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月亮消失的第一个夜晚·神奇之夜

作者:九月荷间|发布时间:2018-10-29 12:25|字数:5515

01、一小时三十七分的电影

“结束吧,电影结束的时候,都结束吧,我受够了这样无休止的争吵与冷战,何必耗费心神折磨彼此呢,都结束吧——我们去看最后一场电影,我们三个,最后,一起!”

我说完这句话,我们三个人都沉默的看着街角那座闪着霓虹的电影院,谁都没有反对,我们沉默着,各怀心事的朝那里走去。

只有一位花白头发的大叔坐在柜台里面,他戴着老花镜,看到客人进来,马上放下手里的报纸,站起身,和蔼可亲的笑着,说道:“好朋友一起看电影哦?”

我们谁都没有应声,“好朋友”这个词让我们尴尬。

“多少钱一张票?”阿敏怯怯的问道。

“十块!”

“但是怎么选电影呢,还有座位?”我皱着眉,四处打量着这简陋的电影院,没有现代影院该有的电子显示屏,也没有爆米花、可乐,大叔面前也没有电脑,说起来,这房间的色调昏暗,完全不像娱乐场所该有的氛围。

“里面播放什么电影就看什么电影,座位随便坐,十块钱一位,你们想好了没有?”

阿敏点头,从包里摸出十块钱,怯怯的递了过去。

我也从钱包拿出十块钱,旁边一直沉默的小雪,也默默的拿出了钱。

我想这样也很好啊,反正看电影也不过是一场结束我们之间的友谊的仪式,管他什么悲剧或是喜剧!

和蔼的大叔收了钱,拿了一沓用生了锈的夹子夹着的票据,撕了三张,放到我们三人面前,又从旁边拿了三块黑色的手表,边递给我们,边说道:“观影时间是一小时三十七分钟,最后七分钟的时间,手表每隔一分钟就会响一次,最后一次响声停止前,你们就必须回到入口的位置,记住我的话,必须!”

我们面面相觑。

“没有出口吗?”阿敏突兀的问道。

“出口就是入口,入口就是出口……年轻人总是有这么多的疑问,结果问来问去,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唉,记住我的话就好!”大叔依然是和蔼可亲的模样,他坐了下来,扶了扶老花镜,又拿起了报纸,心不在焉的说道,“喏,电影就要开始了哦!”

“如果最后一分钟没有到达入口位置呢?”

“那你们就永远都出不来了!”

这样的回答实在搞笑,我们三个人相视噗嗤一笑,这大叔还真是幽默。但随即我们三个人又恢复了来时的冷漠神色,不再多话,戴上手表,拿着电影票就进了唯一的一个放映厅。

放映厅的门紧闭着,旁边放着一个褪了色的旧木箱子,斑驳的字迹写着:请投入电影票。

我站在最前面,我把电影票塞进了木箱,哗啦一声,像是钱币丢进存储罐一样的声音,后面的阿敏和小雪依次投进了电影票,放映厅黑色的门随即吱呀呀的打开来,有些沉重的感觉。

放映厅里有些昏暗,电影似乎还没开始,幕布上是鸟语花香的景色。

我们走过铺着枣红色地毯的台阶,找了处靠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说不出此刻心里的感觉,有些难过,有些生气,有些不知所措。

我以为我再一次找回了十二年前亲密无间的小伙伴,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却陌生到,再也回不去从前。

租下那套房子,是几个月前的事,虽然价格上相对贵了些,但因为距离上班的地方很近,省去了冗繁的乘车烦恼,我也懒得计较。但因为自己的薪水有限,才迫不得已发布了合租的广告——其实连广告都没有发,就找到了合租的人。

那天我拿着印刷好的合租广告,准备在小区告示栏附近找块空地贴几张上去,正是那个时候,有个怯怯的女声打断了我对未来合租人是帅哥还是美女的遐想,她说:“嗨,是你么?”

我回过头,脸上有些茫然,我上下打量着她,记忆里似乎并不存在一个这样的人。

“我是阿敏,你是小荷么?”她眼睛里满带着惊喜,还有些闪光的东西,声音依然很轻,生怕自己认错人一样。

我吃了一惊,恍然记了起来,没错,她是阿敏,我少年时期的好朋友阿敏,我一蹦三尺高,激动的抱着她,“阿敏,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找了你好久,你去哪里了?”

阿敏也抱了抱我,看得出,她有很多话想说,我把广告往背包了一塞,拉着她就跑回了家,泡了玫瑰茶,与她面对面的坐着。

她沉默了会,脸色微红,淡淡的说:“你还好吧,没想到会在上海遇到你!”

我搓着手,依然有些兴奋,我点头说道:“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呢,我毕业之后就一直留在了上海,养活自己也还说得过去,你呢,做什么工作?”

阿敏摇摇头,兀自的笑笑:“我那时没好好上学,现在也算半个睁眼瞎,只能做些售货员的工作!”

我忙安慰道:“嗨,不都一样么,养家糊口而已!”

又是一阵沉默。不得不说,十几年未见,我们已不是小时候那些天真无邪的孩童了。

我脑袋里飞速的转着,找着合适的话题,突然就问了起来:“听说你那时去了大连,我以为你过去读书了呢,还想真是个遥远的地方!”

阿敏摇摇头,话匣子似乎打开来:“我哪是读书的料——小时候总想着往外跑,才升入了中学,就以为自己长大了,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现在很后悔啊,没有知识,只能做最普通的工作,卖过早点,洗过盘子,有一年找了份卖水饺的店,倒是锻炼了一份包水饺的手艺,两手可以同时包呢,又快又好,对了,有时间我包给你尝尝?”

她试探着这么问道。

我口水都几乎要流了出来,忙点了点头。后来,后来还说了些什么,我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她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发呆了好久。

我始终没有弄明白,曾经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为什么会变得相对无言。我们都试图寻找一些共同的语言,但是就好像,我们之间横亘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已经无法跨越。

第二次见她,她正在店里,脸色憋红的像苹果,她在跟顾客努力的解释着什么。我走了进去,那顾客咆哮道:“够了,你到底懂不懂布料,你为什么不跟我事先说清楚,你看这件衣服皱成这个样子,你叫我在宴会上怎么穿——你别说了,叫你们店长来!”

我看了那件外套,休闲款的薄棉产品,既然在宴会上穿,又怎么会选这种普通的衣服,那衣服明显过了水,标签也已拿掉,已经不能退换了,但这位顾客却不管这些,她一定要退。

阿敏几乎要掉下泪来。我走过去,从钱包里拿出钱,说道:“这件衣服折扣下来两百七十九块,这三百块给您,这件衣服我买了!”

那顾客翻着白眼,一把抓过了钱,嘴里骂骂咧咧的走了。

阿敏拉着我的手:“你这是干什么?”

我扯了个微笑:“这么漂亮的衣服,穿在那种人的身上就是浪费!”

“我试着去问店长,给你退了吧!”她心事重重的说道。

我把衣服穿在身上:“瞧,我今天一整天都得在外面晃,太阳又够大的,我晒黑了你不会不关心的哈?”

阿敏看看我,有些不好意思。

已是午饭时间,我拉着她去了旁边的小店,她依然有些诚惶诚恐,我笑着解释:“其实这件遮阳衫是我设计的,怎么样,款式还不错吧?”

阿敏惊奇的看着我,像看着她崇拜的偶像。

“在宿舍住的还习惯么?”阿敏所在的店是我所在公司服饰的品牌店铺,所以我猜她应该住在宿舍,再看着她的眼袋发黑,像是没休息好的样子,我这么问,阿敏不会觉得突兀。

阿敏低头,略微点了点头:“还好,就是有位大姐睡觉呼噜声音大点。”

“那搬到我那跟我一起住吧,反正我也打算租出去呢,租给陌生的人吧,心里还没底,怎么样,来吧,来吧?”

阿敏大概拗不过我的恳求,她搬了进来。我本来请了一天的假,准备帮她搬家,她却只提了个手提袋就住了进来。她解释说:“夏天的衣服很少!”

我帮她收拾了房间,又把那件遮阳衫送给了她,说:“呐,这可是我送给你的,你记得要穿哦,穿着它就像我随时都陪在你身边一样,谁要欺负你,我第一个揍扁他!”

阿敏笑了,很久没有见过的舒适的微笑,有小时候天真的影子。

小雪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呢——我叹了口气,我不想去想。这时我忽然才发觉,自己走进了一片陌生的天地,这里梦境一般绚烂。

这里的草闪着浅蓝色的光,星星点点似萤火虫般的光点在草丛里飞舞游走,我四处望了望,没有人,只有我自己。我确定这是在晚上,因为四周有些昏暗,只是天空飘着各种各样发光的线条,像是霓虹一般,绚丽无比。

我以为自己睡着,我以为这是梦,可是这小小草微凉的触感在我的手指间,那么真实,真实的让我惊讶。

我急促的呼吸,我忽然间很害怕。我的手轻触在这些亮莹莹的小草上,似乎并没有危险,我在心里说服自己要放轻松,不要害怕——我轻轻的躺在了草丛上,抬头望着绚丽的天空,开心的要叫出来。

这是一座什么样的电影院呢,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电影呢,为什么我会躺在这片闪着光的草地上,像一片不知姓名的乐土,我忘却了许多烦恼。

我像个孩子一样在草地上翻滚,哈哈的开心大笑,我喜欢这样绚丽的颜色的世界,我喜欢这样绚丽的颜色的夜晚。

我停下来的时候忽然想道:这也许就是个梦,可以让我身临其境的梦。如果这真是个梦,我可不可以回到从前,去看看那时青春年少的我们?

我真的回去了。在操场上,熟悉的中学学校的操场上,我可爱的同学们正排着整齐的队伍,扬着笑脸从我眼前走过。

我开心的跑上前,一一与那些熟悉的他们拥抱,我激动的落下了泪,原来,我并不曾忘记,那时稚嫩的脸。

我看到我自己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我怯懦的,走上前,拥抱了我自己——我忽然才发现,我拥抱他们,他们却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就像,我看到的不过是立体的影像,不能与他们说话,不能与他们有温度的触摸。

我已经不是小孩,我努力劝服自己不要哭。但是我很害怕,我的心砰砰直跳,这一定是个可怕的梦。

像无数次在噩梦里徘徊那样,感觉真实,逃不出去。

如果这是个梦,那我一定要努力记住曾经这些稚嫩又朝气蓬勃的脸,待明天醒来,我一定跟他们聊聊他们十年前的样子,这一定是个令人唏嘘的话题。

我跑进队伍里,像个淘气的孩子。我努力的记住他们青春年少的样子,清晰的记得他们的名字,可是忽然的,我又怕了起来,这队伍看不到尽头,看不到结尾,我听得到他们的笑声,可是弄不明白,他们要走去哪里。

我在队伍里,在熟悉的身影里,害怕的哭泣,止不住的哭泣。我讨厌这样的梦,我讨厌这样的队伍。就像大家排着队,去领孟婆汤一样。我想到了死亡。我惧怕死亡。

如果我已经死亡,我希望在我尚有意识的时候,回头看一眼十二岁那年曾经喜欢的他的模样。我在人群里寻找,寻找那个曾经暗恋的男生,但是没有他的影子。我一遍又一遍急切的寻找,但是,没有。我忽然想了起来,我连他的名字,都不曾知道。

我无助的站在一边,阳光洒在我的身上,却没有半点的温暖。

为什么没有他的影子?

我伸出手,这些我熟悉的人的身体,一个一个的穿过我的手臂。我不知道是我透明,还是他们透明。这样的感觉很糟糕,我想逃。

就在这个时候,手腕上的表忽然滴的响了一声,我身后出现了电影院放映厅的那个入口,我依然很怕,但我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了过去。

我很留恋曾经这些青春洋溢的脸,但是我害怕自己变得虚无缥缈,变得透明,消逝在原本我的世界。

我努力的奔跑。最后一声手表的响声响起时,放映厅入口的门打开来,刺眼的亮光射进来,我奋不顾身的跑了出去。

随着那道门轰隆隆的关上,我才发现,我已经站在了大街上,我深喘着气,回头望那座电影院,就像沉睡了一样,安静的矗立在那里,没有灯,没有霓虹,没有谁存在过的痕迹。

月亮似乎像刚从云里跳出来一样,四周忽然清晰起来。

小雪和阿敏站在我的左右两边,她们也一样,无措的望着电影院。

沉默。我们依然沉默。我们没有讨论电影的内容。我没有开口,因为我也没弄明白,我究竟是做了个梦,还是看了一场神奇的电影。

我们一直走,朝着家的方向走。我想我们都在思考,该找个什么样的方式开口,说结束这样的话语。

究竟我们因为什么而争吵呢?我一直也在思考,曾经那些放在心间温暖的东西,究竟值不值得一辈子的守候。

大概是我在男友周强手机上看到小雪的名字的时候。那种愤怒,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翻着他们相互撩骚的聊天记录,激动又不得不强迫自己要镇定。

我努力的告诉自己,她一定不是我曾经的那个小雪,一定是同名同姓的妖媚女子,想抢走我的男友。

周强是公司市场部的老大,能力出众而且温柔体贴。他看我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笑着,像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我。

他那时在洗澡,他喜欢在周末的早晨洗个热水澡,然后来享用我带来的早餐。可是那天却似乎早就注定了要被我发现什么一样。在他的房间里,我拿着他的手机,四处寻找有女人夜宿的痕迹。

他穿戴好衣服,懒懒的说:“你发什么疯呢,全公司上下五百口人都知道我喜欢的是你,哪还有那么傻的女人往南墙上撞的!”

“那她呢,她是谁?”我把手机丢了过去。

“嗨,业务上的合作伙伴而已,现在生意难做,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些姑奶奶们不哄着一点,哪会那么轻易的就把订单安排给你?”

我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但是那顿早餐,我吃的无滋无味。

我是有些自卑的,在周强面前,我默默无闻。我没有姣好的面貌,也没有傲世的身材,我的才能也算一般,因为我所设计的那些衣服,总是上不了销售榜单。

我不知道周强为什么会选择了这样平凡普通的我,这让我幸福又时常感到不安。

第二天的清晨,我早起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带到了周强的办公室,我微笑着与他的同事打招呼,我笑魇如花的宣示着我的主权。他们也微笑着回应我,可我总觉得,他们的那些笑里,有些戏谑的东西。

直到我看到小雪,她穿着裁剪合适的黑色连衣裙,胸前是一片春光无限。她站在周强旁边,面带着诱人的微笑,俯身聊着什么。

我的心,大概在那刻紧张又害怕起来。我不得不说,从小到大,我一直是羡慕又嫉妒貌美如花的小雪的。就算曾经我们是无话不谈、亲密无间的好姐妹,我也羡慕又嫉妒她的完美容颜。

我忍着颤抖的心,带着些酸涩的惊喜,我说:“小雪,真的是你?”

她抬头看我的眼神,有些闪躲。然后牵强的笑着,说:“嗨,小荷,好久不见!”

她的声音好轻,轻到我懂了所有的前因后果。

我言不由衷的随便应付了些什么,便痛苦的转身离开。我那天请了假,一个人抱着双膝坐在安静的客厅,默默的流泪。

要怎么办呢,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算时间过去了那么久,她依然是我情同手足的好姐妹,她依然是我愿意舍弃自己去温柔呵护的妹妹,少年时期的那份情谊,虽然简单,却珍贵无比,且无论如何都不会磨灭!

我想这世上无论什么东西,只要她要,我都愿意给。可是,那个人是周强……

快到家的时候,我说,我开口说:“我们明天晚上,再去看一场电影吧!”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