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2-27 00:00|字数:4849

第三十五章

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公式化聊天,并不能带来什么实质的改变,方木没有放松警惕,殷宁也无法当真把对方划分在朋友的范围内。

方木本能的拒绝了殷宁帮忙拎行李的举动,殷宁了然点头,似乎很能明白,而他的提议更像是只是出于礼节的故作姿态。

真是个冷漠的人!这是他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

殷宁说:“寒假,学生们都回去了。可能不太方便。”

方木说:“没关系,这个无所谓。”

殷宁又说:“教工宿舍也没什么人了,你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给我打电话。”

方木道:“谢谢。”

殷宁点头,递给方木一张卡,道:“这是我的教工卡,进宿舍刷的,也可以去图书馆。寒假不锁门,有考研党留校。”

“哦!”方木点了头,又说:“谢谢。”

殷宁交代完毕,见方木除了谢谢,确实说不出别的什么了,他转身准备离开。然而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临到门口时,又回了头,看着发呆的方木,问:“晓旭师姐还好吗?”

“……”方木怔愣了一下,看着殷宁的目光直得呆滞,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晓旭师姐是谁。

原来旭旭是殷宁的师姐!

“队长”没有说过请什么人来帮助方木,只说对方不太好相处,不要被对方骗了,说对方是个两面三刀的人。方木受她的影响,没想过和这个人做朋友,是以更是防范的紧。

可是,殷宁却问起旭旭!

而不是“队长”!

这让方木突然明白过来,殷宁和“队长”有些什么不愉快的过去,以至于“队长”给出的关于殷宁的评价本来就很不客观。而自己先入为主的认为殷宁是个面热心冷的人,本能的保持了安全距离。

这是一个误会!

可他居然问候晓旭师姐?!

难怪“队长”不喜欢殷宁!

方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脑子却转的飞快,理清楚三人之间隐性的八卦关系后,方木拉了一下嘴角,回答:“恩,挺好,她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方木其实很想说:旭旭好得很,你不要惦记了,她有“队长”了,根本不用你惦记,她好的乐不思蜀,快乐的像掉进水里的鱼,欢喜的像可以翱翔的鸟。

所以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殷宁却像是看透了方木在想什么,他突然轻轻笑了一下。

“……”方木立刻藏起自己的脸,她甚至疑惑自己是不是颓废太久,所以功力退步了,自己居然被个普通人看出了心里的想法。

殷宁问:“你是哪一届的学生,你知道吗?”

她有点儿茫然,虽然“队长”说,她是考上的,手续也是齐全的,证书是真的,绝对保真。可方木没有上过一天大学,她始终觉得自己的毕业证是伪造的假证。

她迟疑了一下,机械的回答了证书上的学级和专业。

这个叫殷宁的人似乎很明白很懂的样子,这让方木更加不安,眼看着这个问题似乎不能那么轻易通过了,方木根据着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决定绕开未知的威胁,她立刻转话题,问道:“我用你的教工卡,是替你值班吗?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我的工资怎么结算?”

“……”殷宁盯着方木,好胆量,居然敢跟他谈条件!

“……”方木的目光一片纯然,似乎不太明白殷宁盯着她的意图。

殷宁慢慢靠近方木,行动间自带了威压,他想要看清楚眼前的方木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木却罕见的不为所动。

一来二往两人之间掀起了无声的战火,硝烟弥漫,然而在这场抗争中,并没有输赢。

殷宁没有赢,面对这样的旗鼓相当,他更加好奇方木这个人了。

方木也没有赢,但是她输给“队长”太多,输习惯了,所以并不觉得输赢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她只是觉得好笑,没想到除了“队长”以外,还有人会故意挑衅自己。

奇怪的人!

殷宁暗自好笑,也确实笑了,那笑容很温和,和蔼的有些温暖,带着几分方木看不懂的赞赏,话却说得冷清,甚至有些冷漠:“没有工资。管吃管住管玩儿,这是合作的前提。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没有工资?那我出去玩儿也是你出?”

“对。”

“折现。”方木雄赳赳气昂昂的提出了要求。

殷宁倒吸了口气,不再黑着眼角看方木,他正了脸色,面对面看着方木,一字一句道:“X大,XX级,中文系。不认识你,很正常。不认识我,很不正常,方木同学,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方木心里打着鼓,面对这明显的威胁,方木恨不能毁尸灭迹,难道假证被发现了?!不对不对,自己的证不是假的,那是真的,方木纠结成了一根在油锅里打滚的麻花,面上却不漏半分,硬着头皮反问道:“我应该明白?”

“很好,你要记得,无论谁这么问你,你都要这么坚持坚定!”殷宁赞了一句,进一步补充道:“你得回答你比较低调,只顾的学习去了,但是你知道殷宁,和殷宁是好朋友,你们经常一起泡在图书馆里。”

“为什么?”

“因为……原则上,我俩,就是你和我,是同班同学。而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证明你确确实实在这个学校呆了四年。”

“……”方木一噎,看着这个自称是自己的大学同学的人,她心里一阵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她怎么看他,都觉得怪异,怪道:“你知道什么?”

殷宁抬手把掌心推给方木,做了个停止的动作,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应该我知道的,我都知道。所以,你还要我给你折现吗?”

“……”方木吸着鼻子,默默摇头,这个封口费她是一定要出的!看来,这个殷宁就是传说中那个德高望重的师伯的那个了不得的儿子!

他居然跟自己是同班同学!

方木非常识时务的不说话了。

殷宁眼看着她瞬间收起先前炸起的毛,这么快就乖觉的模样,顿时觉得好笑,嗯,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说话也不那么冷清了,道:“你先收拾,明天上午十点,我来找你,我根据你的资质,给你补大学生活以及课程。”

“……谢谢。”

“不用谢,咱们X大毕业的,不能什么都不懂,咱们学校丢不起这人。”

方木乖巧的点头。

“记得帮我值班,不许收钱。”

“……”方木依旧点头,忍不住多嘴一问:“你不值班?那你去哪儿?”方木没觉得自己唐突,问了太隐私的问题,人和人相处,都是从关心开始的,这是她表示友好的方式。

“谈恋爱!”殷宁翻着眼皮儿,并不跟她计较,大方道:“我大好男儿,不谈恋爱干什么!”

方木顿时觉得有趣,这人太可乐了!她噗的一下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教书的?”

“我本来就是教书的,”殷宁微恼,嗔瞪了一眼,道:“你笑什么?”

“刚刚在火车站看到你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穿越到民国年代,遇上徐志摩了呢!可现在再看你……”他根本就是喊着爱的毛头小子,破孩子一个嘛!感受到对方的善意,方木放松了警惕,言语间自然带上熟稔,好奇道:“谈恋爱?为什么不是工作?咱们这样的年纪不是应该工作,升职,加薪,结婚,生孩子……这些吗?”

“这么愚蠢的想法,谁教你的?”殷宁看妖怪一样看着方木,简直忍无可忍!他重重喘了口气,可对方很懵懂,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他,显然她是不会明白他的想法的。殷宁只得放弃,无奈道:“算了算了,这个问题上,咱俩没法儿沟通,至少,暂时没办法沟通。”

简单几句话,无形之中让两人亲近了许多,殷宁没遇上过这样的人,心中直呼怪人!

他道:“你呀!不知防备,太没有戒心了!我要是个坏人,把你卖了你还帮我数钱呢!”

“你不会,我认得出好人和坏人的。”方木笑,扭头看着殷宁,道:“殷宁,你是好人。”

“……”殷宁微红了脸,他向来笑脸迎人,所有人都说他温润如玉是好人,但是没有人在被他那样刺探后,仍旧能这么认真的说殷宁是好人。被认真的人认真的夸奖,殷宁有些不适应,这感觉像是拐带了个白痴,显得自己尤其黑心!他连忙告别,急吼吼道:“白痴啊!我走了,明天再来。有事你就给我打电话,就刚刚那个号码。”

意外出现的大学同学,还是一个可以帮助自己的大学同学,这着实让方木狠惊讶,惊讶之余她已经被队长震撼得不会膜拜了。“队长”让这么帅的,以谈恋爱为人生追求的,相传很了不得的大学同学,来帮助自己,还真是……方木想了很久措词,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定了一个“用心良苦”。

没错,“队长”就用心良苦。

值班,看书,一个多月的寒假时间在知识的海洋中过得飞快,该看的课本、该念的书让方木废寝忘食。方木像一块干涸的海绵,突然掉进了水里,一瞬不停地汲取,加上殷宁的提纲笔记辅助,学习起来更是如鱼得水。所以虽然殷宁说过管吃管住管玩,可方木几乎没有出过校门。

刚开始时,殷宁每天都来看方木,也会抽空给她讲课,发现自己可能打扰到方木后,殷宁减少了看望方木的评频率。他从来没遇上过这么让他操碎心的学生,为了防止她被勤学的自己饿死,他隔几天就给方木送些食物,提醒她还是要吃饭的,顺便考察方木的学习情况。他也会趁着她进食,被迫放下手中的笔时,给她讲一讲班里的同学和发生过的一些事情,以防止方木念书念傻了。

方木沉浸在书海里,忘乎所以,不能自拔,只在除夕那夜被殷宁硬拉出去吃了一回饺子。

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在年三十的夜里煮饺子,走夜路,和父亲喝两口小酒了。久到方木几乎要忘记,年夜饭是要吃饺子,过除夕的。

尘封的记忆大门突然被推开一条缝隙,透出些微光亮。一个人的宿舍里,方木眯起眼睛,她似乎又能看到母亲在客厅里看春晚,或哭或笑,情绪跟着晚会翻转,小洁又抱着电话喜笑颜开,自己又抱着装了饺子的保温桶,关上那一室温暖,走上漆黑的街。

寒冷的冬夜笼着巷子口,那里陈虎的影像已经模糊,她手里的棒棒糖却越发清晰。

大年初五那天,方木收到吕树宇的短消息:“方木,生日快乐!”

她漠然放下手里的课本,这才突然想起来,她又长了一岁。

“没诚意啊,你应该特意的专门再给小洁打一次,小洁一接电话,你就说‘惊喜,生日快乐!’这样才是同桌的待遇!也不枉我们小洁这么照顾你!”

“Surprise!Happy birthday!and happy new year!”

“陈虎,你先给吕树宇打的电话吗?”

那一年她们十七岁,生日当天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弹指一挥过去了十年,方木似乎这才明白,那一年年轻的自己,实在简单的可怕。

“惊喜,生日快乐”什么的,是有心人才给得了的意外惊喜。无论是陈虎对方木的用心,方木对吕树宇的用心,还是吕树宇对方木的用心,又或者方木对方洁的用心……总归逃不过一个悲伤的结局:在那一夜被花了心思的人,被这简单隐晦的表达蒙蔽了双眼,没能看明白这简单的一句话背后的良苦用心。

他们都错过了。

元宵节过后,学校开学。当X大学子们返校的时候,方木通过了殷宁的考核,并且得到了校图书馆的工作。

方木拿着自己的教工卡的时候还是不太敢相信,再三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后,乐的要去操场跑圈。殷宁好不容易才拉住这个如此容易被满足的单纯鬼,见方木依旧高兴的合不拢嘴,他撇了撇嘴,提醒道:“你这样的人真的少了,只有五六十年代的人才会因为这种小事高兴的不能自己!要知道,这年头呀,就算是七十年代的人都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感恩了!!”

“……”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你又没有编制,还不是国家的人,你只是国家的人民……”

方木怔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你呢?国家的人?可以为人民服务的那种吗?”方木的声音中的明显羡慕,让殷宁听着有些心塞,他很后悔自己说了多余的话。

无论哪个年代,都有投机取巧,薅社会主义羊毛的人,也都有王进喜、焦裕禄那样没有“自己”这个概念的人。

方木就是这种人。比起从国家那里得到了什么,她更加关注的是她能为国家做什么,她活得心惊胆战,怕的不是得不到什么,而是没什么能给。

方木远没有殷宁想得这么多,她乐了一会儿,道:“国家的人也好,国家的人民也罢,能做国家的人,为国家的人民服务是幸运,作为国家的人民,能为国家服务是幸福!”

方木在心底默默的补了一句:能做国家的机器,是本事。可这话她不能对殷宁说,她已经退休,没有资格说这话了。

“你要跟我说奉献精神吗?”殷宁转了语气,带上了他特有的玩世不恭,道:“算了吧方木,虽然咱俩现在可以无障碍沟通了,也勉强可以算得上是好朋友了,而且,我也承认,你确实是我带过的最刻苦最用功最值得称赞的学生。然而……”

他话锋一转,摊开双手,无能为力道:“在奉献这个问题上,咱俩没法儿沟通。很明显,我是享乐派的,很显然,你并不是我这个派别的。所以,咱们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

这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了!方木看着殷宁那副纨绔样子,啼笑皆非。

她很认可殷宁的话,他说的很对,他们确实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下去,浪费彼此的时间精力。

她可还记得见面第一天,这个人就曾大言不惭的说过“我大好男儿不谈恋爱干什么”这种离经叛道的鬼话。

殷宁却用手撑下巴,仔细思考了一番后,道:“或许有个人可以。我带你去见他。”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