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假新郎

作者:银字笙箫|发布时间:2017-10-13 10:15|字数:3220

萧国,文帝三十年。

夜色温凉,月华清浅。

女子端坐于金缕镂空的喜榻之上,艳红的绣凤嫁衣紧披于外,柔夷轻放,广绫袖衫垂达地面。

闻着外面不绝于耳的喧闹之声,容浅羽不由嘴角微扬,浓浓的喜色洋溢在那张精致绝美的脸上。

时过两年,她终于寻到了那人,只是不知他是否还如往昔……

喜房之外,一道略显沉重的脚步声由浅及重,传入她的耳中,心中暗自轻呼一口气,紧握的双拳已微浸汗渍,一想到她就要见到他了,起伏激动的心绪难以平静。

“素竹,我就要见到她了!”她口中轻喃,就连言语中都充斥着喜意。

“是了,公主可别说话,王爷就要来了!”素竹低垂着头,轻声说道,她早知公主心中有人,如今能嫁于那人,自是十分欢喜的。

“吱呀!”随着门浅淡的吱呀声,从门外走进一个高大的身影,素竹见新郎官来了,便会心一笑的退了出去。

容浅羽看着那人渐渐走近自己,就连呼吸也不由重了几分。

当年那个给予了她承诺的少年,那个她心心念念了两年的人,此刻就站在她的身前,如此的近,触手可及……

透过艳红盖头下的缝隙,她看着那人的手缓缓伸近,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她知道,他将会轻柔的掀开她的盖头。

在他看见盖头之下的她时,她将会是他的妻……

没有想象中的轻柔,来人粗暴的将大红盖头扯掉,就连出嫁前母后为她轻挽的发髻也被拉扯得凌乱,几缕青丝滑落,紧贴着白皙的脸庞,垂于两鬓。

她抬眸,望向来人,一张普通平凡的脸映入她的眼睑,但却让她倍感陌生,这不是她记忆中的那张脸。

她双眸微怔,随即满是怒意,募地起身,语气冷冽:“大胆!竟敢冒充王爷!”

来人不屑的冷哼,眼中满是嫌恶,一国公主,却也和勾栏女子一般想要倒贴进王爷府,也难怪王爷还未见她,便厌恶她了,不过这姿色倒是不错,看来他今夜是有福了。

那人淫笑着上前,猥琐的说道:“美人儿,今晚,王爷可不会来,而我,才是你今夜的新郎。”

今夜,他可是奉了王爷的命令过来和这一国公主圆房的。

看着来人走近她,起身,一个移步,她的手已然紧紧的扼住了来人的脖颈,“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冒充王爷。”

死亡的恐惧充斥在脸上,侍卫有些难以置信,王妃竟然会武功,“是……是王爷吩咐,让……让小的过来的。”

容浅羽闻言,心中巨痛,身形微晃,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不,她不信,他不会这么对她的,她要听他亲口跟她说,亲口告诉她,这是为什么,容浅羽掩去眸中的痛意,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王爷呢?”但微颤的声音还是出卖了她此刻的内心。

“咳……秋……水阁……”

“咔嚓!”侍卫话音刚落,容浅羽便手上一个用力,寂静的房中响起的是脖颈断裂的声音,侍卫仍旧瞪着双眼,似是难以置信。

侍卫瞪大了眼睛,本以为他说了王妃就会放了他,却不想耳边响起的是王妃冷冽的声音:“你不是他,却揭了盖头,该死!”

这个世上,除了他,再没人有资格为她揭开新婚盖头。

“公主……你……”一直守在门外的素竹见容浅羽突然一脸冰霜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惊愕的往屋内一瞥,发现之前进去的那人竟已悄无声息的倒在了地上。

“他交给你了,我去找王爷!”容浅羽语气平淡,无波无澜,但心底却如波波浪潮,久久难以平静。

素竹怔住,正欲叫住公主,想问清楚怎么回事,但面前却早已经没了人影。

筵席置于外院,容浅羽一袭婚衣,红的刺眼,一路沿着内院蜿蜒小道小跑,内院的婢子颇多,尤其今夜还是王爷大婚之日。

在看到堂堂王妃,发丝凌乱,身着婚衣,焦急的询问她们秋水阁的位置时,不由心中也多了几分同情,一国公主,新婚之夜,便成了下堂之妇。

在看到写着秋水阁牌匾时,容浅羽脚步却有些难以移动,此时此刻,她忽然有些害怕。

“王妃?”门口的侍卫有些难以置信,王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但这身大红婚衣却表明此人定是王妃。

“王爷可在里面!”语气平淡,虽是询问,却满是肯定的语气。

侍卫有些难以回答,踌躇半晌,还是回复道:“王爷吩咐过,谁也不许进!”

容浅羽平静的与侍卫对视,忽的出手,一掌便将侍卫打晕,不待另一名侍卫反应过来,纵身一跃,狠狠的一脚将人踢翻在地。

秋水阁外的动静不小,阁内好几名侍卫持剑而出,将容浅羽包围在内,“王妃请离去,否则就别怪奴才们不客气了!”

“我要见王爷!”她语气淡然,听不出喜悲,她只是想要他的一个解释,为何新婚之夜要派一个侍卫来羞辱她。

若他解释,她便信他。

“王爷说了,今夜谁也不见!”侍卫冷冷的话音落下,她本站立的身躯有些微颤。

他是想躲避自己?亦或者是厌恶?

不!她不信!

他曾予她许诺,来日定当百里长聘,迎她过门!

眸光渐冷,素手轻快,直袭向离她最近的侍卫,一把夺走侍卫手中长剑,指向众人,“你们若不想死,滚!”

女子红衣翩然,手持长剑,目光直视着将她包围的侍卫,没有一丝惧意。

她步步朝着内间而去,侍卫紧跟其后,却又不敢率先动手,及至内院一间精致的房间外,容浅羽才停下脚步。

房外,四个青衣婢子怡然站立,直到看见持着长剑的容浅羽时才募地一惊,怒声喊到:“你是何人?竟敢擅闯秋水阁!你们还不将她拿下!”

最后一句,显然是对着身后的侍卫所说。

但侍卫却并未有所动作,说话的婢子正要发怒,便听见容浅羽冷声的询问。

“王爷可在里面?”她目光紧紧盯着紧闭的大门,似是想将里面看透,脚步微动,及至门口,挥剑指向四个婢子,“让开!”

“你……大胆……”最先说话的婢子面色大变,脚步却不由的后退,生怕容浅羽不慎伤了自己。

“何人在外面,是温良回来了吗?”

屋内,一道柔弱妩媚的声音,夹杂着一份雀跃的欣喜,紧接着房间门被打了开来。

“沈烟?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里?”容浅羽看着屋内的女子,皱了皱眉。

沈烟上下打量了一身红衣的容浅羽,笑道:“公主,真是好久不见呐,没想到温良今日娶的,竟然是你,呵呵,真是天助我也!”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王爷呢?”容浅羽面若寒霜,结合前面侍卫和丫鬟的话,在看到沈烟,她心里隐隐的升起了一个猜想,这个猜想让她很不安,所以她迫切的想要见到萧温良,根本没心思和沈烟纠缠。

“啪!”

沈烟看着容浅羽这一副盛气凌人,看不起人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扬手便给了容浅羽一巴掌,怒不可斥的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容国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吗?这里可是萧国,而这王府,现在是我的天下,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容浅羽摸了摸被打的发疼的脸,反手便还了沈烟两巴掌,一手掐住了沈烟的脖子,冷声道:“我不想跟你纠缠,告诉我,温良在哪,否则,我不介意随时了结了你这个容国的逃犯。”

“呵,你伤了我,温良不会放过你的,我现在早已不是容国那个卑微的沈烟了,我劝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以后的日子,我不会让你好过的,灭门之仇,不共戴天。”

沈烟冷笑了一声,面目狰狞的看着容浅羽,癫狂的说道。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几分淡薄的怒意,从容浅羽身后传来。

容浅羽拿着长剑的手募地一颤,嘴角竟不由控制的绽放着浅浅的笑意。

是他!

这声音,她在梦里萦回千转,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容浅羽颤抖的松开了掐着沈烟脖子的手,欣喜的转身,可她还来不及抬眸看他,那人便如一阵风一般从她身旁略过。

“烟儿,你怎么样?没事吧?”

容浅羽听着耳边传来的那担忧,紧张的声音,心中一阵剧痛,泪水差点夺眶而出。

此时的她,突然间变得不敢转身去看,她害怕看到她心心念念想了两年的人,此时却在抱着别的女人嘘寒问暖,而这个女人还是恨她入骨之人。

“咳咳,温良,你可算来了,呜呜……”沈烟整个人缩在了萧温良的怀里瑟瑟发抖,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脸上的两个巴掌印和嘴角的鲜血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烟儿乖,不怕,我在这呢,不怕啊!”萧温良轻声安抚着,随后眼睛看向呆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一动不动,身着大红嫁衣,手上还拿着一把染血的剑的女子。

只一眼,他便认出了来人的身份,随即冷声道:“果然不愧是天下闻名的容国公主,居然能突破本王的侍卫闯到这里来,只是不知道身为新娘,公主为何不在婚房里好好待着,而跑出来到处乱闯,如此成何体统?”

容浅羽闻言,浑身一颤,深呼吸了一口气,硬生生的将眼泪逼了回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转身。

反正这些,她迟早都要面对的不是吗?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全部捧场记录>>

(3)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