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曲径通幽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20-04-26 10:46|字数:2753

我俩抽着烟,在林荫路上慢慢走,聊着打乒乓球的事。一盏盏路灯在柳叶缝隙间洒出斑驳的绿油油的光。走了一阵子,等迎面来人过去后,就把话题转到我被撤职的事情上,我有许多理由猜疑是臭肉使的坏,但现在还不能确定,想套套申小刚的话,看他清楚不清楚其中原委。

申小刚低着头,倒背着双手,走了一段路也没吭声。

我说:“申哥,咱俩谁跟谁呢?你看,就这么点小事儿,不会让你为难吧?不看别的,就看老弟和你一块儿打乒乓球的份上,你也该告诉老弟呀。”我比他大五岁,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不是在打球。为了显示我的诚意,只好先委屈一下自己的年龄。再一个,如今叫“哥”,不是论年龄,而是靠实力。

“老兄,人事方面的事……我也不太清楚呐,这是部领导们商定的事,和你一样,我们也只知道个结果。”他说话的语气很慢。

从他一开始犹豫的表情看,他应该多少知道点内幕,只是不想透露。平常有空,只是和他一块儿打打球。吃喝嫖赌那一套,他从不沾边,是个本分人,没啥把柄捏在我手里。对这样的人,我只能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求他点怜悯。“申哥,看老弟如今这可怜样,丧家之犬哦,尾巴一直趿拉着,想翘一下都不敢翘。每天三袋方便面加榨菜哄着肚子……唉,都怨三妮子,给惹下一屁股债,看把你老弟闹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哪比你申哥呀,日子滋润得熨熨帖帖,爱人是个大教授,女儿名牌大学……申哥你呀,幸福得连蜜罐罐都眼红。我呐,就这样,盼着朋友们一个个的,从政的升大官,经商的发猛财,打麻将的连摸龙。我呢,就是出门去讨饭,也能讨个一碗半碗的。唉——”

“看你说的?别咳声叹气嘞,听说咳声叹气对身体不好。副社长不让干,你好好干广告部也能挣钱呀。”

“谁说不是?申哥。可……可……三妮子给动下的乱,每天讨债的不是堵在家门口,就是到单位闹腾。申哥你说,老弟在单位这老脸往哪儿搁?申哥,申老哥哇!”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反正,取下经是唐僧的,惹下祸是悟空的,现在有啥错,往三妮子身上推就行了。再一个,我也算明白了,之前还笑话章炙鱼对我说话时每句都有“嘿嘿”,人家也不过一句话里一个,我的每句里有两个或更多的“申哥”。唉,求人时,辈分年龄都降了许多。

这时,申小刚扭过脸来,笑嘻嘻说:“德富,我记得我小你几岁,怎么一口一个申哥,叫得我都有点不自在。”

“嗨,申哥,你谁呢?名牌大学毕业的才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理论科大科长,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毫无争议的后备人选。就说你老弟吧,在报社当了几天副社长,还不是仰仗着我申哥?”

“去去,我浑身痒痒,受不了你。”他笑着推了一下我的肩膀,“真是个二谝,就能谝谝。”

“在临城,谁敢说他不认识我申哥,我……我就敢唾他一脸!”情急之下,我把小弓那句“名言”搬来当救兵,且高声地说,引得几个人朝我们这儿扭头。

“哧——”申小刚停住脚步,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半天看着我,手指缝漏出几个字:“你、你、你……小声点。”

“就是这样,我不撒谎。”我信誓旦旦地说。

“二谝的嘴能信?”

“申哥,二谝咋啦?二谝惹不起三妮子。”

申小刚被我逗乐了。他喘了口气,“我这人呀有个毛病,心软。哎,你刚才说啥来呢?”

我说:“我被撤职,哪个人使得坏?是不是罗部长?”

申小刚摇摇头又点点头,眼睛望着远处的一盏路灯,“那事吧,报社有人整理的材料,交到罗部长手里。听说材料上有啥‘封口费’,多次到煤矿上讹诈,还有生活作风方面的,几个?还有啥编撰社志中手脚不干净的……那次,有人聊天时说,一个魏,还有谁来,反正两人找的部领导。不瞒你说,唐部长给你添了几句好话,要不,更惨。老兄,你好自为之吧。”

听了申小刚的话后,心里一慌,编撰社志方面的那点事情,咋有人也知道?当时,是我单独一人去印刷厂洽谈的业务,印1000册社志,印刷厂报价25万。我对印刷厂分管业务的刘经理说40万吧,多出的15万由我来支配。工作人员编撰社志很辛苦,熬夜加班的,给他们点补助,补助费不好走账,我下边操作一下,希望能行个方便,这事情也不必声张,也不会少了你刘经理的。刘经理说明白。我故作镇静地说:“申哥,别听他们瞎侃,净他妈瞎侃。”

申小刚没正面接我的话茬,说:“临城大学最近正处理个案子。一个多年分管行政后勤的副校长,在工程承包、后勤工作中,收受52套房子、52个车位,在外还保养了11个小蜜。咱不说别的,就说这52套房子的钥匙吧,收拢起来一大串,哗啦哗啦的,像个宾馆楼层服务员。累不累哦?”

“申哥,11个小三?老公鸡的战斗力,所向无敌。”我这么说,想逗他乐。

“你呀,吃屎的闻见屁香,就知道个小三。”他调侃着我,“嗨,你说你怕三妮子,怎么你在外还胡搞?”

“嘿嘿,申哥呀,你不是不知道,三妮子你见过,‘三心’牌的,所以……”我为自己辩解。

“刚才说的那个副校长,他爱人长得很漂亮,瘦不露骨,丰不垂胰。素质也高,人家也是大学毕业的。他怎么出去搞了11个?”

“大概……大概想换换口味吧,是不是申哥?”

“呵呵,人呀,一个贪财,一个贪钱,再加一个管不住的老二,沉溺于床笫之事,算一辈子毁嘞。”申小刚一边走,一边感叹着。

我赶紧点头予以配合,且竖起右手大拇指,“申哥高见,高见。”

“一些贪官为什么在贪婪的路上刹不住车?因为买官之后,他的心理就不平衡,就会贪,想把买官的成本捞回来。尝到甜头后,胆子就更大,花钱铺路,官还想做得再大一些,贪得就更多,以至成瘾。有时,估计他们也想踩刹车,但惯性驱使,他又踩了油门,愈发不可收拾。”

“对,对!看申哥,不愧为宣传部的大腕。”

散步到一个长椅子前,申小刚示意歇歇,我俩坐下。见他从兜里掏烟,我急忙挡住他的手,说:“我来我来。”

他已经掏出烟来,“你常说的,换个口味,抽这吧。”

“哈哈哈……”我爽朗地笑了起来。

抽了几口烟后,申小刚低声问:“德富,你实话说,文工团那个田媚媚,你……是不是跟人家……”他把话截住,眼睛看着我。

“申哥,就玩了那么一次,把控不住,才……”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唉,自从椰林里吃了一碗回锅肉,想不到从此惹了一身臊。

“哪——煤业局章什么家爱人呢?”

“呵呵,申哥,你消息灵通呀,啥都知道?”

“你说,报社的事,扯来扯去的,多少知道一点。嗨,不管怎么,咱在一块儿打球打了多年,我首先声明一下,这是为了你好。我今天得劝劝你,听人说那章什么的是个料子鬼,人家也不管你俩?”

我无奈地点点头,两手揪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慢慢说:“那姓章的,黏住我了。”

“得给他钱?”

“嗯。”

“不能断了关系,就舍不得人家爱人吧?”

“申哥,实话实说,我也想断,可姓章的不答应。”

“为什么?”

“他确实不管啥,只管向我要钱。”

“断了,不给!”

“不给他就告,我受不了呀。”

“啥人都有,这下,你麻烦嘞。”

“谁说不是呢?申哥,现在我是黄泥灌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呐。我真想闹包炸药,和那料子鬼同归于尽。”我咬了咬牙,愤愤地说。

“同归于尽?”听我这么说,申小刚惊得瞪大了眼睛。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