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作者:WSS|发布时间:2019-01-16 00:51|字数:3514

第二十九章

这时候,走廊里坐着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哭的人也不哭了,所有人都紧张的望着电梯门口。事情的具体情况没有人说的清楚,但是现象很明白,起冲突了,原因是“不合规矩”。

“屁的规矩!”殷佬就要甩袖袍,被殷宁一把抱住,不让他出声,换脚的功夫,他已经将父亲护在身后。骆骁搪了一下自己被泪水弄花的脸,立刻站到殷宁身边,和他一起将老爷子藏在身后,相对安全的地方。

眨眼之间,这边所有人都集中到产房门口的另一侧,而那边已经抬步走过来。随着王平坚定的步伐,后退列队的人多了起来。及至王平推着佛弥到产房门口时,电梯门口列队排了八个人,挡住外来人员。

依旧在阻拦她的只剩最初那一个人。

“我这会儿不方便,你去。”她将轮椅交给姚晓旭,她看着她,满脸都是担忧。王平冲她拉了一下嘴角,示意她安心进去。

那是她平常的模样。姚晓旭点头,接了轮椅,按她说的做。

在姚晓旭转身的一瞬间,王平也转了身,她背对着身后那群人,斜拉的嘴角带上了邪气,她没有说话,一直拦着她的人却不受控制的往后猛退了好几步。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骆骁一双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殷宁转身站到他身侧,挡住那边的情形,扶着他的头让他关注产房。

卜方和江生也往外走了一步,挡在两个父亲的外侧。

这个时候,陈皓清和张正义已经走回来,两人看似随意站着,可仔细去看的话,不难发现,他们二人站的位置恰巧填补了前面那四人没能遮全的空隙。这六个人错位组成的人墙,严严实实的挡住那边的血腥。

三个母亲在最靠近产房后门的位置,中间是三个父亲,六个长辈紧紧盯着产房,盼望着能听到什么动静,可一个瘫软在轮椅上,刚才那样的动静都没能吵醒的人,另一个是已经哀嚎了十几个小时,几乎没有力气的人,这样两个人,能给出什么动静呢?

王平料理完那边的事,走回产房门口,动了动耳朵,似有不解,她看向殷宁。

“他……怎么了?”

“不知道。”见殷宁一脸不信,王平只得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出任务的时候,捡回来的人质。”

“……”

“所以才这么麻烦,不知道他透漏了多少……”

“不可能。”殷宁打断她的话,道:“佛弥不可能说半句。”

“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们也没能让他开口吧!”殷宁答得十分笃定,甚至是胸有成竹,确定以及肯定,佛弥不会开口说一个字。

“……”这话引来几个人侧目,殷宁却半句不再多说,只盯着产房。

很快,王平就知道殷宁这话是什么意思了,难怪他那么笃定。

她听不下去了,转身逃避般往电梯那边的阳台走去。

随后,陈皓清也去了阳台。

不出片刻,张正义也跟过去。

产房里开始传出细微的声音,轻的似乎没有声音,可听到的人都知道,骆黎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呼唤:“亨伯特!”

“……骆黎。”比生锈的锁眼还让人难受的声音,嚣张的不可一世的佛弥,标志性的长发,有着精雕细琢的容颜,会用湿漉漉的眼睛撒娇,更有一把好嗓子的佛弥,所有这些他的骄傲,都没有了。

可他还记得回应骆黎。

江姨鼻子一酸,最先忍不住,靠着江爸抽泣起来。

江生也受不了这样的情景,循着路径找那三个早就躲远的人去了。

眼看着师娘也靠着师叔哭起来,张姨一个人孤零零的,两个儿子都不知所踪,学长也不在,殷宁拍了拍骆骁的肩膀,示意他过去陪着张姨,自己转身找那几个人去了。

江生找到那个阳台的时候,远远的看到一点腥红。随着他走近,王平掐了手中那半根香烟,转身面对他。

江生低头把她往怀里一抱,道:“掐了我就闻不到了吗?”

“……”王平失笑,“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呀!还是那么温柔!他俩也不抽烟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需要保护嗓子,他们不必。”

“借口!”江生道:“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你就是太暖,太担心我,关心我,为我着想对我好呢?!”

“再抱着一会儿老卜又醋了!”王平挑眉,江生被打趣,恼羞的拍了她一下,一时间四个人都笑了。

十几年前一个教室上课的时候,他们哪里能想到,有一天,他们四个人会这样凑在一起呢!

“你们,大二出国,”江生乐,道:“还有你,大三退学!我代表X大不认你们!”

“说别人,你自己呢?”张正义嗤笑,道:“大四跑回老家开书屋,X大不认你才对!”

“咱们那班人里,江是最通透的!”陈皓清偷偷拉着张正义的手,小声道:“虽然出息小了点!”

“哼!”江生瞪眼,可他说的是事实,末了江生自己笑开了,“我要那么大的出息干什么!”

“拉个群吧,”王平道,“有事没事就比比,看X大该不认哪个!”

说着四个人都将手机翻出来,当场拉了个群聊,江生想起什么,对陈皓清道:“老卜想要个便携的画图机器,你给研究一个!”头一次去骆家别墅时,他就在想这件事。

“那我就要个便携的立体投放机器,”王平双手比划了一下,补充道:“打小嘛,像笔记本那样的就行!”

“你们当我是机器猫啊!”陈皓清好笑的白江生和王平,怎么这么不客气!

“都免费给你出点子了,还想怎么样啊!”江生特别占理,斜眼翻陈皓清。

“那我也要个!”张正义加入不客气行列,道:“手机太不安全了,你研究加护系统吧。我敢打赌,老白准能黑进咱们群里!”他说着看向王平。

后者无所谓道:“把他俩拉进来呗!”

“……”陈皓清莫可奈何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甘心情愿的当了这个冤大头。

殷宁找过来的时候,远远的就听见他们在说笑,顿时无语了:“你们太过分了,那边都哭的稀里哗啦的!”

张正义道:“他都应了,还奢望什么呢?”

陈皓清道:“她还能喊他,能有什么事!”

王平笑道:“那小子要是不醒,我真把他运走解剖喽!”

江生也笑,却是冲着后面跟来的人:“老卜找我来了,群里聊!”说着他先一步离开,把空间留给有话要说的四个人。

“什么群?带我一个!”殷宁理所应当的往三人面前进了一步,占据了江生刚才站着的位置。

“凭什么?给个理由!”王平笑嘻嘻的,看起来并不认真,可三个人都知道她是真的在要这个理由。

殷宁轻笑了一声,道:“那年二十九,你给陈皓清发了个消息。”他看向张正义,抬手仿着他的动作遮挡了一下额头,继续道:“陈皓清又把消息传给了你。”说着他扭头看王平,继续道:“那之后佛弥外出的频率就高起来了。”

他的目光扫过眼前三人,道:“看起来是各做各的事,实际上却是同一件事。”

“什么事?”

“……”殷宁看着王平,道:“我不知道。”眼看着那三人交换了个眼神,他继续道:“那个凶脸学长,白平云也是你们的人。”

“哦?”陈皓清挑眉,看王平。

后者耸了一下肩膀,却不回答这个问题。这是典型的不作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可就因为这样,才让人无法判定到底是还是不是。

“为什么这么认为?”张正义问殷宁。

“他知道那个动作背后的深意。并且特意试探过我和骆骁。可他只和方木对上暗号了,确切的说,他试探的时候,方木并不知情。”

“哼,”王平笑了,指着殷宁扭头对那两个道:“这小子对方木说‘我大好男儿,不谈恋爱干什么’的时候,我就在想,这小子实在太聪明了。”

“那加不加我?”

“其实你直接说,和我们是一样的,就可以加了!”王平摊手,颇具作恶趣味,就像不把殷宁戳得炸毛,她就觉得人生少了些乐子一般。然而不等殷宁炸,她又凉道:“反正就是一样的,都违背人伦天常,做了绝后人。”

“生了!”江生跑过来,又大喊了一声:“她生了!一个女孩儿!”

王平喜上眉梢,率先离开了阳台。

“你!”殷宁怒不可遏,前面那句让他觉得自己被耍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摊牌是否有意义了!可听到后面那句,他生生止住了几乎暴走的情绪。

这个女人,一定要把这种让人生疼的话这么直白的说出口吗?!

“其实你也可以这么想,”陈皓清友好的拍了一下殷宁的肩膀,也开始往外走,道:“因为我们避开了某些责任,所以在另一方面要承担的更多。有得必有失,这才是均衡。”

“生孩子是责任?”殷宁不太能够接受这种说法,女人并不是为了生孩子而存在的!

“总不能所有人都不生孩子!这么来看的话,生孩子就是一种责任。”张正义笑了一声,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一句话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小藕夹,你再悟悟!”

“……”阳台上剩下殷宁一个人,他觉得自己被绕进去了,又像是被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还可以这么理解?!

还有,什么是“小藕夹”,他不是藕夹!

“殷宁,你在哪儿?”骆骁大喊。

殷宁闻声,赶紧调整好自己脸上的表情,从阳台冲了出来。刚露面他就被骆骁一把抓住,狠狠的抱住了,骆骁激动得语无伦次,道:“我姐生了!”骆骁吸着鼻子,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了,反正他又哭又笑的,一张脸糊得乱七八糟的,道:“她好了不起,十月三十一日,二十三点五十二分,女孩,十一月一日,零点零七分,男孩。她生了两个,两个呢!”

他们都知道骆黎这一胎有两个孩子,可真正生下来却是另一种感觉,就像奢望已久的美梦变成真的一样,已久让所有人都觉得又惊又喜。

“以后不生了,太危险了!”一想到骆黎生个孩子就像闯了一趟鬼门关,骆骁心疼不已,锤着出馊主意的人,喃喃道:“生与死,都太艰难了。”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