还能打的。

茅根:听仙婆的,不打无准备之战!

荷莲:哦!好吧!

勺娃:那大王八和九耳水石侯还在水下关着哩,他们会不会救他们呀!

吴刚:他们巴不得他们藏在水底不出来哩。这些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家伙们!

瑶池冒出巨浪。九耳水石侯和大王八及其母夜叉现身,然后跳上岸来。

九耳水石侯:好呀!你们合伙算计我。东西南北四大天王一边与鼠姑们迎战一边解释。

东西南北大王:没,没有的事情!

九耳水石侯:算了,算了!现在是把鼠姑一行统统给抓住了,方解我心头之恨!

大王八:几位哥哥弟弟,我在水底呼救,你们咋不救我哩。

青、赤、黑,黄四魔王:没听到呀,谁听到了?咱们不是与四大王合计关闭九耳水石侯的吗?你咋带出这个玩意来了。

母夜叉:我是他的老婆,是用他的脊梁骨做出来的。今后他听不听你们的我不知道,但我的话就是不能违背!不然他生活得会很悲惨的。你们这些哥哥弟弟可要为他着想,别惹我生气哟!

青、赤、黑,黄:嘿!嘿!嘿!当务之急是抓到这些正道们,不然我们会没好日子过。

母夜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扛着走,我虽然不想跟你们这些乌烟瘴气的东东们同流合污,可为了我们家大王八,我只得与你们为伍,狼狈为奸罪恶滔天起来。

这些魔族摒弃前嫌,团结一心,将鼠姑蟠桃婆婆团团围住。

正当处于胶着状态,鼠姑一行脱身不得。

桂花:看来我们想撤都来不及了。

吴刚:来不及就来不及吧,他们又能耐我何!

桂花:关键就在这里,整天打打杀杀,有意思吗?有这时间干些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多好呀!

黑压压的浓云雾霾弥漫过来,接着就是乌鸦叫哇哇老鼠吱吱。

昊香圣姥:哈哈哈!好生热闹。神仙大决战呀,还是神仙大灭亡呀!难不成到了世界末日吗?

桂花:你不在你的黑风川呼风唤雨无恶不作横行霸道,怎地到瑶池圣地来了。

乌鸦长老:天地三界皆为魔,我们圣姥想去哪里去哪里,有谁能管的着。

勺娃:你这臭嘴乌鸦,你们怎地也飞到天庭了,还大闹瑶池!对了还有你们这些贼眉鬼眼的老鼠们。

鼠长老:天地三界皆为魔,乌鸦说得没错,大家都是神仙,凭什么我们就不能在天庭遨游,放纵自己!天庭,我们来了,瑶池,我来钻洞拉屎逍遥来了!谁耐我何?要不咱们就干一架!

桂花:闭上你的臭嘴吧!天地三界有你们这些邪魔,才变得乌七八糟,乌烟瘴气的。没规没矩,神仙时代一味地长生不老,一味地妖魔鬼怪,终究会自取灭亡。

鼠长老:大家都长生不老,谁灭谁亡呀!烧杀抢掠吧,弃道修魔吧,这多快活,多逍遥呀!

漫天缤纷的蝴蝶,驱赶着乌鸦和老鼠们。

蝴蝶长老:我们是新型空仙兵,我们绝不允许有谁违反天纲五常。

鹤声骤起,无数丹顶鹤也汇向瑶池,驱赶着乌鸦和老鼠。

九耳水石侯:怎么回事?我不敢称大帝,只称一个侯,还很平民地让大家伙喊我一声鲎哥,怎地对我管理天地三界不满意呀!怎地道魔都来这瑶池呀!

乌鸦长老:切!你一个小小空飞宫宫主,也想掌控天地三界,将我们五大魔王欺负成龟孙子了。你一边呆着去,有昊香圣姥在,你狗屁不是!

鼠长老:你现在连空飞宫宫主都不是了,你看,你的空飞宫也被两只蝴蝶给占领了,人家一招蝴蝶效应,生出无限小蝴蝶空仙兵来。我地妈呀,直扑我的脸,小是小,浓缩的都是精华呀!我还真招架不住!

大王八现出神仙身——即白昊魔王。

白昊魔王:为了治你死地,我们花了多少心思呀,本来我们把你骗到水底,天衣无缝,谁知道来了臭鼠姑他们,害得我只能爬着走——没有脊椎骨了!我哇呀呀呀!气死我了。

母夜叉:谁说你没有脊椎骨了!我就是你的脊椎骨!

鼠长老:对了,我们鼠辈的骄傲哩!

九耳水石侯:你们小小鼠辈有何骄傲?

东方大大咳咳天王:嘘!空蓬大将军,我还是叫你一声空蓬大将军吧,鼠长老说地是病魔仙君呀!无论如何人家是列班的神仙,自然是人家鼠辈的自豪和骄傲了。

九耳水石侯:我是三界第一,我不让他骄傲,就不让他骄傲,你为什么在骄傲之前还多加自豪两个字哩,是不是说你很有学问呀!我还以为你跟他们同流合污一起暗算我,被我发现后会痛哭流涕求我宽恕哩!

鼠姑:仙婆,想死我们了。

蟠桃仙婆:你们偷了无字天书,该有天往地走,咋就转到瑶池来了。

蒿艾:仙婆,我们是得到蝴蝶来报,说你们去了瑶池方向,我们就赶来了。

鼠长老:我们的自豪怎么样,我们的骄傲又如何?他是你的兵,你把他们给请出来,我要看看他瘦没瘦,有没有头疼脑热的。如果不如我意,我要你好看!

蟠桃仙婆:我和吴刚桂花已经将天庭的蟠桃家族护送到地上了,以后这些乌烟瘴气的东西别想天天蟠桃宴了。

鼠姑:是这样呀!我们得到无字天书急需一安静出潜心修行,我们还是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蟠桃仙婆:丹顶鹤,丹顶鹤!你们是受三清师兄的急急如律令来助我们一臂之力的,现在看来我们没必要在这里跟他们恋战了,我们回去各自修行去吧!

空蓬大将军(九耳水石侯):那我们回我们的空飞宫,继续当我的空蓬大将军去,你看如何?西方!

东方偏将(东方大大咳咳天王:):不可能,今非昔比了,空飞宫已经被两只小蝴蝶占据,并繁衍聚集了无限量的蝴蝶来,他们现在才是空飞宫的主人!

昊香圣姥:什么?蟠桃小丫头,你耍我哩,我怒气冲冲追你到瑶池,无论如何都要较量一番,比试出个高低来。快快快,你我大战五百个回合来!

鼠长老:你我怎么没闻到我们的骄傲的味道呀!

大花猫:不在我泥丸宫中,空蓬大将军或者叫九耳水石侯的天天折磨他,拿他祭旗给灰飞烟灭了——他有无字天书呀!他有生杀大权哩!看在你们如此悲伤,咱们休战我也不追猎你们了。有仇报仇呀!

话音未落,老鼠们就把空蓬大将军(九耳水石侯)围了个水泄不通。

丹顶鹤:好的,好的,你们先行退出,我保护你们!

黑昊魔王:问候昊香圣姥!

白昊魔王:问候昊香圣姥!

赤昊魔王:问候昊香圣姥!

黄昊魔王:问候昊香圣姥!

青昊魔王:问——

昊香圣姥:我哩娘呀,杂有你们这号小魔王呀,我现在才听到你们的问安!晕死了!

青昊魔王:其实早该打招呼的,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我们插不上嘴哩!

昊香圣姥:你们咋搞的,凭空弄出个九耳水石侯来,他算那颗葱!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都被你们赶出凌霄宝殿了,还让一个小水鲎骑在你们头上拉屎拉尿。嘿嘿!你们的五魔城老巢都给人家占了,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青昊魔王:惭愧,惭愧呀!辜负了魔教的重托,惹得老祖宗您不开心了。拆东墙补西墙,咚锵咚锵咚咚锵,如今亡羊补牢不会晚吧。

东方偏将:圣姥你不是不允许上天庭的吗?天命难违,请回下界去了。

黑昊魔王:大帝轮流坐,今日放眼天地三界,非圣姥莫属。

白昊魔王,请圣姥就坐大帝宝座!

西方偏将:老东,今非昔比了,你以为还是空仙兵呀!可以一个唾沫一个钉,收敛些吧,现在是魔界当道,咱这道理不通呀!

赤昊魔王:这宝座不合适吧,这么长,是为咱们哥们和东南西北联合大帝量身定制的,很贵的。

南方偏将:贵倒不贵,是纸糊的,此纸只有人间有。老东老西,我们还是道家门徒吗?

黄昊魔王:自从盘古开天地,你们空仙兵就归道教一属,这是天经地义的,无论你如何依靠职业便利,横行霸道,恶贯满盈!圣姥,你从人间来,带有手纸吗?我用三百张手纸买通浆糊工:在我的座次处粘贴镶嵌了一条地沟油,你看,就这里,你要坐就坐在这里,舒服着哩,天天你都能置身于熬制地沟油的火热现场,那感觉,真——爽,不信你坐下闭眼用鼻子吸一下,那味道真正,真惬意好浪漫迪斯科,还带抖音哩,说不出来的尬舞哟。

北方偏将:说什么哩,说好的我也要当大帝的,怎么凭空让这臭椿树独自占用?她是你们魔教的什么屁祖宗,与我有什么相干?

青昊魔王:嘿!我这暴脾气!道魔不一家,这么简单地道里我们魔教未出生在娘肚子里都胎教了,你们这些牛鼻子老道,真是好幼稚好可爱哟!鼠姑,你要干什么?又要摆阵吗?快,快!我迫不及待了,你看现在瑶池来的都是重量级的神仙,要不摆一个诛仙阵如何?你有无字天书,你可以象那什么九耳水石侯或者空飞宫宫主空蓬大将军都可以将他的张居中大大没有咳咳宰相或者中间偏将什么玩意杀死在睡梦里!

人魔仙君:全称应该是为了新时代诛仙除魔阵呀我的王!

青昊魔王,对对,就是这阵,快摆呀,这瑶池这么宽敞的地儿,谁倒霉谁死,不用签订生死文书卖身契哦。

昊香圣姥:我真会被你们给气死!这么长的东西,无论是纸糊的,还是

铸金灌银的,都是形象工程,一把椅子,竟然被你们拓展成一条长板凳,干脆弄条扁担好了。

人魔仙君:好了好了,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你们道家心得哟!

昊香圣姥:人魔,别给他说这些没用的。他什么道呀,不过也跟以前一样,披着道的外衣,干一些张扬跋扈横行霸道的魔事,说来真是可怜,不如接受我们魔教的洗礼,正式入魔吧!

青昊魔王:鼠姑,你们要去哪里呀!快摆一个为了新时代的诛仙除魔阵,来除我这第一大魔吧!快呀快呀!我疯了,我可以入你们的道教的,只要你摆阵让我来破。

西方偏将:老黄,老黄,黄昊魔王,哦,黄昊青昊不在第四减三大昊帝,你说那地沟油,我很有兴趣,咱俩找个偏僻的小景区聊一聊?我做东,这里太吵了,哦,对了,我是魔教中仙,货真价实,不信你问咱魔教的暗语试一试?

北方偏将:你说这话就我就不爱听了,什么椅子,什么板凳什么扁担呀,本来这玩意也不是给你坐的,我还没坐哩,到让你霸占了,咋地我就掀桌子了!不服呀!病死的骆驼比马大,老子当年曾经是空飞宫的北方偏将,军阀混战时还是北方大大咳咳天王,哦,现在还是哩!

白昊魔王:你们二位有什么好事情呀,我也参一股。

青昊魔王:哎,鼠姑,你们别走呀,商量商量,摆个阵吧!我说魔界我说了算不算,我还是不是大哥大,帮我拦住鼠姑他们!

人魔仙君:青昊魔王,你不能跟她们走,这掌管天地三界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哩!

昊香圣姥:都闭嘴!

西方偏将: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从南面来了个喇嘛——

人魔仙君:嘘,闭嘴呀,就是不说话,你没听见呀!

西方偏将:板凳宽,扁担长,板凳比扁担宽,扁担比板凳长,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板凳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板凳宽,板凳长,扁担没有扁担长——

昊香圣姥:我宣布!你这蟠桃小道丫,听不听我也宣布,不管你们道家同不同意!何况你们道家也是门派林立,你也不过三清宫一清道徒而已之而已,人魔仙君:从今日起,入住凌霄宝殿,你是天地三界的玉皇大帝了,快化妆整形化作玉皇大帝的摸样吧!

人魔仙君: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五大魔王还在哩,三清宫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怎么命令他们哩!病魔,病魔,你这死老鼠,死哪里去了,快回来,号召其他十大仙君,高呼我三声万岁万岁万万岁吧!哈哈哈哈哈!

昊香圣姥,看你这德性,往哪里去?那是白骨精星宫,还是我送你进凌霄宝殿吧!

昊香圣姥说着,放出毒气,将人魔仙君融合在毒气中,然后一发力,毒气不知去向何处。

昊香圣姥:你个蟠桃小道丫!你往哪里跑!

东方偏将:护驾护驾!万岁万岁万万岁,人君玉皇大帝,我这里有许多被选王母娘娘照片,请你在百忙中看一看!

乌鸦长老:小的们,把东方给弄个鱼肚白!看他还胡言乱语,不胡言乱语!还有鼠老弟,快下界告诉你师姐,让她快来天庭当王母娘娘了!

鼠长老:你师姐,你师姐!你咋骂人哩!

乌鸦长老:我说的是潜藏在人族中的龟卜巫大国师,她难道不是你师姐我师妹吗?快去呀,别让一些乌七八糟的鸠占鹊巢!到时我们行走天庭可就难了!

鼠长老:那你守住王母娘娘宫,我这就去请!

大花猫:听到没有呀,那个龟卜巫大国师是个魔鬼呀!

蝴蝶小女生:长老,空飞宫还有你老爷爷打理吧,我俩跟鼠姑他们去人间遨游,继续修道去了。

蝴蝶长老:好吧,放心去吧,希望你们找到更多天地三界真谛!将帮助鼠姑将无字天书记载在人类发明的纸张上,记录保存下来。

昊香圣姥:想得美!

鼠长老:嘿嘿,谁当王母娘娘不是当王母娘娘呀!让师姐当了,岂不是正和你意!

昊香圣姥:你接啥子话茬子!我说那小蝴蝶哩!他们入住空飞宫我不管不问,要是不让我的爱徒当王母娘娘那可不行!哦——我还要说,无字天书对咱们魔教来说,那就是个屁!蟠桃小道丫,休走!你我恩怨今日一决!

桂花:已决就不要大呼小叫了!

吴刚:你说啥,就是啥,我跟你保持高度一致!

蟠桃仙婆:你俩傻吗?我咋看不出来呀!保护好鼠姑他们,快速离开天宫吧!啥时间都秀恩爱,烦!

九耳水石侯:哎!你这瑶池管理员,踩疼我了!抬一抬你高贵的脚好不好!他们都走了,那瑶池就完全属于我了,快,我要开蟠桃宴,盛大的蟠桃盛宴!

瑶池管理员:滚,那个水沟无活物,你就钻到哪里去吧!

九耳水石侯:滚就滚,又是一个狗眼看仙低的玩意!好落魄凤凰不如鸡,我滚就滚!谁怕谁!哼!天庭我也曾风景独秀过,都去了地上人间,我也急流勇退赶大潮去!看能不能淘到第二桶狗头金来。

人间地上,母系氏族部落联盟大首府,金鸡啼鸣,天亮了,大黑狗汪汪狂奔。

大黑狗:叫,我让你叫,不知道昨晚上梦里我被一帮天上的神仙呼来唤去,都说我什么了?记不住了,哦,最后好像是狗头金!这是赞美我哩还是赞美我哩!

金鸡:我!我!我!我!我!我!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