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

作者:岳峻|发布时间:2018-11-17 10:03|字数:2509

一大朵一大朵美丽的火花在半空上盛开。哪团火花开得大,那团火花引来的喝彩声就越大。

打铁火是农村闹社火时的一种技术活,也是村里男人们展示自己膂力的绝佳机会,谁也不愿轻易放弃这个机会,一年才有一次,稀罕。只要村里打铁火,村里男人们摩拳擦掌,都想上去露一手。打铁火打得好的,叫好声就多就高,也就能多打几次。“好!再来几次!”打得差的,不是用木板接不好铁匠撩上来的铁水,就是火花在半空中开得不大,喝彩声自然也少,甚至是叹息或嘘声,把好端端的铁水糟蹋了。这些人往往识趣,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打两下就退下场来。

专业队也有几个人到场上打铁火。人高马大的赵排长手里攥着木板严阵以待,等那一小团发白的铁水撩油似的撩上来,他瞅准机会,半侧着身子双手猛然发力,朝半空打去—一大团火花骤然膨胀,在半空中开放……

“好!再来一次!再来一次!”人们叫喊着。打铁火的在人们喝彩声中,得到了一种肯定。愈发诱惑了别人跃跃欲试的念头。

等赵排长打完后,李锁成上场。他先往自己手心里吐了口唾沫,然后搓一搓湿湿手心,以便能更稳当地抓好那块木板。石匠每天和铁锤为伍,手腕上不缺的就是力气。待铁匠把一小团铁水从火炉里撩上来,李锁成手持的木板恰到好处,挥去迎击,“嘎——”一声,一大朵半扇子火花盛开,像孔雀开屏。

“好!”一片叫好声。

想不到李锁成还有这一手。孔雀开屏了四五次,李锁成在喝彩声中容光焕发地退场,终于找到一回做男人的威武与潇洒。

石蛙村的几个人窃窃私语:“这人,就是那偷驴的。”

“嗯?透驴的吧?透驴的打铁火还有两下子,打得不赖。”一个人纠正着。

正在这时,场地上发生了一些人为的拥挤。村里一伙年轻人嘻皮笑脸地围着一群大姑娘、小媳妇挤闹着,这和村里唱戏戏台下的拥挤如出一辙,都在俊俏的大姑娘小媳妇身旁展开。如果在老太太身边拥挤,一是年轻人觉得没那个必要,二是脑子里肯定进水,咋?想给老太太买棺材?一些年轻人趁这乱哄哄的机会能摸揣姑娘媳妇们一把就算一把。这也是村里闹红火、过庙会看戏时才能出现的独特风景。有些年轻人想找对象,不像城里人那么温文尔雅,便在此时想撞击出一点爱情的火花。

陈二锤突然上场。不过他没出现在火炉旁,而是在河滩上。他的出现,撒那间稀释了人们对铁火的专注。陈二锤手里提着个比汽油桶稍微小一点的“孔明灯”。人们说这是要放卫星啦,今晚上热闹哦。

傍晚回来时,没听说他要放卫星呀?心血来潮?这家伙。见是陈二锤,我就跑到近处去看。

孔明灯的制作倒也简单,先用高粱杆搭制一副骨架,骨架下面绑根铁丝,外面糊上白纸。再用油把点着火,孔明灯即可升空亮相。

孔明灯底下的铁丝上挂着一团布条,上面蘸上机油,陈二锤蹲下身子,掏出打火机把那团布条点燃。火炉桶粗细的孔明灯左右摇摆着,仿佛一个醉汉晃晃悠悠往空中慢慢升起。火团产生的热气使灯罩里的气体受热膨胀,气体密度减小,气压也随之减小……这样,孔明灯就能在天空中飞起。

在铁火的映照下,孔明灯脱颖而出。人们都仰着脸欣赏孔明灯在天空中神游。

见人们都抬头观灯,陈二锤咧着嘴嘿嘿嘿笑。

谁知这个孔明灯仅仅给陈二锤带来短暂的骄傲,马上就让现场的人变得大呼小叫,鸡飞狗跳。

这时,我无意中看见我们村的王根虎,我突然不认识似的看着他。王根虎高高的个子,算个标致的男人。他平时不多说话,干活也卖力气。可他咋给陈二锤提那样的条件?

一次,在村里听说过关于他的一个故事。

王根虎原先在村煤矿上班。后来,不知啥原因,他不到煤矿上班啦。有天晚上,他和往常一样到煤矿上夜班,却鬼使神差忘了戴柳条安全帽。见此,分管安全的副矿长毫不客气地拒绝他到井下工作。他给副矿长求情,说晚上从家走前因为点寡淡事情和老婆吵了一架,看时间不早了,就匆匆赶来上班。副矿长一听,怎么?还跟老婆吵架啦,愈发不让他下井:“哎哎哎,我说你回吧,没戴安全帽,又和老婆吵了架。你说你到了坑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我可不给你揽这事哦。回吧,没商量的。你说你是干啥嘞?嗯!”

王根虎见副矿长火了,心里也清楚自己违反安全条例在先,副矿长就是吃这碗饭的。如果矿上出点事情,心惊肉跳的首先是他。不能怨人家,要怨就怨自己,回吧。他往家里走。到了院门口见大院门关着。他朝家里喊:“连弟,开开院门。”

他老婆却没听见。不一会儿,邻居家一个人披着衣服过来给他打开院门。王根虎进院后瞧见一个黑影从院的后门飞也似的逃走。再一看,他家的家门正“吱扭”一声想关。

哼,还想关门?他疾步过去,飞起一脚就踹开门。

虽说没有抓奸在床,可这丢人败兴的事情亲眼所见。今晚上本来让副矿长尅了几句,闷着一肚子气回家,谁知回家又碰见这事情。他的眼珠子鼓得溜圆,狠狠瞪了老婆一眼,转身走进厨房,出来时,手里提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他一手指着老婆的鼻子,胸脯一起一伏,“你、你个贱货,说,今晚上,不是你,就是我!”说着,他晃晃手里的菜刀,昏黄的灯光在那把菜刀的刀面上乱翻。

他老婆看了看他,也没说话,转身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也没闲着,双手捧着一个盐罐, 眼眶里噙着泪水,“你看看,盐罐原先空的,现在满满的。俺跟上你,孩子们跟上你,连点盐都吃不起。你说,你说这日子还咋过?”妻子细声细气,大概怕惊醒熟睡中的孩子。说完,她轻轻抽泣,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看看老婆捧着的盐罐,那白生生的盐块儿,刺激着他的某根神经。他无言以对,手里的菜刀“噼”地掉在地上……

武功再好,也怕菜刀。那一次,王根虎的菜刀成了盐罐的俘虏。

远远地看着王根虎。我想,因为贫穷,别人给你戴了顶帽子。如今乘人之危,你给陈二锤也想戴帽子?说实的,在我的印象中,王根虎本来挺好的,可……

人这本书,很难读,也很难弄懂。

这时候,人们的目光往下移动——半空中,那个孔明灯慢慢降落,灯笼四周的白纸不知什么原因给烧着了,紧接着成了一堆火团往下掉,最后掉在村庄里的一个地方。不一会儿,孔明灯掉落的地方燃起了大火……

“不好啦,快去救火!”有人喊道。一些青壮年拨腿朝着火的地方跑去。

陈二锤揪着心眼儿,一直看着孔明灯的掉落处,呜咽着:“我的妈呀!”两条腿一抖,软绵绵瘫坐在河滩上,他摊开两条腿。摊上事啦,摊上大事啦,操他的,孔明灯是自己放的呀!

啥叫倒霉?啥叫当头一棒?当鲤鱼跳龙门时,谁知迎头飞来一只猎鹰,逮个正着。

<

>
举报不良信息X
举报类型:
色情暴力
  • 色情暴力
  • 广告信息
  • 政治反动
  • 恶意造谣
  • 其他内容
补充说明:
X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

(0)

(0)

(0)

(0)

(0)

(0)

数量: 相当于100恋爱币 去充值>>
赠言: